首頁
寫在前面
校友的話
封面故事
承先與啟後
人物特寫
專題企畫
東吳藝壇
我們這一班
思念的角落
文壇新銳
院系要聞
校園紀要
東吳一家親
溪城學子
感恩與回饋
封底裹
人物特寫

兼具理智與感性,創造金融傳奇 ——美商富蘭克林投顧公司總裁劉吉人
戴蘊如(社會資源組組長)


劉吉人學長簡歷


劉吉人,政治系66級畢業,美國加州州立大商學學士、企管碩士。曾任美國加州商業銀行總行助理經理、富蘭克林基金承銷公司/國際市場發展部經理、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暨總經理、坦伯頓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首席代表暨董事總經理。現任富蘭克林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一九七八的秋天,一個胸懷熱血的年輕人,來到了心目中代表更好機會和生活條件的美國,車行過舊金山灣區最長的San Mateo Bridge時,他在心裡悲壯地跟自己的過去道別。他清楚,從此以後,為了生存,他必須跟過去一刀兩斷,再也不回頭…。

時隔二十六年的今天,他說起這段記憶,我彷彿也看見那座象徵他人生分水嶺的長橋。當然,他沒有想到經過了10年,命運再度把他送回故鄉。現在的他,是美商富蘭克林投顧公司的總裁,有三分之一的工作時間在大陸,三分之二在台灣,雖遠離了政治,卻用另外一種方式延續他年少報國的夢想。他,就是66級政治系畢業的劉吉人學長。


成功企業家、情義英雄版

高大英俊、口才絕佳—這是我未見到劉吉人學長之前所有的人給我的描述。當然,他們三言兩語,沒辦法盡訴這位商界奇才的出色之處。「強勢」、「對台灣投信不能忘情」,翻閱媒體上這些曾經出現對他的評語—他一路在全球市值排名第四、美國第一大上市基金公司過關斬將,爬升到合夥人、台灣公司董事長、中國區首席代表的成就,套句英語,當然是夠「tough」的。然而,精明的基石,正是他對厚道和情義的堅持,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胸懷。

1978年他初到美國,全部的身家只剩6000美元,拿了5000美元借給好朋友,朋友卻一去不返。這個「人生理財」慘痛的第一課,讓他自此之後對自己的錢財使用格外小心。921災後,他本來以公司名義響應某電視媒體救災呼籲捐出了500多萬元,卻因為感受不到該電視媒體的執行誠意,乾脆「為善徹底」,自己執行,另外再捐了一次。他們公司自己調查往來銀行的員工受災戶,然後學長自己到中部某體育館一一親自發放。

可能是善有善報,或者根本是現世報,這當初的無心插柳卻已是柳成蔭,最近他聽說那些中部銀行的行員在眾多產品中,就比較積極推介富蘭克林的商品。「利益與錢財都是循環的,用對了它自動就會回來的。」在管理上也是,他們公司員工成百,很多人都待了十年八年,在業界的流動率算最低。「你做的是符合員工best interests(最佳利益)的事,員工的穩定度就會高。」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他說來鏗鏘。


中學為體,感念東吳的啟蒙

只是商人亦有高下,成功也絕非偶然。「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五四的用語他拿來形容自己,引為自己成功的訣竅。除了家學淵源外,他覺得最大的啟發是來自東吳,因此他念茲在茲,始終難忘母校。他特別提及傅政老師,說他當年一天到晚跟著也住校的傅老師,傅老師思想開放多元,說的道理也深入淺出,比如說傅老師曾說「不要吃半隻雞,要吃一隻鴿子」教他們看事情要看全貌。系上的許多老師的經歷和思想,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下,可以說是台灣民主運動的先驅,也因此,他也特別感念當時的端木校長大器開閤,用人大量,而老師們也願意花時間教育和影響學生,讓他們能夠吸盡菁華。他感念的老師還包括吳舜文、呂春沂、周良彥、黃昭弘等。

他自始至終慶幸當初先念了政治系,甚至用「privilege(福氣)」來形容。念政治,讓他能理解眾人之事,有更開闊的胸襟、建立更多的人際關係,因而後來能在職場上、商場、管理上游刃有餘。也因此,他再三勉勵政治系的學弟妹不用著急、別擔心前途,而是要先「蹲好馬步」、下足功夫。


智慧與自律,以夷治夷

在美國生活10年,學長深入西方人圈子,在社交和事業上,贏得了友誼和尊敬。回台工作15年,至今,他所領導的台灣富蘭克林公司,累積承銷量高達60億美金,在全世界39個據點排名第三,僅次於德國、加拿大,仍讓他的合夥人不敢小歔他的實力。成功的要訣?在我看來,他的毅力和追求至善、成功的決心驚人,總是目標明確,是個自律性極高、自我要求極強的人。

從兩個例子可以看出。學長從高三開始為了想分擔家中經濟負擔、而到RCA工廠做作業員開始,一共做了17份臨時工作,他堅持做能跟外界接觸(但餐廳服務生例外)、利潤高的工作,而他的確做到了。不管賣燈、賣磁磚、賣麵食機、收錄音機、太陽眼鏡及做印刷場業務…他都能拿到高報酬、成為最top的銷售員。

第二個例子。在美國,他第一份工是在規模較小的美國加州Canton 銀行,(為了要吃一隻全鴿?)四年的時間故意請調四個部門熟悉業務,因為常常留下來熬夜加班,當時還被警衛和清潔工人暱稱「Mr. Overnight」。早上通勤的時間,他就在地鐵上翻完當天的Wall Street Journal,每天中午更是絕不和公司同事閒扯是非,只跑公司對面的專業書局翻閱財經相關雜誌和書籍。晚上他和證券業者相約吃飯,從他們的實戰經驗中驗證自己從書中習得的知識,可以說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充實自己與工作。直到有一天,他認識了富蘭克林的小開,二人漸漸成為好友,小開進而聘請他到公司工作…他說:「工作要有方向與策略,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

他玩笑說,西方的商場,是野獸的世界,他充分瞭解那個叢林法則,憑藉著自我的實力勝出。因此,他再三叮嚀學弟妹:要在學業上求廣求深、要做一個高品質的人、要兼顧人文素養和專業、要珍惜這四年的時間。無論將來世界的焦點放在哪裡,學長深信有眼光有熱情的台灣年輕人就足以扭轉未來情勢,一如當年拿破崙從柯西嘉島出發,改寫了法國的歷史。
學長的偶像是在七十餘高齡還能準確預測經濟情勢的羅蘭巴菲特,殊不知他自己也早已經是年輕學弟妹的最佳典範:從台灣、到美國、再到台灣、大陸,他屢次地攻城掠地,在金融投顧領域,建立了自己的柯西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