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楓雅樓前紫花馬櫻丹

馬櫻丹花叢枝葉綿密

榕華樓前,我們曾經有過

全台最大的綠珊瑚

這就是綠珊瑚

寵惠堂後林蔭小徑

曾經子孫繁茂的山蘇花,

如今畏縮的光景

馬櫻丹隨想(文、圖:黃顯宗)

   

    檔土牆上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長滿了紫花馬櫻丹,將楓香婆沙樹蔭中的楓雅樓,襯托出幾分悠遠雅意。雖然這時候因為工地的關係,紫色花叢有些零落,不過枝葉猶在,仍舊密集地攀爬在牆面上,依照馬櫻丹強韌的生命力,想必不久後便能恢復舊觀。

    經年開放著黃色的、橘色的花,吸引許多採蜜的蝴蝶飛舞,小時候對馬櫻丹倒沒有留下什麼好印象。村前到市集的石板路上,兩旁都長著一叢叢馬櫻丹,生長飛快,長輩們常常得召集人手修剪,路面才得以通暢。我們情願去吸朱槿的花蜜,也不愛馬櫻丹的小漿果,那是臭臭的、不怎麼甜,況且我們都知道它有毒呢!

    馬櫻丹不成熟的漿果含有毒素(lantodene),那是和atropine類似的神經毒素。植株本身同時具有肝毒性和腎毒性,誤食會造成慢性中毒,會發燒,會引發上吐下瀉、呼吸急促、昏迷、黃疸等症狀,皮膚接觸也可能會引起過敏反應。動物試驗中,會阻礙雌性大鼠胚胎骨骼發育或流產。歷來多造成家畜的病害,倒不常見人類中毒。

   馬櫻丹,學名 Lantana camara L., 原產於西印度、南美洲,在十七世紀由荷蘭人引進台灣栽植。它是強勢外來者,楓雅樓的檔土牆上,地衣、苔鮮、蕨類以及其他原生的雜草,只得在強勁馬櫻丹叢中苟活著,要是有什麼樣珍貴的原生植物,那只好嘆息時運不濟、一命嗚呼了。   

    強龍壓境,馬櫻丹是很顯著的例子,或許你我都有責任。您可曾忘記,榕華樓前曾經有過全台灣最大的綠珊瑚樹,且立牌標示,或許被我們過多的澆水淹死,被種在一起的水竽毒死,被兩旁高大的榕樹擠死,被白蟻蛀死,又或者老死。寵惠堂後側又是一例,以前是陽光普照的小徑,錯落有致的檔土牆頭長著一株大山蘇花,我常在石縫中撿拾山蘇花掉落孢子所長出的小苗,作成盆栽,放置桌前,如今濃密的樹陰擋著陽光,那株山蘇花衰老委屈,不復茂盛光景。

    東吳校園本已綠樹成蔭,要在此迷你的校園中增加幾分文化意象,本不容易,要熟悉植物之間的競逐關係,瞭解東吳的水土環境,掌握傳統校園精髓,配合新時代教育的經營,更要創造出新的環境價值。東吳人,我們東吳的校園需要什麼樣的生態環境?

【參考資料】
張慧玫,中華大學生物資訊系,《校園植物的學術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