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 前期目錄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品味與格調的省思∼Starbucks咖啡與泥漿水  (文、圖:陳逸勛)

 

 

 
 

 

      我跟各位一樣在繁忙的工作或是功課壓力下,總是想要來一杯咖啡。套一句孫爺爺的名言:「再忙也要和好朋友來一杯咖啡!」。不過,市面上的咖啡店琳瑯滿目,您會選擇哪一家呢?或許你們都和我一樣,喜愛星巴克咖啡,喜歡在清柔悠揚的爵士音樂中,拋開一切煩惱,坐在寬寬大大的舒適沙發上,慢慢的品味、啜飲熱氣香濃的咖啡,這真是一種享受阿!也算是不常有的奢華享受吧。信手打開星巴克的廣告DM,得知大部分咖啡的產地都是來自一些貧窮落後的小國,如非洲的衣索匹亞及一些中南美洲國家。但是看著星巴克宣示如何對著些農民及消費者保護及關心,很開心的認為偶爾的享受一下,不但提升了自己的品味,也一起共同支持了一杯好咖啡,我忘了那個所謂的貧窮國家的一切,事實上我也想擺脫貧窮,成為有錢人,之後再來幫助這些窮人,不管了,有錢之後再說吧!心中無知的問題打斷的我的夢,咖啡是什麼顏色的?廢話咖啡當然是咖啡色,我飲著香氣四溢的咖啡,繼續我的夢,美好的、富足的夢。  

  您知道的,一件事情總是有一體的兩面,剛剛你知道好的一面了,我們來看看另一面吧。您不知道的,您忘了的貧窮小國衣索匹亞。

    世界上仍然有20%的人沒有乾淨的水可用,他們所喝的水就是如圖中所見的泥漿水。衣索匹亞,這個你可能從報章雜誌、廣告,甚至國中小課本都會讓你知道這個無助的小國家。充滿了飢寒交迫的兒童及成人?疫病?戰亂?乾旱?或是死亡?直到今天,以上的任何一個答案,依然是數百萬名受苦的衣索匹亞人民,時時刻刻正在面對的事實。這件事實離我太遠了,我想我以後會想辦法加入世界展望會的捐款行列,每個月固定捐錢幫助這些孩童,他們真的太可憐、太可憐了。不過我離他們太遠了,捐一點錢大概是我唯一可以與他們有的連結了吧,等我有錢了,會作很多善事的。我再次拿起了咖啡杯,看看裡面泥漿色的水,聞了一下味道,喝了一小口,確定是咖啡沒錯。

      事實永遠在眼前,在人總是看不見。

   您知道嗎?衣索匹亞是咖啡的原鄉,不論是在歷史和傳統上都是與咖啡互依互存的農產國。咖啡是當地最重要的現金作物,亦是輸出的最大宗。

    一九七O年,咖啡蚽f曾威脅巴西咖啡的生產,因此巴西的咖啡科學家便到衣索匹亞找到了抗咖啡蚽f的基因,而與巴西的咖啡作雜交後,及時挽救了巴西咖啡。因此目前大部份的巴西咖啡都是一棵衣索匹亞咖啡樹的後裔。該地野生咖啡樹亦是全世界阿拉比卡種咖啡豆的始祖。我們都知道饑餓,是許多非洲國家長期面臨的問題,除了自然環境的限制外,人口過度增加、乾旱、糧食生產不足、經年戰亂,都是造成饑荒之因。其中不少國家為了換取外匯,與大型的跨國企業合作,在農業上成為單一作物區。衣索匹亞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因為與Starbucks合作,大量種植咖啡,成為其穩定的供貨商,影響了國內的糧食生產,成為造成飢荒的主要原因之一…。望著我手上的咖啡杯,忘了我喝的是咖啡還是泥漿水。

後記:我知道大家也喜歡帶著一杯星巴克咖啡漫步在校園或教室,我也常想像著與同學、老師,在校園中拿著一杯好咖啡,隨處的談論著科學的美好與奧妙,這是我夢想中的校園生活之一。很不幸的,這個夢沒有持續很久,我發現了怵目驚心的一面,在校園下課後空蕩蕩的教室裡,偶然的在教室中巧遇,看見了兩位星巴克女神對我微笑,我一時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憤怒,品味與美好在我面前慢慢腐蝕著我的夢,當星巴克女神變成桌上的遺落物卻對著我微笑,我卻愈來愈憤怒,心情愈來愈複雜,富裕與享受慢慢的轉變成一種惡夢,甚至是一種罪惡,這個印象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