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吳郭魚與福壽螺   (文、圖:黃顯宗)

外外雙溪裡的吳郭魚群

 


外雙溪發大水也沖不走吳郭魚

 


水田中的福壽螺

 


福壽螺卵塊

 

見青則吃的福壽螺卵塊

      每次走過臨溪路,總會駐足觀看外雙溪中的游魚,特別是在有陽光的日子,游魚簇擁,魚群的鱗片反射陽光,似水中射出的探照燈。大大小小,全是吳郭魚,就算發大水過後,吳郭魚的族群依然健旺,到了士林橋下游,溪水已經污濁不堪了,吳郭魚 仍然活得自在。

     吳郭魚是兩位台籍兵士吳振輝及郭啟彰先生在1946年從星加坡帶回來的南洋鯽仔(Oreochromis sp.),雜食,粗生粗養,很快地成為養殖魚種。三四十年前三四指寬的小吳郭魚,經過許多水產專家引進新品種,進行雜交改良後,目前市面上看到的巨型吳郭魚,已非昔日吳下阿蒙 。有變妝成紅色的「紅尼羅魚」,有取下魚排精緻包裝成「台灣鯛」,成為出口賺外匯的台柱。由於吳郭魚適應力強,很快便佔領了台灣的溪流,原本 和平相處了幾萬年的本土魚,幾曾看過這種粗勇的魚種,地盤逐漸被佔領,只好無聲無息地跟台灣沙喲那啦了。校門側的溪水中,除了偶而看到漏網出來的錦鯉幼苗,幾乎看不到別的魚種,您還記得我們曾經有過的鯽魚、溪哥、蓋斑鬥魚?相對於南部出現的「虎魚」,吳郭魚還算溫馴的呢!

     多年前曾經肆虐外雙溪,搗毀植物園荷花池的福壽螺,本以為已經被我們聰明的台灣人克制了。沒想到去年路過宜蘭羅東,無論水田、庭院的水池裡,到處是福壽螺,石上、植物的莖上到處貼著粉紅色的卵塊,水中的水稻、荷花等作物還有活路嗎?福壽螺(Pomacea canaliculata)是美濃的一位華僑從阿根廷帶回來推廣的,省農林廳官員看到福壽螺的個頭比本地田螺大上好幾倍, 輕率地全面推廣養殖。只可惜福壽螺肉質差,沒有市場價值。可是福壽螺產卵速度快,繁殖力驚人,耐受力強,即使在惡劣的水質,或是乾旱的水池,都可以生長。「見青則吃」的福壽螺每年危害十萬公頃以上的農田,成為水生經濟作物的重要禍害。福壽螺在台灣並無天敵,農民唯有使用化學農藥處理,毒殺福壽螺也同時毒殺了其他本土的物種。福壽螺不單為禍台灣,且擴散至鄰近地區,如日本、菲律賓、中國大陸、南韓、馬來西亞、印度及泰國等,成為亞洲的問題。

     吳郭魚雖然帶來經濟利益,但是驅逐原生魚種的結果,讓台灣的水族多樣性大大地降低,福壽螺沒有任何的利益,反倒造成每年數以十億計的損失,對環境的傷害更無法計數。人們的短視,使得台灣成為外來物種的鬥爭場域,台灣出名了,可惜成為世界保育的反面教材。

 

【參考資料】
論農牧漁業與食品對環境的影響
http://microbiology.scu.edu.tw/lifescience/wong1/fooli34.htm

尋回本土的淡水魚類
http://fishdb.sinica.edu.tw/~FHFRESH/main.html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http://www.ettoday.com/events/farming/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