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空間,一個更友善的可能        (文 、圖:劉佳蕙)


在C哨裝設約一年的緊急求救鈕,裝設在路旁並與警衛室連線,可惜全校就只有這一條路有兩個求救鈕。

 


在B棟地下社辦街的廁所,門縫很大可窺視其內,仍然未加裝鐵片,而保持舊有的模樣(其他廁所皆已改善)。

 

夜晚許多宿舍學生返宿的路途,有許多死角卻燈光不足,同樣的未具備求救鈴。

         空間是時間之外另一個主窄生命的軸線,而生處在校園環境中的人們,不論是學生、老師或職工,都是使用此空間的一份子。然而探究校園中的空間,從空間設計的權力運作、空間的安全、空間的性別意識、空間的障礙到空間的美化,有多少值得被在意的細節存在其中,卻是被人們所視而不見,或者並不認為那是可以改變的。

    走在校園中,我們都曾感受到不安全而頻頻回顧,一回身想找求救鈴無處尋,只能快速通過寫著「晚歸自行負責」的海報;女生們也都有上廁所時總要大排長籠的經驗,但只可見「女性使用廁所時間是男性兩倍,廁所數量卻相等」這樣畸形的「公平」;而校園中充斥的樓梯與陡坡、障礙物,更讓身心障礙的校園人每天的校園生活都像一場障礙賽,究竟是人有障礙還是空間有障礙?教師研究室和行政大樓特別規劃出的教師專用廁所/電動門的廁所,反映出的又是什麼樣的權力不平等與資源分配?廁所門與廁所內部的陳設與美化綠化,又可以看出多少環境對人性的尊重?此外,校園中的性騷擾與潛在的性暴力、課堂中來自老師或同儕的歧視言論(對身心障礙者、性傾向、性別氣質、女性刻板印象),這些包含在環境中可見與不可見的空間氛圍,它都不僅僅是小事,而是無所不在的微觀政治。

    而性別文化研究社,則是延續2005年11月在東吳大學校園中曾發生的性侵害未遂事件,而有一系列對校園空間的體檢;在當時是以「性別暴力」與「性別空間」為主軸,發動「校安與性別週」,除了座談並有連暑活動要求改善校園安全。事件一年半後的2006年5月,則是針對當時的校園安全體檢書,檢查學校針對這些建議的回應與成果,並更具體列出改善辦法與專責單位(具體內容參見附件:「校園安全體檢對照表」),希望藉由這些整理與努力,一方面能與校方政策結合,而打造更友善的校園空間(尤其加入新大樓的規劃中);另一方面也期待喚起更多校園人對空間議題的意識。

    空間與環境可以展現出一個國家、組織或文化主體對人性的看法,而我們相信,友善包容各種人們生活其中的世界,是存在的。面對這一切的可能性,你選擇的是繼續固守既得利益的位置、無奈接受不合理、永遠只是抱怨,還是現在就開始關心、監督、改變與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