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綠色旅遊─台東巒山森林博物館

 (文: 東吳大學 德文系 林子雯 ; 照片提供:黑熊)

 

這裡的樹木不會排隊,但會走路;

這裡沒有造作的人工造景,卻有一大片供孩子玩耍的草原,讓人們探索的原始林;

這兒沒有現代高聳的摩天大樓,但有一幢幢彰顯原住民智慧的傳統住宅。

這裡,是台東縣鸞山村的森林博物館。

 

 

奔走,為了部落的土地

2004年鸞山部落的土地被財團相中想要在此建靈骨塔、高爾夫球場。許多族人為了生計,便將土地變賣。這片寶貴的原始林不但被夷為平地,且轉而成財團的聚寶盆。「原鄉部落重建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阿力曼,看到這樣的情況,便和族人、漢人朋友進行搶救行動,呼籲保護屬於布農族的土地。起初,要傳達為了「生態保育,放棄金錢利益」的概念給族人著實不易,但在阿力曼等人的奔走之下,終於籌措到一筆資金,買下了這片土地,並和族人共同打造了這座令人驚艷的—「森林博物館」。

 

在地用心,看見無窮力量

森林博物館的經營的確不易,除了經費短缺之外,堅持原鄉原味的理念實踐更是有不少關卡需要突破。這裡雖然沒有絡繹不絕的遊客,但來過森林博物館的人,絕對都留下深刻的印象。2005年起,「原鄉部落重建基金會」也開始和「生態關懷者協會」合作,舉辦多場相關的生態環境教育課程,如:參訪森林博物館、部落遊學等,讓國內外的朋友們體驗這個處處充滿原住民與大自然相處智慧的寶地,也讓大眾看到不一樣的台灣精神。2009年夏天,阿力曼與「荒野保護協會」合作,帶領台東地區弱勢家庭的兒童一起進入森林博物館,讓當地的小朋友更深層的接觸自己故鄉之環境,進一步對故鄉的認同。藉由活動,讓他們深刻的體會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皆得來不易,希望這些孩子都能成為一顆種子,將此概念傳達給更多的人,達到在地認同的目標。

 

森林博物館,重現原始森林魅力

通往森林博物館的道路上沒有任何標誌,當路面從平坦的柏油路轉換成崎嶇的石子路時,就進入森林博物館。映入眼簾的是原住民傳統造屋、一片大草原、還有令人歎為觀止台東美景,美麗的河流、田野、平房全都一覽無遺。在這裡一切都變得自在輕鬆,沒有現代化設備,連廁所都是原始的。在這裡,一切彷彿都歸零,沒有城市裡的負擔,唯一要做的事是讓自己開心的融入這片土地,感受這裡原始獨特的生命力。

進入原始林後,又是不一樣的景致。沒有人造步道,所有的道路都要用雙手開拓,植物自由生長,鳥鳴蟬聲四起,幸運的話,還可以看到百步蛇等稀有蛇類。憑著與山林長久共處的經驗,阿力曼和族人能隨手指出山羌、猴子的足跡或是山豬的窩等等。他們為這座原始林規劃的路線也別具用心,必須要手腳並用的親身接觸大地、走過古老的獵人小徑、穿過一線天岩縫、感受石壁上青苔的沁涼滲入心中的感動。這趟旅程最過癮的莫過於爬樹,巨大的白榕是猴群的據點之一。她擁有著驚人的生命力,盤據了一大片石壁。彷彿是她的王座般,讓人能循著石壁上的莖往上攀爬,可以坐躺在她的懷抱中,感受這片森林的動靜。她的板根是別具特色的滑梯,是白榕給人的另一驚喜。出了森林之後,迎接你的是一片草原,可以打滾,可以俯瞰整片台東。

夜晚,是蛙的舞台。在蛙鳴中享受一大片星空。因為不受光害影響,星空近得彷彿你能隨手摘下星星般,而出其不意的劃過天際的流星,讓人有個難忘的夜晚。 

 

在森林博物館遇上阿力曼

阿力曼是個風趣的布農族人,他對土地的付出是全心全意的。希望藉由這些最原始的方式,讓更多人感受台灣土地的力量,找到對故鄉的認同感。阿力曼說: 「成立森林博物館的目的,不是為了彰顯人類的智慧,而是恢復人與自然的對話。」在森林博物館的最後一個夜晚,大家圍著營火,阿力曼告訴我們:「森林博物館的入口在每個人的心裡,而出口是話語、是文字、是行動。」語畢之際,天空畫過了一顆火流星,照亮了夜空。彷彿是告訴我們,只要我們有心行動,對大自然保有一份熱情,不管力量大小,都能照亮每顆渴望大自然的心靈,找回我們與大地之間最原始的互動和尊敬。歡迎你有機會造訪這塊處處充滿驚喜的地方,但別忘了,帶著一顆尊敬大自然的心來感受這一切。

 

 

後記

在森林博物館的這段期間,剛好是莫拉克風災肆虐南台灣的時候。記得,剛到這時,俯瞰台東是美麗的,但經過風災之後,河道走樣,慘不忍睹。那時,阿力曼告訴我們,原住民的耆老曾說過:「河流走過的地方,她思念的時候還會回來。」所以人們在舊河道上肆無忌憚的開發是危險的。我們對山林無止盡的索求,最終都將承受更大的災難。我想莫拉克所帶來的災難是對我們最終的警告。我們不能再忽視這塊土地上任何一個角落,在開發與保育之間的抉擇也不能再馬虎待之。保護這片土地,每個人都有責任,只要我們行動就能看見成效。從生活做起,如:垃圾減量、使用環保等,這些都是保護我們地球的一份力量。只要我們行動。

Just do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