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綠色專題-平溪人物訪談

 (文: 綠色報報編輯組)

 

人物訪談

聽到平溪,就會想起元宵節的放天燈、懷舊味濃的老街、刻苦年代的礦業遺跡和平溪線的火等風情萬種的自然人文面貌。試想?這些美麗的一切,將因建蓋水庫而被淹沒。不只淹沒了自然,造成生態浩劫,還淹沒當地居民所有的回憶和家園。我們再也無法在元宵節放天燈感受傳統的民俗風情,這樣的結果應該不是大家所期待的。

為了瞭解更多有關平溪水庫興建案內容,我們訪問了平溪鄉導覽協會的解說員楊錦聰先生與藍鵲咖啡的老闆吳金池先生,兩位都是為了平溪水庫興建案問題,而努力爭取政府重視當地權益的靈魂人物。


 

 

綠色報報採訪組拍攝—左圖坐者:楊錦聰先生;右圖坐者:藍鵲咖啡老闆吳金池先生

 

 

11月11日一早便坐著車前往平溪,我們的第一站是菁桐火車站,與楊錦聰先生進行訪談。當天平溪的天氣陰濕,整個菁桐車站和老街都有一種輕鬆的感覺。和楊先生見面之後,他迅速的給我們一份資料,「全球五百大河 過半乾涸汙染」, 這是一份九十五年出自聯合報的新聞,看似與我們的訪談沒有直接關係,但仔細看完內容後才了解楊先生想要告訴我們的重點。這份報導主要描述,為了開發,人們不斷興建水庫,導致全球性的水汙染和嚴重乾涸,對人類和地球生態都將帶來毀滅性的後果,聯合國的報告指出我們不斷興建大壩,使河川失序,無法順利流入海中。並特別強調,水壩的需求會逐漸增加,但建議目前未建水壩的河流應禁建水壩。
 

這份報導說明了楊先生為何反對政府在平溪興建水庫。楊先生說:「台灣有太多不該有的建設,它們都嚴重的違反自然。」他質疑,這些建設到底是為了民生問題而興建?還是為了更多官員的利益才出現這些計畫?平溪水庫的興建極具爭議性。基隆河已有水庫,為何還要再興建平溪水庫呢?興建平溪水庫的目的是為了供應基隆地區的民生用水,但是基隆地區的自來水管有37%的漏水率,而其它水庫的淤積量又高,這些才是真正缺水的原因。然而,政府不對症下藥,反而想要多興建水庫來彌補,楊先生忿忿的說:「淤積不清,十座水庫也不夠」。
 

楊先生也提到,台灣有許多河川都在政府的工程中變成名副其實的水溝,本來兩岸是綠樹的美麗河川,被水泥覆蓋起來,不僅變成難看的水溝,更無法達到防洪的效果。他希望政府在興建這些大型工程時,能多為當地居民和生態環境著想,比起不斷的籌備大型工程,保存在地文化才是更重要的,當年菁桐車站因為煤礦業的衰落不再具有經濟價值,而逐漸被遺忘,當地居民是非常沮喪的,但因為被遺忘,沒被改建,才得以保存現在車站的日式建築,保有更多有價值的歷史記憶,這對當地居民來說比被開發成繁華地帶更具有價值,因為這是他們值得驕傲的寶藏。假使,興建平溪水庫,其歷史建築、礦業遺跡也都會消失殆盡,這將會成為台灣的一大損失。
 

訪談完楊先生後,我們來到了藍鵲咖啡,和老闆吳金池先生碰面。藍鵲咖啡的位於東勢村,也就是未來平溪水庫的所在地。如同店名所表達的,在藍鵲咖啡中,你可以望著對岸的山壁,尋找美麗的藍鵲身影。吳先生是在退休後回到的他故鄉,但當其定居之後,發現政府正準備在此興建水庫,為了保護他的故鄉,決定挺身而出反對平溪水庫興建案。
 

回到平溪,開了咖啡館的期間,一直都有政府單位來當地做社區營造的的輔導。六年的時間,終於讓平溪觀光產業越來越興盛。但就在此時提出興建水庫計畫,對平溪居民多年來的努力是很大的打擊。最諷刺的是,輔導單位和興建水庫的單位都來自同一個部門—經濟部。
 

吳先生告訴我們,他對於政府要在平溪建水庫一事感到不解。因為政府本來預定在雙溪興建水庫,後來又將地點改在平溪。然而雙溪水庫的總容量為72.53萬立方公尺,造價為83.92億,相對於平溪水庫的總容量58.77萬立方公尺,總工程費226.5億更符合經濟成本,但政府最終卻選擇在平溪建水庫,吳先生不禁懷疑是否是因為這裡的居民少,處於弱勢,能發出的聲音較少,所以最終才會選擇平溪呢?不管真相如何,在平溪興建水庫,其勞民傷財之耗費是不容小覷的。
  

訪談過程中,吳先生拿了不少資料讓我們參考:其中兩本厚厚的評鑑報告更是令人印象深刻。裡頭對於平溪的地質環境大都採樂觀態度,並覺得有辦法克服在較危險地段,工程技術上是沒問題的,但是許多技術在國際上都仍是首例。這兩者其實不是最新報告,平溪居民在反抗政府的過程中難題之一是他們無法即時拿到政府的評鑑結果,就連蓋水庫,也是在和探測地質的工作人員閒聊過程中,才獲知有此事。資料無法即時更新,政府處於被動協調的狀態,使得反水庫行動更滯礙難前。
 

關於興建水庫一案,吳先生最擔心的是平溪的地質並非我們所想像的那麼紮實,因為有三個斷層、三個主要礦坑(慶和、台和、順隆)以及其他零星坑道,其中,慶和與台和是連結的,有滲水的隱憂。而地下布滿坑道,等於是中空的狀態。想像再將五千多萬立方公尺的大水桶放在這個脆弱的土地上,將會有可怕的後果出現。
 

吳先生強調蓋水庫並不是提供水資源最好的辦法,世界各國如日本、德國等都在進行拆除水庫的計畫,致力於恢復當地生態。而我們卻仍然不正視真正的問題,一味的以為只要蓋了水庫就可以解決所有事,孰不知這才是真正災難的開始。平溪的火燒寮溪是一條美麗的河流,因護溪成功擁有許多魚種,然而在蓋攔沙壩之後,水量早已大不如前。這樣的警告難道不夠讓我們警覺蓋水庫之後的嚴重後果嗎?
 

吳先生和其他志同道合朋友成立了「平溪鄉生態保育協會」。期盼集結更多夥伴、凝聚力量,讓政府正視平溪水庫的問題。目前,協會與反美濃水庫大聯盟、基隆河流域保護聯盟、水患監督聯盟、荒野保護協會等合作,期望透過其他相關單位的經驗,讓協會能與政府協調的過程中更順利。也期望未來有更多關心平溪的朋友加入,一起為台灣的土地盡一份心力。
 

在藍鵲咖啡訪談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了成群的藍鵲在樹林間飛翔,而鄰近的溪流和山壁又是如此的令人流連忘返,身處在這美麗的山林時,你無法相像,在未來,這一切都會消失。替代的是一個由水泥做成的大水桶,其將覆蓋這裡的自然生態、人文歷史等等,且未必能真正解決基隆地區缺水的問題。台灣近年來的自然災害越來越多,當我們與自然相處的關係失衡之時,更應該積極的尋找出最自然的解決辦法,而非一再的只想欲蓋彌彰的去填補這失衡的坑洞。如此,只會讓這坑洞越來越大,越來越無法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