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 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綠色科學與永續發展課堂講座

11/04 王輝煌副教授演講「地方自主性、科技、社群與永續經營」

 (文:東吳大學日文系 王荃)

  

 演講者:

政治學系 王輝煌副教授

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學士(1979)      

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經濟學碩士及公共

行政學碩士(1987,1990)     

美國雪城大學公共行政學博士(1995)

台灣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1996.1-1996.6)         

淡江大學副教授(1996.8-1998.7)      

東吳大學副教授(1998.8-迄今)

 

 演講內容:

          在這次的演講主題中,王老師首先提出了五項台灣近期發生的相關案例,分別是蘇花公路改建、台北市的都更與花博、苗栗大埔農地徵收、中科土地徵收及違建、占用、違停、沒有人行道,在這裡針對台北市都更與花博稍作說明,大家都知道花博是台灣久久才一次的國際性博覽會,對台灣來說它是一個提高我們國際知名度的好機會,那麼花博對都更又有什麼貢獻?答案是建造公園,更準確來說的話是公園綠化。台北市的作法是交給建商蓋公園,花博結束後這些公園一樣保留,作為都市的綠化。問題是所謂公園綠化到底怎樣才算是綠化?種幾棵小樹、小草,這樣就是綠化了嗎?短期來說它是有那麼點看頭,但是以長期來看的話,這樣的綠化對整個台北市會有什麼有助嗎?很顯然是沒有幫助的,而且建商透過這樣一個符合市政府標準的獎勵計劃,他們可以得到10%到25%的容積率,這真的是在做綠化嗎?台北市是台灣首都,在各方面都是台灣最富足的地區,那為什麼我們在都市綠化、更新這一個這麼重要的議題上卻如此的隨便,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以巴西庫里地巴作對照:

    庫里地巴市30年前充滿髒亂、汙染、社會不公平,如今卻有99%的居民不願意在其他都市生活。這是庫里地巴都市更新的成果,目前每人平均公共綠地面積增加120倍,也建立世界典範性的公共運輸系統。他們的公車就像台灣的捷運一樣,每1分鐘就會來一班車,公車候車處為了配合公車的高度是做墊高的設計,也就是說在候車亭上車時是不用走樓梯上去的。也因為如此,雖然庫里地巴百分之90以上的民眾擁有自家客車,大家通勤時還是以公共運輸系統為主。另外也建立以垃圾易物的垃圾回收制度。為什麼別的國家做的到我們卻做不到呢?

 

圖二:庫里地巴城市景觀

       我們學到了什麼

一、地方自主性的重要性

   1.我們應以長期整體負責的態度來建設地方

   2.採行大規模、系統性高的發展計劃

   3.為了前述冒險,形成數目繁多且多元的社群:體制政治

二、何謂社群?重要性?

   1. 有特殊群體認同與價值,會創造強化認同的:符號、儀式、活動、文

   2. 採大規模/系統性高發展計劃的地方社群,地方社區認同、文化與價值

   3. 累積各種專業性與系統性的知識與技術

三 歐美都更成功的例子有何共通之處?

   1. 高度地方自主

   2. 大規模且系統性的地方發展計劃

   3. 工會等草根社群的參與,重視公平與正義

    最後台灣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種局面?因為我們中央高度集權,大規模、系統性發展計劃都由中央負責,因此地方並不從事這類相關的計劃,地方計畫偏好即興式發展計劃,而且地方社群數目與種類大幅的萎縮,這些都是導致台灣很多發展計畫無法達到預期的原因。另外地方菁英以到中央首都發展為職志,地方反而沒有菁英效勞,少了這一批菁英也會使發展計畫不夠周全,計畫不夠周全當然做出來的成果就不會如預期的好。

       心得:

    當我聽完這次的演講之後,我發現都市更新、綠化以及永續經營這個概念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是實際要做卻不容易,要把這些做好要集合很多元素,往往發展計畫中就是少了其中一個元素,做出來的成果就達不到眾人的要求。綠化不是種一兩棵樹就叫綠化,綠化是一個長久的經營以及規劃所得出的結果,這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就像老師在課堂上舉的例子,庫里地巴花了30年由一個髒亂糟糕的城市變成「最適居,世界創新城市」,這之間的辛苦及付出不是我們可以三兩句帶過的,同樣的別人做的到的我們為什麼做不到?該怎麼做才能讓台灣永續經營下去,這是我們需要向其他國家學習的課題。

 

相關資料來源:

來自於王輝煌副教授20101104綠色科學與永續發展學程課程講座,及其演講PPT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