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 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給阿朗壹不一樣的可能

(圖、文:東吳大學德文系 林子雯)

 

 















 
 

    很難下筆去寫自己探訪完阿朗壹古道之後的心情,太沉重、太複雜,如同這條古道百年來乘載的歷史記憶,無法言喻的厚重。

    看著網路上沸沸揚揚討論台26線的開發,深覺唯有親身走一趟才能了解這條古道的魅力是否值得引起如此大的波瀾。我們一路坐著從恆春出發的公車一路來到旭海,因時序入冬,沿途的風景有別以往對於墾丁熱鬧印象,整個色調呈現飽和的暖色系,安靜的鄉村小鎮景象,穿過蜿蜒的山路,彷彿被山擁抱在臂膀般的舒適;旭海的夜空一點也不無聊,繁星佔滿整個視線,加上滿月,整個星空好不熱鬧。翌日,我們踏上阿朗壹古道,熱帶林相讓人感到自在,整條古道我們走過河床、沙灘、懸崖、草原以及南田石海岸,坐在南田石上聽著海水帶著石頭滾動的清脆聲音,是如此令人無法忘懷。走出古道有種意猶未盡的惆悵,可惜自己那麼晚才遇見阿朗壹、感嘆自己無法多為她做點什麼,遺憾這裡將有可能無法讓更多人發現探索。

    一條在地圖上幾乎很難找到的道路,卻擁有著變化多端的地理環境,更是台灣本島唯一有綠蠵龜親臨的海岸,可想而知其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這是一條由原住民祖先用雙腳踏出來的道路,從屏東縣滿州鄉旭海村到台東縣達仁、大武,不僅是兩地原住民早期往來的聯絡道路,更是目前台灣僅存山與海緊密相連的海岸線,沒有現代化的柏油路以及震耳欲聾的人車聲,只有快高過人身的草原和名聞遐邇的南田石海岸。阿朗壹古道有著太多說不完的故事值得訴說並流傳下去,然而現在她卻面臨了極大的挑戰。

因為沒有讓現代化的柏油路貫穿,阿朗壹成了無法使屏東、台東的觀光一氣呵成的眾矢之的,更是某些人心中無法完成環島公路的最後一根稻草,種種現實因素集成,使環評終於在201011月有條件通過,這個決定將為台灣這片土地在添上一道無法抹滅的傷疤!

 

    當初在環保團體與地方人士的反對下,交通部公路總局微調此路線工程計畫,新增兩座隧道繞越阿朗壹,不直接影響阿朗壹環境生態,並縮減道路寬為九公尺,預算增為38億,主張以生態工法,避免大量開挖,即便公路總局有信心在不直接影響阿朗壹生態環境下完成台26線。但試問,在進行隧道工程時如何避免大量開挖?大型機具的進入又怎能使這條用人類雙腳走出來的道路不受破壞?

 

    走過阿朗壹會發現,在這裡除了有會讓人愛上的山與海,還有溫暖的原住民熱情,這些不都是最值得台灣驕傲的觀光資源嗎?當地業者居民與政府爭執著因為沒有完整的道路使墾丁的人潮無法延續到台東,反之亦然;然而台東居民與屏東居民有著不一樣的想法:台東方面認為唯有將道路打通才能使人潮進入台東,但屏東方面卻認為將環境破壞也就等通消耗掉觀光資源。這兩種觀點沒有絕對的對或錯,卻會造成不一樣的可能。

    這次的探訪之旅,讓我深感假使決策錯誤將會造成南轅北轍的可能。這幾天的旅行,我們探訪墾丁繽紛的海底、感受南台灣獨有的環抱式山脈、看見東台灣山與海的緊密關係,我們的腳步因為交通限制必須放慢,卻感受到台灣不一樣的美麗力量;然而,在我們抵達台東達仁,並在當地的便利商店歇腳時,看見了目前盛行的旅遊方式,一輛輛的遊覽車帶來大量的觀光人潮,姑且不論台灣人或陸客一窩蜂的湧進便利商店或廁所,十幾分鐘過後便上車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或許這只是一個休息站,但交通開發便利後,原本預期帶來觀光人潮的鄉鎮,可能無法真正得到相對利益,反之只有部分業者獲利。幾十輛的遊覽車沒有一輛是停下來參觀南田部落或感受達仁鄉的寧靜,錯過的不僅是南田石海岸的美麗,也可惜了政府方便觀光的美意。

    交通開發部並不全然代表觀光效益,或許我們可以用不一樣的思維發展觀光,讓我們試著放慢腳步感受台灣真正的美麗與在地熱情,讓我們再一次用心的與我們生活的土地戀愛,用心感受海溫柔的慰藉、聆聽山深沉的呼喚。讓阿朗壹有機會成為每個人心中活的記憶,而非只是地圖上的冰冷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