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 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淺談環境教育法

(文:東吳大學社會系 黃麗珊)


圖片來源:黃顯宗教授外雙溪印象

        終於,《環境教育法》在民國99年6月5日公佈,公佈後一年(100年5月6日)正式執行實施,這裡想和大家介紹和討論的是,環境教育法執行後,是否會有認證上矛盾及各機關業務中的負擔,如果導致環境教育法最初良善的美意化作異議眾矢之的,豈不本末倒置?《環境教育法》的訂定不僅對生態環境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也從中教育民眾和我們的下一代,對此基本的認知與審慎的態度。

        我曾在校詢問過相關人員環境教育法事宜,對於其法的執行以及其他後續作法,他們感到相當困惑也抱持著質疑的態度,或許在執法的立意角度是可以給予正向積極的回應,但相對的內部細則及其規定仍須保有緩衝適應時間,並從中釋出合適的改善空間,其中關於《環境教育法》第19條提到員工、教師、學生均應在該年12月31日前受四小時以上的環境教育,校務人員反映到如何為學生、教師安排合適的時間、空間教授相關課程,而又不引起爭議的疑問,重要的是環境教育如何讓他們確實學習到環境的相關基礎知識,而不失此法訂定的原初本意,這點無庸置疑是必須審慎思考與討論的。

        首先,資格認證即是一項棘手的問題,如何確實認定環境教育人員的資格,其實也備受外界爭議,相對的,環境教育場所的認證也是政府與民間機關、學者,必須詳細釐清的問題,國內某些動物保護團體也呼籲環保署須將「動物權」納入人員認證項目,並在《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及管理辦法》第三條條文中,加入「尊重生命及動物福利」字句。

        這則新聞正好可以訴說《環境教育法》到底能站在什麼樣的立場上發聲,尋求管道付諸實行,事件播報日為民國100年5月8日,內容描述著:

台灣南部有一間鱷魚農場,每逢假日都人潮爆滿,老闆鼓勵小朋友「勇氣挑戰」,乘坐在鱷魚身上拍照並集體和鱷魚拔河,餐廳裡甚至還有販賣鱷魚全餐。相關人員調查時發現,一個班級玩到欲罷不能,隔天老師還把全家人帶來繼續玩。另外,台灣南部一家知名遊樂區以馬戲表演聞名,猴子上台前被迫穿上戲服,脖子上繫著鐵鍊,稍不聽話就會挨馴獸師的鞭子。另一個舞台,演員強迫鸚鵡將腳踏車騎上鋼索,驅趕著山豬跳火圈、過水池,遊客們則在旁加油吶喊,祈禱自己下的注能夠贏錢。關懷生命協會保育組主任林憶珊表示:「動物表演的背後,就是一幕幕血淋淋的虐待行為!」

由此可見,關於生態農場的定義及背後賦予的概念,是否該有所澄清,而不是以生態保育為名,其實是生態悲哀的另一個發源地,我想環境教育並不只是針對「環境」加以保護,環境就像是一個家,一個富含多樣性的家,土地、自然、環境、動物、植物、人類等等…,世界萬物一輩子不可能全然認知,但生存在此世界的我們,如何讓這自然環境永續、永存的發展下去,這不是一個人的責任,是誕生在全世界每個角落的人都該共同負責的。《環境教育法》是一項借鏡、一種認同,有待你我共同審視之。  

資料來源:

環保署公告—環境教育法

新聞摘錄於中國時報民國10058

東吳大學黃顯宗教授網誌 外雙溪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