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前期目錄 發刊詞訂閱取消電子報 │

 

詩中有綠,綠中有詩

(文:東吳大學中文系 葉怡伶)

        綠色的觀念現在慢慢被提倡,漸漸普及於普羅大眾,但是其實早在一千多年前,文人們對於自然山水的嚮往就藏在他們的作品之中。這跟一般人的認知也許不太一樣,綠色科學與永續發展不只藉由現代科技被實現,綠色的觀念也在文學之中,對人們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   

        這次筆者特別針對「詩中的綠色觀」這個主題,採訪本校中文系兼任教授---邱燮友老師。邱燮友老師,筆名童山,福建省龍巖縣人,生於1931年12月14日。曾任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退休後任教於文化大學中研所,東吳大學中文系。著有《童山詩集》等。   

 


邱燮友老師

 

        邱老師說到,古代的詩人都愛山水,喜歡欣賞美景,不論是人造的名勝古蹟,或是自然造就的風景。古人是順應自然的,不破壞自然的。   

        最值得稱道的是田園詩人陶淵明,他的詩中特別帶有悲天憫人的情懷。他所作的〈歸園田居.其一〉:「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摘錄)」可以看出詩人的本性是愛自然的,而且能推己及物,因為飛禽走獸也是依傍自然環境而生,人們除了守護著自己所愛的這片自然,也為生活在其中的動物們保留原生地。因為陶淵明的精神,也使他的詩流傳千古。   

        李白的〈獨坐敬亭山〉則有天人合一的思想。「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詩人身在自然之中,達到物我合一的境界,與敬亭山對望,已不是山與人的關係,實際上已經互相交融在一起。詩人用簡單的幾個字,寫出深切禪意。   

        田園詩人孟浩然、王維,所寫的田園詩歷久不衰;白居易詩中有飽含對於疾苦的體貼;李紳的詩有別於一般的自然詩,著重在對於土地、農民的愛惜;劉禹錫的竹枝詞也有天人合一的思想。另外除了詩的作品以外,柳宗元著名的散文〈始得西山宴遊記〉記錄永州山水美景,刻劃人與自然之情;王安石的〈北山〉:「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得遲歸。(摘錄)」大力改革的王安石,引退後的晚年也體會了自然的旨趣。   

        從以上的訪談中,我們可以發現,古人對於大自然是非常愛惜的,甚至成為一種生活態度。但是隨著科技的發展,我們卻漸漸遺忘這種精神。邱老師特別說到:「永續發展不能只靠科學,培育文學涵養也是相當重要的。」希望藉由文學的閱讀,在欣賞作品之餘,人們也可以重拾長久的文化中與自然環境和樂共處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