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法律與英美法教育之探討

林世宗 著 本學系專任教授

壹 、前言

東吳法律英美法教育始源

大陸法與 英美法之區分

法律教育之內涵

英美法律教育起源

哈佛法學院判例教學法

判例教學法之特質與價值

一、判例教學法乃科學教學法

二、激發獨立與創造思考能力

三、增強由事實推論法律之能力

四、判例瞭解法律發展

捌、東吳法律英美法教學特質

一、採用英美大學法學院最新英文判例教材(The casebook)

二、英美法課程雙向上課討論

三、本國法與英美法之比較法教學

四、提升學生法律英文能力

玖、東吳法律人比較英美法教育意涵

壹、前言

中華民國於一九一一年誕生後,一郡美國基督傳教士,為能在中國培育法律人才,於一九一五年在仍屬租界之上海,以蘇州之東吳大學為本,創設「東吳大學法學院」(the Scoochow University Law School),專以講授“比較法(comparative law)為主,成為全國唯一獨特正式教導「英美法」 (Anglo-American Law)(Yingmeifa)課程為主之法學院,使用美國大學法學院廣泛採行之判例教學法(case method),由包括許多來自美國大學之教授、律師與法官直接擔任教授,並有我國傑出將德國民法典翻譯成英文法典之王寵惠博士與吳經熊博士等法學大師擔任教職。為中國大陸南方最聞名法學院,與北方朝陽大學法律,被稱為「北朝陽、南東吳」。而稱中國比較法學院(the Comparative Law School of China),且被認為中國大陸最好之美國法學院。事實上,「東吳法律」於一九一五年創設於上海時,國民政府始成立未久,百廢待舉,法律制度尤未建立。民法與包括公司、海商、保險、票據等商事法,均係至一九一九年始頒布,刑法則於一九三五年公布施行,中國憲法更至一九四七年始公布施行。因此,東吳法律於一九一五年創設開始,由於本國法制尚未建立,即以“英美法 ”(Anglo-American Law)為主要課程,並包括法國法、德國法、日本法、蘇俄法與義大利法之大陸法(civil law)作極為深度與廣度之世界比較法教導。爾後,並與本國相關法律結合。提供學生完整瞭解與學習世界主要法律制度之基本法則,具有寬廣之比較法律教學。東吳法律於近百年比較英美法法律教育,培育出無數法律人才,對國家法制建設發展貢獻甚鉅。為慶東吳百年校慶,謹書本文,以示賀忱。

 

貳、東吳法律英美法教育始源

東吳大學,公元一九○○年創立於中國大陸蘇州,距今屆滿百年。公元一九一五年另於上海創設東吳「中國比較法學院」,成為我國首創且唯一傳授比較英美法律之法學院,而有「北朝陽、南東吳」美譽,各據一方。代表我國傳統法律教育南北兩大系統;位於北方之朝陽大學法律系,以本國大陸法系之法律教育為主。位居南方之東吳大學法律系,除講授本國法律教育,兼有英美法課程為主之比較法教學為特色。國民政府遷至台灣後,東吳大學旅台同學會為使東吳舊譽能於台灣重啟,於民國四十三年七月間奉准復校,即先行恢復「東吳法學院」。延續「南東吳」跨海至「台灣」,繼續發揚「東吳法律」之比較英美法教育。雖亦有橫逆阻礙,屢遭挑戰,惟仍堅持迄今。「東吳法律」近百年來,為大陸與台灣培育無數有比較法背景,尤其英美法課程訓練,獨特之「東吳法律人」(Soochow Lawyers),為國內外各階層領域所倚重。雖然目前台灣許多大學法律系亦因東吳法律之英美法課程所影響,而廣泛開設英美法課程,但東吳法律尤其有別於其他大學法律系,而有更完整之比較英美法教育。「東吳法律人」更具有獨特之敏銳思慮、深入分析、明辨是非、公平與正義,探求真理與法理內涵,以人為本之健全完備法律人。「東吳法律」在台復校後,秉於國際趨勢、國家發展與社會脈動,率先採行獨特之五年法律教育學制,除傳統四年本國基本法律與實用法律課程,另增添一年時間以學習比較英美法課程,以培育具有比較英美法人才。目前開設如英美法導讀(Introduction To Anglo-American Law) 、英美侵權行為法(Torts)、英美契約法(Contracts)、英美刑法與刑事訴訟法(Criminial Law and Procedure)、美國憲法(American Constitution Law)等英美法基礎必修課程,共計二十四學分。授課教師多能直接採用英美法院原文判例為課程教材,並採行廣為美國法學院實踐適用之「判例教學法」(case method)。學生除須直接詳讀英文判例,得以提升法律英文能力,尤能訓練學生之思考、分析與判斷能力,並以比較法教學方式,使學生以學習以五年時間本國法律為主,兼能將英美法律數百年來所發展之法學理論與思想溶合於本國法律學習,呈現多元化法律教育內涵,以培育能有兼具世界上二大法系思維,兼能有基本法律英文能力之「東吳法律人」。「東吳法律」自公元一九一五年創設迄今,培育無數「東吳法律人」為國家社會各階層與領域所肯定,更有聞名國際之法學大師。「東吳法律」承先啟後,俾延迄今,為我國法律教育注入一股光與熱。東吳百年校慶日,「東吳法律」比較英美法教育於我國法律教育發展之獨特價值與影響,應予回顧並為檢討,省思目前東吳法律之英美法課程之現況;包括東吳英美法教育之價值、課程之質與量、教師教學方法與態度、與學生學習,探究問題缺失。期能於跨入二十一世紀之「東吳法律」有更為輝煌燦爛成果,培育具有比較英美法訓練之特殊專業法律人才。尤其隨著高科技時代來臨與國際間之密切往來,台灣必將更加走入國際社會,未來的法律人才絕非傳統法律教育所能勝任滿足。「東吳法律人」必能有更為寬廣的發展與需求性。

 

參、大陸法與英美法之區分

 

法律制度始源於西方世界(the Western World),分為二大系統;大陸法(或成文法)制度(civil law system, or the continental code),與普通法(或習慣法)制度(common law system)。大陸法(或成文法)制度源自羅馬王朝(the Roman Empire)之羅馬法(Roman law),採行於歐洲大陸、拉丁美洲、蘇格蘭。例如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瑞典、瑞士、土耳其、日本,以及美國境內原法國屬地之路易斯安那州,均為以成文法典為主之大陸法制度。普通法(或習慣法)制度源自英格蘭法律(the law of England),採行於大不列顛、美國四十九州(路易斯安那州除外)、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愛爾蘭、菲律賓、印度、以色列、埃及及其他受英國影響之國家。普通法(或習慣法)制度(the common law)之代表國家為英國與美國,亦稱英美法(Anglo-American Law)。大陸法主要法源為制定法,不同於英美法主要法源以法院判例,英美法又稱判例法(case law ),以法官於具體案件判決而形成法律。東吳法律教育即以融合嚴謹法律條文之大陸法與由法官慎密思考分析與判斷所作成判決之英美法兩種法律制度之比較法教學,故具獨特性之法律教育傳統。東吳法律之學生兼合兩種法制之法理與思維所塑造。

 

肆、法律教育之內涵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霍姆斯大法官(Mr. Justice Holmes)闡釋法律教育(legal education )目的為;「培育法律人認知法律」(it is the business of lawyers to know the law.),傳授法律內容、教導法學方法與特殊之法律人訓練。尤其霍姆斯大法官於其代表性之「習慣法」(The Common Law)書開宗明義;「法律生命並非邏輯,而是經驗。」(The life of the law has not been logic: it has been experience.)法律內涵非僅邏輯思維,係具體之實踐經驗。因此,法律教育目的非僅傳授抽象法律或法律要件之形式邏輯,應係現實具體法律人實現生活法律正義之能力。尤其法律乃是一種科學(law is a science),即法律科學(legal science),且為現實社會之行為科學。法律教育即為培育受教學生之法律人力量(lawyers power)。包括三種能力;

(一)理解能力(power to reason)

(二)思考能力(power to think)

(參)判斷能力(power to weigh and appraise material)

法律人應具有窮追事理、探求事實、清晰思考與表達能力。法律人除瞭解與認識法律內容與意思,法律教育最重要內涵為使法律人具有法律辯證(legal argument)、法律書寫(legal writing)與法律思維(legal thinking)之技巧與實踐,而能以抽象法律概念與法理以處理與解決法律爭議與問題。因此,法律教育非僅為幫助受教學生得以參加法官律師考試,更重要的應為培育訓練受教學生成為擁有法律人能力與力量,俾能擔負與從事極為多樣化與複雜性之法律工作,不僅限於法官、律師或傳統法務工作,尤能於各種領域中發揮。台灣於跨入二十一世紀,將增加大量法律人才,不但政府機關、私人企業公司、甚至各行各業,均能有寬闊發展。法律教育即須堷育多樣化之法律人。

 

伍、英美法律教育起源

 

英國法學大師Blackstone於一七五八年即提出;每個人士與知識分子於其社會活動,均應有適當法律知識能力,法律應成為普通教育之一部分。Blackstone被尊為英國大學法律教育先驅者,於英國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對文理科(liberal arts)學生演講稿匯集成著名之「英國法律評論」(commentaries on the Laws of England),成為影響深遠之權威法律書籍,並影響至美國,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許多美國大學亦安排一些一般性法律課程,爾後演變成不同於英國或歐洲大陸之「專業法律教育」(professional legal education)。並由美國麻塞諸賽州最高法院院長Isaac Parker法官於一八一五年受聘於哈佛學院(Harvard College)之法學教授,擔任對一般高年級與研究所學生十五場法律課程演講。Parker法官於演講課程孕育出專業法律教育訓練雛形,導至於一八一七年創設美國第一所哈佛法學院(the Harvard Law School)。全美國至一八五○年已有十五所法學院,至一八七○年則有三十一所法學院。至今全美國已超過二百五十所大學法學院。美國大學發展出獨特之專業法學院,培育充足且優秀之法律人,不但增進美國司法實務發展,更提升司法制度品質。尤其美國大學法學院招收之學生須有大專學士學位,始得入學就讀。因此,美國大學法學院學生均有各自不同專業背景與基礎訓練,例如醫學、理學、工學、商學、文學等。學生由其個別專業以學習法律,使得上課課堂內呈現不同角度與觀點以思考與探究法律問題,形成極為多樣化法律學習。且因學生以其各別不同專業為基礎,例如醫學背景偏向醫療法律、商學背景偏向商事法律、理工背景偏向科技法律,多能更深入瞭解專業法律。此項學生因素,亦增強美國法學發展助益甚高。美國大學創出之專業法律教育並以跨科技之高級知識份子為教育對象之獨特法律教育,使得美國大學法學院培育出之法律人品質與能力。東吳法律目前以招收大專畢業生之「碩乙組」即仿效美國法律教育模式,並頗具成效。

 

美國大學法學院已成為主導美國法律發展重要資源,法學院定期出版之法律評論(Law review),不但對聯邦與州各級法院之判例發表評論,法學界與學術界亦時常發表具有前膽性與研究性之純學術性創著,引領司法實務。美國大學法學院學術研究與法院實務判決相輔相成,促使美國法律發展,互為裨益。

 

陸、哈佛法學院判例教學法

 

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校長Charles W. Eliot於一八七○年任命蘭德爾教授(Professor Christopher Columbus Langdell)為法學院院長,開始正式採用於法學院契約法課程,直接以判例書籍(cases book)為課程教材,又稱為「判例書方法」(casebook method)。並於課堂教室以問答式(the question-and-answer technique),由教師與學生雙向討論,不同於傳統演講式(lecture method)之單向講解教學法。判例教學法(case method)又被稱為「蘇格拉底方法」(the Socratic method)。希臘哲學大師(the Greek Philosopher Socrates)即首創採用相互對談方式,經由「問答式」(a catechetical system),經由問答以誘發受教者發展自己思維(to develop their own ideas)。蘭德爾教授(Langdell)首創於其哈佛法學院之契約法課堂上即採用「蘇格拉底方法」(the Socratic method),結合判例書籍,形成獨特「判例教學法」之法律教育。提出問題,指定學生回答,並由學生回答內容再推演出其他問題,再由學生自己歸納出結論。經由雙向之問題與回答,迫使學生對於問題為思考與推論,此種技巧與能力即為法律人能力之特質。自蘭德爾教授(Langdell)於一八七○年開始採用普遍採行。惟事實上,早於一八六七年前,美國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之John Pomeroy 教授即已於其講授「衡平法」(equity)課程,率先自行採用判例教學法。而由蘭德爾教授(Langdell)開始而正式廣為採行。哈佛法學院(the Harvard Law School)即因蘭德爾院長(Langdell)主持院務(Langdell deanship),廣泛採行判例教學法以教導法律,成為極具功效與成功之法律教育方法。哈佛法學院不但成為全美國最具名聲法學院,且因其創立之特殊法律教學訓練(legal training)更培育出傑出領導之哈佛法律人。哈佛法學院乃判例教學法之法律教育正式創始。蘭德爾教授(Langdell)認為「法律乃一種科學,包含某些原理與原則」 (Law, considered as a science, consists of certain principles or doctrines.)法律應為人類現實社會實際採用。因此,「最捷徑與最佳方法,雖非唯一有效學習法律原則,乃經由研讀具體之案例。」(the shortest and the best, if not the only way of mastering the doctrine effectually is by studying the cases in which it is embodied .)蘭德爾判例方法,非僅學習法律法則(legal rules),且能經由法院判例以發現新法律原則(legal principles),創新法理內涵。法院案例乃現實社會之法律實踐,有別於純理論之抽象法律,學生經由判例研讀與思考,更能瞭解經實踐適用之法律精義。蘭德爾教授(Langdell)認為:「法律是科學,且此科學之所有可使用資料均存在於印成之書籍內。」(that law is a science, and that all the available materials of that science are contained in printed books.)。法院判例即為最具體而完備之法律與法理內涵。哈佛大學校長Charles Eliot認為法律教育需實際解決之問題並非教什麼,而係如何教(the actual problem to be solved is not what to teach, but how to teach.)法律教學方法乃法律教育之最重要,經由正確之教學方法始能培育具有能力之法律人,而非僅學習法律內容。因此,蘭德爾教授(Langdell)之判例教學法乃學習法律之實際方法(the practical way to legal competence)。Roscoe Pound闡釋蘭德爾判例教學法,強調為何(Why)?與如何(How)?非特別注重是否知悉法則或能否闡明法則,而係法院如何作成其判決,為何如此為之。以教育學生具有如法律人應有之思維能力(the skill of thinking like a lawyer.)判例教學法乃科學性與實用性之學習法律方法,學生將法律視為存在實際判例中法則之科學。學生之思維能力(reasoning power)與分析與歸納能力(the power of analysis and synthesis),得以提升與獲得理解實際之法律知識。判例教學法已被認為有效之法律教育方法,尤其以判例為法律之英美法,更具其價值。

 

柒、判例教學法之特質與價值

 

蘭德爾判例教學法(Langdells case method)已成為大多數美國大學法學院英美法之燦爛教學方法(a brilliant teaching device),廣為採行。具有四項特質與價值:

一、判例教學法乃科學教學法:

蘭德爾(Langdell)視法律是一種科學,且法律科學存在於作成之判例書籍。不同於物理或化學科學,可於實驗室內以相同條件與情況重複實驗獲得相同結論。法律科學乃經由法院就具體個案為判決形成,即使成文法條之法律真意亦須由法官於具體案例中為解釋,猶如經過科學實驗之結論,因此,直接以法院判例為教學,乃帶領學生進入現實法律科學實驗室學習法律。學生研讀判例,直接接觸法律科學原始資料,先由釐清案例不同事實、思考事實與法律爭議、分析適用之法律原理原則、判斷法院結論之理由,訓練學生自己歸納具體法律。法律學生猶如物理或化學學生,能以科學方法學習法律。非僅背誦抽象法律理論與要件。

二、激發獨立與創造思考能力:

法律學生須先預習準備上課案例,上課時經由教師問答而直接參與討論,激發提升主動之思考與分析能力。而非間接單方面傾聽教師之講解。判例教學方法能鞭策學生勤學,降低學生之懶惰,並能促使具有獨立與創造思維(The case method was designed to produce independent and creative thinking)訓練學生具有日後從事法律實務工作所需解決法律問題能力,尤其擔任法官或律師之實務工作。因此,判例教學法有助於從事司法實務工作能力。

三、增強由事實推論法律之能力:

判例教學法訓練學生經由具體案例事實以瞭解與推論法律結論;「由事實推論法律乃法律人終生應為之事。」(To extract law from facts is the thing a lawyer has to do all his life.)學生經由研讀判例,「以探究法律原理適用於事實之真正意義。」(sees what is the true meaning of legal doctrines as applied to facts.)學生經由判例以瞭解司法裁判過程,探究法官作成判決之思維與形成心證之心路歷程。「乃訓練學生法律思考與法律思想之最好方法,即法律學生最好方法。」(The method which best trains the student in legal thinking and in legal reasoning, is necessarily the best method for the student of law.)訓練法律學生有「法律人之思考能力」(thinking like a lawyer)。法律人之特質與工作即為處理與解決爭議與問題,均應以事實為始源,先釐清事實,找出問題癥結,始能以適用法律為依據,而作出正確判斷。判例教學法即為訓練學生此種由事實推論法律之特殊能力。

四、判例瞭解法律發展:

法院判例乃社會之現實與繼續之法律發展歷史記載資料,研讀判例更能瞭解法律發展與成長,學習有生命法律(a living law)。蓋因判例書籍包含各項法律理論之完整全貌,有最早之Leading cases, 更有最新之modern cases.涵蓋法律發展與法律體系之建立。

 

捌、東吳法律英美法教學特質

 

東吳法律堅持「南東吳」比較英美法教育,繼續在台灣復校,並維持傳統比較英美法課程。經考量目前台灣法律教育現況與學生生涯發展,目前開設五種英美法課程,包括;英美法導讀、英美侵權行為法、英美契約法、英美刑法及刑事訴訟法、與美國憲法,分別開列於大一至大四,由淺而深,循序以進。為目前國內最完備之比較英美法教育機構,東吳法律目前採行之比較英美法教學有三項特色;

一、採用英美大學法學院最新英文判例教材(The casebook):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東吳法律於台灣復校初期,已故呂光院長主持院務時期,均由呂光院長親自編著,由台北敦煌書局打字出版之英美法課程教材,例如;英美法導讀、英美侵權行為法、英美契約法、英美刑法、衡平法與動產法等判例書籍。至民國七十年後,則陸續改採英美大學法學院最新判例教材,由台北敦煌書局專案進口原文書籍。因此,東吳法律之英美法課程教材與英美大學法學院採用之英文原文判例教材完全同步。例如目前為多數教師採用之Prossers Torts(1994)、Fullers Basic Contract Law(1996)、Gunthers Constitutional Law(1997),均係極權威而代表性。東吳法律之比較英美法課程教材確能提供最新穎且完整之英美法判例,確能增進教師與學生比較英美法課程教學效果。尤其東吳大學圖書館更能配合增購相關英美法書籍與英美著名大學法學院之法學期刊,提供教師與學生閱讀參考。東吳法律學生能獲得與英美大學同步之最新判例教材,得以獲得最新法律資訊與發展,能與本國法為完整比較研究與學習。

二、英美法課程雙向上課討論:

東吳法律之比較英美法教育因已故呂光院長之堅持與推廣,並仿效美國大學法學院採行之哈佛法學院「判例教學法」(case method),即「蘇格拉底對話」(Socratic dialogue)教學;

(一)學生須於上課前預習準備指定之判例,並自行寫判例摘要。由於英美法判例書籍均係英文,學生預習準備能提升英文閱讀能力,提升英文閱讀能力,尤其極為優美法律英文之學習。

(二)上課時,學生須以口頭報告判例摘要(case brief),包括案例事實、雙方當事人主張之攻擊與防禦、案例之爭議問題、法律分析、判決結果與法律理由。此能訓練學生之思考分析與判斷之法律人能力。

(三)教師提出案例相關問題,由學生回答或發問。

(四)教師應如蘇格拉底(Socrates),提出挑戰性問題,並引導學生深入探究問題之英美法判例思考分析能力(Anglo-American case-law thinking powers)。學生經由不同判例與本國法律之比較更能提升法律人之批判能力(critical powers)。

(五)經由教師與學生間雙向問答式討論,學生得以對判例加以思考、分析與判斷,晉而歸納法理。使學生養成自己思考法律問題能力,儲備未來從事法律工作之力量。

(六)教師於案例討論過程,適時提示矯正學生錯誤,釐清學生疑惑與基本法理觀念,以昇華學生對案例瞭解。並鼓勵學生接受案件判決之不同意見(dissenting opinions),訓練逆向思考法律問題,能具有廣闊與多元思考方向。

(七)學生經由上課前預習與上課時之問答,能清楚區分瞭解部分、疑惑部分、贊同部分、不同意部分與個人意見。此種學習方法正是法律人從事法律事務工作所必需。

(八)教師與學生均須直接參與問答與討論,使得教師與學生雙方均須課前付出相當時間以詳細準備案例內容與相關資料,學生須更加用功與努力,教師尤須更加深入,俾能應付上課時之提問與回答,並接受學生尖端問題挑戰。營造教師與學生雙方互動學習效果。

三、本國法與英美法之比較法教學:

東吳法律開設之五種英美法課程,除英美法導讀係為引導學生認識英美法概要,輔導學生閱讀英美法英文判例能力並教導學生學習英美法課程之方法。其他之英美侵權行為法、英美契約法、英美刑法及刑事訴訟法、與美國憲法,均屬重要之基本法律課程。教師上課時除教學引導英美法律,更與本國法相關課程、法律條文與法律理論加以比較。學生得透過英美法以探討本國法,經由本國法以瞭解英美法,兩種法制相輔相成,訓練學生比較法學習能力。尤其英美法律發展與內容均較我國法律新穎完備,更能幫助學生學習本國法,啟發新法律思想。

四、提升學生法律英文能力:

東吳法律英美法課程採用英文判例為教材,雖加重學生學習負擔與困難,但正因要求學生須閱讀英文判例,且因五種英美法基礎課程依其困難度與內容複雜性分散於各年級,循序以進,漸進學習。學生歷經五種課程學習,累積各種判例閱讀,並接受英文考試,應能提升相當之法律英文能力,並能以英文思考法律問題。

 

玖、東吳法律人比較英美法教育意涵

 

「東吳法律」自一九一五年創設迄今,以比較英美法教育;採用英美法判例英文書籍(case books)、美國哈佛判例教學法(Harvard Case Method),並以英美法課程與本國法律課程作比較教學,為我國法律教育培育具獨特法律訓練之「東吳法律人」。「東吳法律」即為「英美法」之代表性法律學府,「東吳法律人」更為具有比較英美法能力之法律人,而為社會所期許與肯定。惟因目前國內法律教育受到國家高特考試之現實性,多以輔導幫助法律學生以能考上國家考試為首要目標,不但於課程安排與教學方法均以考試為考量。「東吳法律」之比較英美法教育亦因此受到甚大影響,學生多以學習英美法課程須耗費甚多時間於閱讀準備英文判例,且以英美法課程並非國家考試科目,而減低學生學習英美法課程意願。尤其比較英美法課程之學習確比本國法課程負擔較重,學生確須有強烈學習比較英美法課程之意願與興趣始具成效。「東吳法律」之比較英美法教育須承受不同於本國法教育更多困難性與挑戰性。因此,「東吳法律」比較英美法教育確應重加提升,期能重振比較英美法教育。「東吳法律」尤應於跨世紀百年校慶日,回顧與省思,再啟「南東吳」之光榮美譽。【本文亦刊登於東吳大學百年校慶法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