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宗旨和動機

 

    葉適昰南宋永嘉學派的集大成者,在乾道、淳熙年間,與朱熹的理學和陸九淵的心學成三足鼎立。葉適思想何以能和朱陸成鼎足之勢,必有其獨特之處。本文欲就葉適的哲學思想以及他對朱熹理學的批判,尤其是對所謂「道統說」的批評切入,冀能藉此衡定其學說價值,並釐清其學和南宋其他學派的分際。葉適也對《十翼》為孔子所做的說法,提出懷疑,進而透過考證,來證明《十翼》非孔子所做。此外葉適也對曾子、子思、孟子提出強烈的批判:批判曾子、子思承孔子的統緒;批判孟子的「心性說」,也對所謂的思孟學派提出強烈批判,由上可知,葉適極具批判性精神,因此本文乃以葉適之思想為研究主題,希望藉此對其思想能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在南宋孝宗乾道、淳熙年間,學術繁榮、學派林立,人才輩出,溫州尤盛。「溫多士,為東南最」(參見《宋元學案》卷74 《慈湖學案•徐鳳傳》),在溫州 (永嘉) 的眾多學者中,學術思想最有成就、最具特色的,是薛季宣、陳傅良、葉適一脈相承,而由葉適集大成的事功學派,歷史上一般稱為永嘉學派。在當時南宋學術界,他與以朱熹代表的道學 (理學) 、以陸九淵為代表的心學成鼎足之勢。全祖望說:「乾、淳諸老旣沒,學術之會,總為朱、陸二派,而水心齗齗其間,遂稱鼎足。」(參見《宋元學案》卷54《水心學岸上》)他在和朱熹、陸九淵的辯論中,提倡經義與政事、義理與事功相結合,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恢復和發展了北宋的經世致用的學風,進而成為日後清代乾嘉考據學的先驅,影響甚大。

 

 

    在朱熹一生中有三大辯論:一為與湖南諸君子對於「已發未發」、「涵養察視」等問題所發的爭論;一為與江西陸氏兄弟對於「無極太極」之辯,這即是有名的「鵝湖之會」;另一就是與浙東學者,如:陳亮、葉適所展開的一連串激烈的爭辯,對於「道」的屬性問題、王霸義利之辯......等,都是他們當時激烈的爭論內容。以葉適為首的永嘉學派,對當時「主流」的理學提出強烈的批判,在當時算是相當有勇氣的作為。

 

 

    其次,當時非常盛行所謂的「道統說」,最早提出「道統」說的是唐代的韓愈,而道統說真正的確立是朱熹。所謂的道統,指的是: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孟子一脈相承的,自孟子之後,一千五百年中,道統斷絕不傳;直至宋代周敦頤出,下承程顥程頤,而朱熹又自承程頤,因此朱熹自認他是此道統的當然繼承者。當時,幾乎所有宋代的理學家都對此深感不疑,也都以「道統說」作為他們學說上的一個重要精神支柱。葉適首先對此提出批評,認為朱熹所提出的「道統」是沒有根據的,在當時算是相當震撼的一個說法。

 

 

    再者,歷史上傳下來的《周易》,分「經」和「傳」兩部分。《易經》包括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以及說明卦、爻的卦辭、爻辭。相傳伏羲八卦,周文王演為六十四卦。《易傳》包括《彖》上下、《象》上下、《文言》、《序卦》、《說卦》、《雜卦》十篇,又稱《十翼》,自兩漢以來都稱是孔子所作。有宋以來,歐陽修就在《易童子問》中懷疑《十翼》為孔子所做的說法。但道學家們不予理會,仍守舊說,並據以大作文章,以宣揚他們的「義理」。葉適對《周易》的批評性研究,就是針對道學家的《易》學而發的。葉適除了對《易傳》為孔子所作的提出懷疑之外,他還對思孟學判提出相當程度的批評,也由此可見葉適的批判精神。

 

 

    當時南宋國勢積弱不振,雖處偏安局面,但飽受外族威脅;葉適提出了一連串對國計民生的改革措施,期望能達到富國強兵的目標。也因此葉適認為朱熹的理學無助於國計民生,只談理學並不能改善國家所面對的問題,也無法解決百姓們的痛苦,因此葉適對於朱熹的理學針對其不合理處提出強烈的批判,尤其是朱熹所謂的「道統說」,更是葉適強烈抨擊的重點;對於一般認為《十翼》為孔子所做的說法,他也存有相當大的懷疑,他通過考證學來證明《十翼》非孔子所作(《彖》、《象》除外) ,這在當時也是相當了不起的。

 

 

    因此本文欲就以上所述的部分來作探討,希望對於葉適的思想能有相當程度的認識與了解,而葉適思想和永嘉學派帶給後世的影響為合,以及葉適思想和永嘉學派再現今有怎樣的歷史地位與意義。

 

 

                           

                                                                                                                                                                           2003.12.31新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