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一國」談話的戰略思想

  新世紀智庫論壇第十九期 

(2002/9/30)

●羅致政/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陳水扁總統在世界台灣同鄉聯合會第二十九屆年會中發表視訊演說,他明確指出「台灣跟對岸是一邊一國」。陳總統此項說法一提出,立刻引起國內部份媒體放大鏡式的解讀,並招致反對黨人士慣性的批判,有人認為這是扁政府故意挑動兩岸關係的敏感神經故意要刺激中國,甚至有國內反對黨的領導人氣急敗壞地指責說這是國難。隨後國外媒體也跟進大幅報導,而大陸當局當然也把握機會大肆抨擊陳總統。然而,當好幾份國內民調的結果都證明陳總統的一邊一國說法擁有多數的民意支持時,批評的人卻又砲口轉向,指責總統的談話「時機不對」以及「公投挑釁」。除此,更有國內人士大言預測,美台友好的蜜月關係將因一邊一國的說法而結束;然而在我政府當局與美方有效溝通,讓美台關係回歸平靜之後,這些搧風點火製造雜音的人只得啞口無言。

 姑且不論「一邊一國」說法的實質內涵為何,在兩岸關係的發展上,卻出現國內部份媒體及反對黨人士終日殷盼扁政府的大陸政策無法進展,甚至希望扁政府出現錯誤的決策,進而造成兩岸關係的倒退與失分,以協助其個人及黨派獲得政治上的利益。「一邊一國」的說法提出之後,部分媒體及反對黨人士的表現,正足以反映此種的心態與作為。最明顯的模式,即是在國際社會及中國方面,尚未對言語及舉措表示看法時,國內的反對人士即開始為政府的相關政策定性及定調,進而成為被國際輿論及中共當局引用,作為批判我方立場與主張的依據。

 前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蘇起在陳總統提出一邊一國的說法後隨即在美國接受媒體訪問表示,陳總統的談話是有脈絡可循的,甚至有計劃的,也是非常危險的遊戲。他直指「一邊一國」與「兩國論」是一脈相傳,都在挑動台灣最敏感的神經,台灣之父挑省籍,而台灣之子挑統獨。更早之前,國民黨主席連戰於六月出席美國華府的國際民主聯盟會議,他在演講及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由於美國對於台灣所展現前所未有的支持,他很擔心會使得陳水扁總統因而積極推動所謂「漸進式台獨」的政策,其結果將為台海局勢帶來危機。

 我們能夠理解國內不同政黨人士擔憂兩岸因情勢誤判而導致不幸悲劇的心情,也全力支持媒體及反對黨善盡監督政府的責任,然而合理適當的監督,理應是「嚴肅批判的」(critical),而非「犬儒譏諷」 cynical)甚至是「歇斯底里的」 hysterical)。更重要的,吾人必須提醒朝野各政黨與政治人物,在兩岸局勢緊繃隨時有可能擦槍走火的時刻,更必須謹言慎行,以免讓自身反而成為資訊誤導以及情勢誤判的來源。

 中國對於台灣領導人的定性以及對於我方政策的定調,經常是反映其對島內政治人物及專家媒體的資訊蒐集、分析與研判的結果。然而,當中共還在對扁政府「聽其言、觀其行」的時候,我們卻已看到國內反對黨急著對扁政府做出結論。正如一位中國智庫學者所坦述的,所謂「漸進式台獨」的說法,事實上是台灣內部的人自己先提出來的,中共只不過加以引用而已。所謂以「九二共識」來取代「一個中國」的主張,何嘗不是由台灣反對黨人士主動提出,再由中國加以接受運用的結果,中國當然樂於憑空獲得此一談判的籌碼。當然,我們並不是指控國內部分人士做球給中共,但我們也必須嚴肅地指出,兩岸關係的僵局能否突破與改善,朝野政黨都必須負擔起各自應有的責任。

 我們知道中國的統戰策略最擅長的作法,即是設定一個框架,然後運用這個框架來約束規範他的對手,「一個中國」是如此,「三個公報」、「三不政策」亦然。中共對於運用這樣的統戰框架,不僅有設定權、修改權、解釋權,更重要的是有批判你合不合乎這個框架的裁判權與懲罰權。很遺憾地,所謂「漸進式台獨」的說法,已經被中國充份運用,不斷裝載新的意義,進而做為用來批判及修理台灣的一個稻草人。也因為如此,小到護照加註台灣及代表處改名,大到總統出訪及對外軍購,都可被中國拿來作為指責台灣從事「漸進式台獨」的藉口,最近中國對「一邊一國」的反應,只是再次顯示同樣的統戰邏輯罷了。

 更應該探究的是,陳總統一邊一國的說法與主張,究竟有何理論及政策上的意涵,值得國人加以關切與正視。檢視兩岸關係過去兩年來的發展,吾人可以清楚看出,不論是一邊一國的說法或者是思考公投的必要,在內容與時機上都有其迫切性,因為這是確保兩岸和平現狀以及台灣主權地位的必要作為,更是避免台、中互動關係發展成為對我不利情勢的積極主張。

 首先,就國際現實觀之,兩岸確實是各自一國,此點根本沒有任何可以質疑的空間。總統在世台會演說時清楚表示,「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家不能被欺負、被矮化、被邊緣化及地方化,台灣不是別人的一部分;不是別人的地方政府、別人的一省,台灣也不能成為第二個香港、澳門,因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因此「台灣跟對岸中國一邊一國,要分清楚。」這樣的說法,相信連國內反對黨人士都無法找出任何事實上的可議或破綻之處,斷章取義單就「一邊一國」加以扭曲抨擊,這是吾人在解讀陳總統談話內容時,必須加以正確釐清之處。事實上,陸委會歷年來所做的民調均指出,對兩岸關係未來的發展,絕大多數(八成)的民眾仍傾向廣義的維持現狀。簡言之,確保台灣現有的獨立主權,是國內目前的主流民意,有責任的政治人物都不應加以漠視。

 雖然吾人期待兩岸的所謂「現狀」能得到維持,但吾人必須正視的事實是,在兩岸關係的現實互動當中,所謂的現狀並不是一個靜態的概念,而是處在一個不斷變化的過程之下。從馬其頓、索羅門群島到最近的諾魯斷交事件,從對我官方外交活動的封鎖,到對我民間非政府組織參與國際活動的壓迫,都一再證明中國在國際社會對台灣的外交打壓毫不手軟,甚至比以往更加急切。而中國國防力量的顯著提升,對台飛彈威脅的有增無減,使得兩岸軍事力量逐漸失衡,其結果必定如美國國防部報告中指出的中國對台動武意圖的增強。再加上台灣對中國經濟依賴的進一步加深,兩岸關係對等及穩定的現狀基礎,正朝對台不利的方向加速流失。

 陳水扁先生自兩年前就任中華民國總統以來,從「四不一沒有」、「統合論」、到「大膽島談話」等,試圖為緩和台海局勢並戮力改善兩岸關係的努力與用心十分明顯,也值得國人加以支持與肯定。然而北京方面所謂「聽其言、觀其行」的被動心態,採取寧左勿右且強硬僵化的對台政策,讓兩岸復談與和解合作機會不斷地流失,殊為可惜。有見於我方的善意與讓步無法獲得對岸正面的回應,執政者的確應該認真思考,毫無所獲的退讓與示好,是否真能符合台灣的長久利益。

 正因為兩岸局勢險峻的基本現實,中國在國際社會對我的打壓升高,台海對岸軍事威脅的部署增強,我們的確不應對北京當局存有過多的幻想,心存自我矮化、委屈求全、妥協求和的不當期待。這也是陳總統在參加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第九屆年會開幕典禮致詞時所宣示的,「如果我們的善意,我們的誠意,不能換取對岸相對的回應時,我們就要認真來思考,是不是要走自己的路,要走自己的台灣路,走出台灣的前途。

 有見於中國在外交、軍事及經濟上對台灣的步步近逼,我方實有必要提出避免和平現狀遭遇破壞的回應作為,並藉此提醒國人及國際社會正視此一事實。陳總統「一邊一國」的說法,正是對何謂「兩岸關係現狀」的一項立場重申,提醒國人及國際社會重視台灣現有主權地位遭遇中國破壞及威脅的事實。而「認真思考公民投票立法的重要性和迫切性」的主張,更是避免兩岸現狀進一步向中國傾斜的必要,試圖以嚇阻性公投在兩岸的威脅平衡上為台灣加碼。正如同「四不一沒有」一般,「公投立法」的主張,都與中國當局始終不願放棄以武力做為解決台灣問題有著密切的關連。簡言之,陳總統的主張本質上是回應性(reactive)而非挑釁性(provocative),是一種防禦性(defensive)而非攻擊性(offensive)的作為。基於此,國內及國際社會都必須嚴肅理解到台灣為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現狀所作的此一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