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  壇  2000.03.22  中國時報

一國兩制原則 阻礙兩岸發展契機 

 ☉羅致政  台 灣總統大選的結果終於底定,中共從選前的怒 目相視到選後的理智觀察,兩岸關係的未來發 展出現嶄新的起點,「一個中國」何去何從? 而「兩國論述」又將如何演變?在在牽動著台 海區域的和平與亞太局勢的穩定。 

 面對中共當局的敵視、國際 社會的期待與國內民眾的疑懼,如何推動具體 可行的中國政策,以期為兩岸對峙的僵局解套 ,必將成為陳水扁新政府的首要考驗。 

 中共對於陳水扁的當選尚未採取激烈冒進的 動作,而以「聽其言觀其行」來做回應,事實 上是必然也是必要的。中共過去對台政策的一 大失誤,即是對於台灣內部的領導人以及政黨 過度與過早的定性,對李登輝如此,對民進黨 也是如此。同時,中共對於台灣民主政治之下 所展現出來的民意走向,也存在著嚴重的誤判 ,九六年的總統選舉如此,此次的世紀大選亦 然。 

 當然,這些誤解與誤判的出現,可能來自於 中共領導人僵化的思維,但也可能是源於錯誤 的資訊提供與蒐集。不 論如何,跨越了國共之間所可能進行會談的歷 史階段之後,中共與民進黨之間有必要對於彼 此進行進一步的理解與認識。 

 事實上,不論是陳水扁個人或者是民進黨, 在經歷過多次黨內的中國政策辯論之後,其台 獨的立場與主張都出現了一些漸進但卻很重要 的轉變。從「台獨黨綱」到「公投黨綱」,從 建立自己的「民族國家」(nation-state)到 承認兩岸是同屬華人社會的兩個國家,從對中 國大陸戒慎恐懼到主張「強本西進」,從對「 一個中國」避之唯恐不及到願意與北京談論一 個中國的議題,這都顯示民進黨在邁向執政的 道路上,從強調意識型態的理想性,到揭櫫國 家安全至上的務實主義,所積極推動的自我調 整與期許。 

 因此,如果中共真心要「聽扁言,觀扁行」 的話,那麼絕對要打破過去對陳水扁以及民進 黨的刻板印象,不要以過去的陳水扁來認識現 在的陳水扁,更不要以偏見來看待未來執政之 後的陳水扁。兩岸關係的發展走向絕對是兩岸 之間彼此互動的結果,中共不希望台灣漸行漸 遠,除了一味地將矛頭與過錯指向台灣之外, 更需要自我檢討為何爭取不到台灣的民心,反 倒是不斷地傷害台灣人民的感情。 

 事實上,中共對台戰略主軸的僵化,是真正 造成兩岸關係停滯不前的癥結所在。一個中國 的狹隘堅持與一國兩制的預設結論,限制了兩 岸關係發展的可能想像空間,更造成了現實交 流上的綁手縛腳。台灣方面曾以各種創意論述 來主動尋求關係轉圜,例如一國兩府、一中兩 國、階段性 兩個中國、一個中國兩個政治實體等,卻都無 法撼動中共當局一個中國三階段論的主張(中 國只有一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中華人民 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而即使 台灣的民意都一再清楚地表示,所謂的「一國 兩制」根本無法為台灣人民所接受,但中共對 此一模式的堅持卻仍是鐵板一塊。 

 很遺憾地,中共已經被自己設下的談判前提 (同時也是預設的談判結論)綁住而無法掙脫 ,更阻塞了兩岸關係的可能發展契機。兩國論 的提出,在某種程度上正反映了台灣方面在不 斷自我調整推動善意,卻無法得到正面回應( 甚至是軟土深掘)之後的一種必然結果。 

 中共不斷宣稱,只要接受一個中國的原則, 兩岸之間什 麼問題都可以談。但問題是,如果「一個中國 」是中共所堅持的那種定義,不要說陳水扁與 民進黨無法接受,任何一個總統當選人都不可 能接受那樣的安排,因為只要上談判桌就等於 押掉了台灣的主權,也等於是投降式的談判。 

 很清楚地,有前提的什麼都 可以談,幾乎等於什麼都無法談,也等於根本 就不想談。只要雙方願意敞開胸襟,在沒有預 設前提與結論的情況之下,誠意與善意的展開 全方位的對話與協商,兩岸的發展是有許多可 能的想像空間。中共必須明瞭,沒有前提的對 話不等於無法創造雙方可能的共識,沒有預設 談判結論也不等於不會達到預期的目標;相反 地,當前提原則與預設結論使得談判根本無法 開展時,所有的前提與結論都是空中閣樓。或 許,在要求陳水扁總統展現誠意以鬆解中共心 防的同時,我們也別忘要中共打開它的心房, 來接受創造兩岸共同利益的無限可能。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國策研究院 企劃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