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日報

                                                   2002.7.25

中國武力威脅對台海安全與穩定投下變數

                                                                        羅致政 (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七月十二日美國國防部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軍力報告》,此乃小布希總統上任之後,五角大廈首次提交國會針對中國軍力發展及台灣安全情勢的評析報告。根據美國國會於前年所通過的「2000年國防授權法案」,國防部長應每年提出有關中國目前和未來軍事戰略的報告,內容包括針對未來廿年人民解放軍的軍事科技進展,以及中國在大戰略、安全戰略、軍事戰略、軍事組織等方面的發展。第一次的中國軍力報告是在柯林頓總統任期的最後提出,而此次報告雖然拖延許久,但卻是布希國安團隊檢視前任政府對中戰略的重要文件,故特別值得重視。

此次報告的內容較兩年前的第一次報告,足足多了一倍之多,雖然就軍事資訊的面向而言,內容並沒有太多令人意外之處,但報告背後所隱含的安全思維與所政策意涵,的確反映出柯林頓與布希政府的中國政策有著相當的差異。

首先,兩份報告對於中國大戰略的來源為何有著不同的評估。在柯林頓政府的報告中,有不少篇幅來強調中國對於美國的力量及政策的認知,是如何影響形塑中國的國家戰略。換言之,美國自己的戰略與舉動是左右中國戰略走向的因素,換言之中國的大戰略有相當程度被視為是被動(react)或回應(respond)美國強權的結果。然而,布希政府在探討中國的戰略根源時,卻一個字也沒提到美國的因素;如報告中所述,中國的大戰略主要是建立在中國治術的傳統信條以及現代國家發展理論。簡言之,布希團隊眼中的中國,其對外行為並不是單純的被動或防衛性,而是存在一種本質上的強烈企圖心。

對於中國所給予的不同定性,自然影響到對中國戰略意圖以及軍事能力發展的評估,最明顯的差異表現在二份報告對於台灣問題的看法上。相較於傳統上認為台灣問題只是中國國防現代化的眾多因素之一,在最新的五角大廈報告中,美方認為中國軍力現代化的主要驅動力,即是準備應付台海的潛在衝突。這份報告質疑中國和平解決台海問題的誠意,並指出中共企圖建立能脅迫台灣促談及促統的力量,在具體策略上則由「攻佔」改為「以強勢戰略威懾台灣在短時間內就範」,透過奇襲、欺敵及先制等方式來迅速逼降台灣,並透過資訊戰等「不對稱」戰法來嚇阻及阻截外國勢力的介入。簡言之,這次的報告明確指出「中國可能犯台」,而中國的急劇軍事現代化進程,將會提高北京領導人以武力來達成統一目標的意願,為台海的安全與穩定投下變數。

除了對中國動武意願的不同評估之外,對於以往所強調「中共不具犯台能力」的觀點,這次的報告也提出了內容的調整。五角大廈報告指出,解放軍的攻擊能力每年都獲得進展,不論是威嚇或實際攻擊台灣,北京都獲得了越來越多的行動選項;換言之,所謂「犯台」的形式與內容都可能出現變化,例如採取斷頭策略或奇襲、突襲等方式來癱瘓台灣中樞、瓦解民心士氣。解放軍的重點不在實際進佔台灣,而是藉武力威脅和恫嚇手段,或者加上飛彈攻擊和海上封鎖,瓦解台灣抵抗意志,迫使台灣在中國所設定的條件下進行政治談判。

值得關注的是,透過此次報告的公布,美國公開承認中國解放軍軍力的擴充及現代化的程度已超過原先的想像,更顯示美國軍方對兩岸戰力平衡消長的憂慮,尤其是台灣海空優勢流失的速度,而台海軍力失衡的狀況將不利本區域的和平與穩定。基於此,報告明白指出,決定中國武力行動成功與否,最關鍵的因素在於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很明顯地,美國對於中國在台海以及亞太地區可能形成的安全挑戰,以及美國所應該扮演的角色了然於胸。

最後,該份報告多處提及中國試圖以壓迫性戰略透過內部輿論影響台灣的決策者,或者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來操縱台灣股市,進而影響投資人的信心,以及以各種軍事手段來擊垮台灣應戰的決心與意志等。簡言之,反制中國武力恫嚇脅迫的根本,主要還是來自台灣本身捍衛國家安全的決心與意志。如果敵我意識的心防無法建立與強化,那麼再多的武器與再好的戰略,結果都將是台灣在兩岸軍事對抗中的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