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日報

                                                   2002.8.19 (p.3)

今年提案立場更堅定訴求更明確

國策院執行長羅致政指出台灣推動聯合國案已經在黨政同步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今年我國的聯合國申請案,已於紐約時間八月七日,由友邦甘比亞等十二國正式致函聯合國秘書長,要求第五十七屆聯大審議「中華民國(台灣)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這是政府自一九九三年正式推動參與聯合國案以來,第十次向聯合國叩關。國策研究院執行長、前外交部研設會主委羅致政認為,今年提案的時機,正值民進黨開啟「黨政同步」以及陳總統提出「台灣應該思考走自己的路」和「兩岸是一邊一國」的說法之後,因此今年的聯合國案,值得吾人更加關注。他並表示,檢視今年提案內容,立場較以往堅定,訴求較過去明確,台灣推動聯合國案已經在黨政同步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以下是專訪紀要:

:十年來政府推動加入聯合國,過去的提案作法與今年有何不同?今年最大的特色何在?


     在第一個時期(一九九三至一九九六年),我洽請友邦提案之內容為「根據會籍普遍化原則,成立特別委員會審議我所處特殊國際處境」,第二個時期(一九九七及九八)則為「要求聯合國大會審查一九七一年的二七五八號決議,並撤銷該決議中排我部分,恢復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參加聯合國組織及其所有有關組織的一切法定權利」。到了第三個階段(一九九九至二00一年),提案內容主要調整為「要求聯合國設立工作小組,審視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特殊國際處境,確保兩千三百萬人民參與聯合國之基本權利獲得完全尊重」。
      回顧過去十年的實際作法,台灣主要是透過友邦向聯大提案,要求將我案列入議程,隨後發動友我友邦於總務委員會中發言支持,再利用聯大總辯論請友邦為我執言。雖然在當前國際政治的現實環境下,我案每在聯大總務委員會即遭遇封殺的命運,但在階段性的目標上,推動聯合國案主要仍是希望藉此宣示我為主權國家之事實,爭取國際社會對我案之重視與支持。也因此,每年的提案內容便成為重要的政策與歷史文件。檢視今年的提案內容,立場較以往堅定,訴求較過去明確,台灣推動聯合國案已經在黨政同步下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首先,迴避過去要求設立「特別委員會」、「工作小組」等模糊作法,或者是「撤銷二七五八號決議排我部分,『恢復』我在聯合國法定權利」之矛盾策略,今年的提案明確要求聯合國討論「中華民國(台灣)在聯合國的代表權問題」。透過此清楚的立場表態,突顯我為主權國家的具體事實,並直接表明我方所訴求的是「代表權」而非其它的安排。
     其次,在名稱的使用上,本年的提案內容改變以往「中華民國在台灣『ROC on Taiwan』」的用法,首次使用「中華民國(台灣) ROC(Taiwan)』」。雖然在提案文件中,仍然單獨使用「中華民國」或「台灣」來指涉我國,但「中華民國台灣化」或「台灣中華民國化」之用心十分明顯。這也完全與執政黨「台灣前途決議文」中的表述立場完全一致,亦即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她的名字叫中華民國。

:過去我國推動加入聯合國,常遭聯大以二七五八號決議案做為藉口阻擋而失敗,而該文件與執政黨「台灣前途決議文」精神全然違背,從今年草案文件來看,「台灣前途決議文」對於申請加入聯合國又有哪些影響?


     針對聯合國二七五八號的決議,今年的提案文件也以更明確的方式表達了我方的立場。在解釋性備忘錄中闡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並未決定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部分,亦未賦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及其所有相關機構中代表中華民國及台灣人民之權利。此一表態亦與「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用語及精神完全一致。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提案內容中也指出了聯合國歧視台灣的一些事例,藉此突顯國際社會對我之不公與不義。
       相較於這些理直氣壯的具體事證,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王英凡在十二日聲明中所述,「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權利之日起,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高度重視並保證全體人民充分參與並受益於聯合國活動,這自然包括台灣同胞在內」,讓人聽得實在覺得很心虛。
      做為負責任的執政黨,當然必須在重大的政策議題上清楚表達立場。在民進黨黨政同步之後,今年的聯合國提案內容,較以往更為積極與明確。根據「台灣前途決議文」,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目前她的國名叫中華民國。這些內涵,實為國內多數民意匯集之所在,也是陳總統試圖彰顯的新中間路線。「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上述內涵,清楚貫穿今年聯合國案的相關文件內容,如果如陳總統所宣示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是當前「處理兩岸問題的最高原則」,那麼從今年聯合國案的相關文件內容,我們也可以看出清楚,「台灣前途決議文」應該是執政黨今後的重要外交指導方針。

:今年所提出的決議文草案中,放棄過去訴求聯合成立工作小組作法其意義何在?


在今年所提出的決議草案中,放棄訴求聯合國成立工作小組的作法,直接要求聯合國「承認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有權在聯合國體系內擁有其代表權,並採取適當之措施執行此一決議」。此一做法避免了國內辯論究竟是「加入」或「重返」聯合國之爭議,直接訴求國際社會先承認台灣人民擁有這樣的權利,如 此才有正當性來討論台灣如何來獲取與行使這項權利。

:今年草案中移除了要大會「鼓勵兩岸對話與交流」之決議內容,意義為何?


就如陳水扁總統所言,以及國內多數民眾的看法,台北在兩岸關係上處處釋放善意顯然無法得到北京的共鳴,台灣實在沒有必要再像過去一廂情願,應該走自己的路。

(記者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