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      

93年3月5日

鮑威爾「亞洲民主與美國外交政策」解析

羅致政

  美國國務卿鮑威爾日前在華府重要智庫傳統基金會,以「亞洲民主與美國外交政策」為題發表演說。鮑威爾這場演講,雖然主要在廣泛討論美國如何看待以及協助亞太地區的民主發展,但其中有關兩岸關係的內容,卻透露出重要的訊息與意涵。

  鮑威爾在論述美國在亞太區域的努力方向時強調,美國要協助亞洲國家來建立能代表民意的民主政府,而美國在區域安全上所扮演的角色,可以被視為民主之所以能夠發展的重要盾牌。在這樣的認知基礎上,鮑威爾提出了未來工作的幾個重心,也主動提到了兩岸的問題。

  鮑威爾強調,雖然美國希望見到一個竄升中的中國,但也應該是一個負責任的中國。與此同時,美國要竭盡所能來維持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在三公報以及台灣關係法的基礎上,美國嚴格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鮑威爾表示,「我們不支持台灣獨立,並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的舉動。」但他緊接著強調,「在這方面,我們也強力反對在台海使用武力或威脅。中國在台灣對岸增強軍事部署有害穩定,我們敦促採取更有利和平解決現存爭端的作為」。

  我們很清楚,在過去一段時間,中國在國際間不斷把台灣推動公投等深化民主的作法,貼上台北想要破壞台海現狀的標籤,而自己則假裝成無辜的愛好和平者,掩飾中國的飛彈部署才是單方改變和平現狀的事實。也是因為北京如此的外交與文宣攻勢,才迫使美國總統布希在溫家寶面前公開說出,關切台灣領導人的言行可能試圖單方改變現狀的說法,也讓台灣承受極大的國際壓力。

  然而在我國政府極力向美方溝通說明,以及確切的公投題目正式公布之後,華府對於三二○公投的態度轉為中立,既不公開反對也不表態支持。簡言之,美國並不認為台灣的和平公投是要試圖改變現狀。相反的,鮑威爾在演講中特別點出中國的軍事部署,認為這樣的作法是有害現狀的。從此點來看,美國又逐漸回到比較平衡的作法,而不是一味的把壓力與責任放在台灣的身上。更重要的,推動和平公投的主要目的之一,原本就是希望藉此來提醒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應該去正視中國對於台灣的飛彈威脅,而此時鮑威爾對於中國軍事威脅的批評,也證明了推動和平公投的努力,已經在國際社會開始發酵,出現了初步的正面回應。

  另外一個值得注意的演講內容,是鮑威爾主動提到台灣是亞洲民主的典範之一。雖然這不是華府新的說法,過去鮑威爾本人也曾說過,台灣不是麻煩製造者,而是成功的範例,但這次的說法在時機上卻很有意義。首先,過去一段時間,台美關係的確陷入了一陣低潮,台灣也承受了不少來自美方的批評與壓力。因此在這個時間點上,鮑威爾公開讚揚台灣的民主成就,也顯示美台的關係正逐漸在回溫當中。

  其次,不論是巧合或者是故意,鮑威爾這場演講的時間安排,正好是台海兩岸都有大型政治活動進行的時刻。在台灣方面當然是如火如荼展開的總統大選與公民投票,而在北京所開場的則是全國人大會議以及政治協商會議。相較與台灣人民的當家作主,可以選總統、投公投,不論是人大或者是政協,都不過是中國的民主樣板、中共專政的橡皮圖章。也因此,當鮑威爾公開讚揚台灣的民主成就,甚至還點出五十萬港人上街頭,目的是要追求基本民權時,也剛好凸顯中共政權的不民主與破壞自由。

  事實上,美國上星期才公布的年度世界人權報告中,才指責中國人權每況愈下。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宗教團體,不讓人民有集會結社自由,在西藏當地迫害宗教自由與人權,還有在香港讓民主政府走回頭路等等,都成了美國嚴厲批評的對象。國務卿鮑威爾三日在國會作證時更表示,美國考慮在聯合國提案譴責中國迫害人權。相對照之下,人權報告肯定台灣的政治人權,指民進黨政府在消除貪瀆及查禁賄選方面獲致顯著進展,甚至還提到了台灣通過「公民投票法」,並經總統簽署生效。

  總之,對於進入總統大選倒數計時的台灣而言,鮑威爾的談話是一個正面而且平衡的立場表態。也就是說,台灣的民主與自由,仍然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要資產而非負債。因此,民主的確是我們台灣繼續爭取國際社會支持與認同的重要憑藉,這也是為什麼不論總統民選或者是公民投票,不僅是國內政治民主深化的必要基礎,更是台灣在推動國際外交時,不可或缺的一項利器,值得國人特別的珍惜與善加運用。

(作者羅致政╱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國策研究院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