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時論廣場   2005/2/3  A15

「零五精神」取代「九二共識」
                                                                                                                    羅致政

  近來「春節包機」以及「雙亞來台」的情勢發展,使得台海兩岸冰凍僵持已久的關係,似乎出現了解凍舒緩的跡象。在江八點十周年紀念會上,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賈慶林指出,只要台灣方面開始明確承認體現「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兩岸即可立刻重開對話和談判,而國台辦副主任王在希更在之後的記者會中,特別強調賈慶林的講話「非常具有新意」。似乎只要接受「九二共識」,兩岸的春暖花開就會馬上到來。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
  由中國方面說法的演變可以清楚看出,北京當局顯然了解到,要台灣接受「一個中國」有著很大的困難,因此想以所謂「九二共識」來包裝「一個中國」,並以此來作為兩岸復談的前提。簡單來說,對於所謂「具有新意」的說法,充其量只是「前提立場沒變、用語說法改變」的舊酒新瓶策略罷了。比較值得關注的是,到底何謂「九二共識 」?而中共現階段高舉「九二共識」的目又何在?
  前陸委會副主委鄭安國先生,日前在中國時報時論廣場上發表〈「 九二共識」非國民黨獨創〉一文,指出筆者在二○○○年四月二日發表於時論廣場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迷思〉,是較早出現「 九二共識」一詞的文獻所在,並藉此說明,此一名詞在此之前似已在學術界或社會上出現。但對照蘇起與鄭安國兩位先生在二○○二年所主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識的史實》,在第一一○頁中的編者按中卻指出,「一九九二年兩岸曾有共識,這是歷史事實。但『九二共識』這個名詞卻是前陸委會主委蘇起在二○○○年總統大選後,離開公職前所創造的新名詞」。這樣的說法,顯然是和鄭文中所欲釐清「九二共識不是國民黨所創造出來」,有著很嚴重的事實矛盾。
  不過,問題的癥結並不在於到底蘇起前主委有沒有創造「九二共識 」這個名詞,而是到底兩岸雙方有沒有在九二年的香港會談達成任何的「共識」?如果有的話,這個共識又是什麼?吾人必須坦言,即使到今天為止,不只是國民黨和民進黨之間,甚至是國民黨和共產黨之間,對於九二年香港會談的「共識」是什麼,都有極為不同的理解。
  北京至今仍然堅持,所謂的「九二共識」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而國民黨卻認為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但民進黨則主張是「務實談判,擱置爭議」。正因為在詮釋上的差異,筆者才在四年多前的上文中,指出這一切只能說是「一個共識,各自表述」。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九九五年以前,中國未曾提及「兩岸兩會九二年共識」或類似字眼,直到一九九五年六月李前總統訪美,中國始強調「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兩會的口頭共識」,更在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否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九二年的共識。然而等到二○○○年政黨輪替且九二共識這個字眼被廣泛使用後,中國方面便逐漸以偷桃換李的方式,對於泛藍主張的「一中各表」換以「一中原則」來解釋「九二共識」。
  總之,國內部分人士對於「九二共識」一廂情願的理解,顯然與北京的主張有極大的落差。中國根本不承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說法,因此所謂承認「九二共識」,根本無法回到「一中各表」,反而是接受了「一中原則」。而以中國當局目前自信滿滿地將「台灣問題國際化」,要求各國為其「一個中國原則」口頭背書並行動落實,台灣根本也無法在國際社會有任何「各自表述」的空間。因此,承認及接受「九二共識」的結果,必然是造成「一個中國實質化」的結局。
  令人遺憾的是,時序進入廿一世紀,兩岸局勢已跟十多年前有著很大的變化,但中共當局以及國內部分人士,卻還是以舊思維、舊框架來處理新情勢。
  事實上,春節包機、雙向對飛的實現,即證明了即使不談「一中原則」、「九二共識」,兩岸關係的良性發展,還是存在著很多的可能,差別只是在於北京當局能否務實地擺開,套在自己以及想要加在台灣身上的緊箍咒。
  如果今年的春節包機代表著兩岸互動的新里程碑的話,那麼「擱置爭議,務實前進」的「零五精神」,才是真正具有新意的正面思維。(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國策研究院執行長)

 Copyright 2005 China Time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