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外交較勁  尋求國際認同》

				(自立早報,民國八十五年五月十六日)

    隨著中共對台軍事演習的告一段落,兩岸之間新的一波外交較勁正逐漸展開。 
中共高層頻頻出訪,足跡遍及各大洲;同時,台灣方面也兵分各路前往各國闡述我
方的大陸政策與立場。
	
    中共的外交攻勢有幾項目的。在消極方面,是希望能夠化解國際社會因幾次軍 
事演習所產生的疑慮,並藉機向各國說明中國的兩岸政策與態度,以尋求國際社會 
的諒解與支持。
	
    而在積極方面,則在對抗台灣的務實外交,企圖進一步封鎖台灣的國際生存空 
間。甚至想藉由與西歐的經濟合作,與俄國的軍事合作,提高自已與美國交往時的 
籌碼,在必要時能突破華府可能的「圍堵」。

    在台灣方面,從此次的外交出擊是以新聞與大陸工作系統領軍即可看出目的何 
在。從去年下半年以來的一連串台海緊張局勢,雖然為台灣博取了不少同情的國際 
輿論,但也相對給予台灣不少壓力。國際壓力主要是希望台海問題和平解決,從而 
要求台北走向談判桌。
	
    因此,台灣在國際輿論支持的情勢下乘勝追擊,除了向各國解說我方對兩岸關 
係的基本立場與作法外,也希望讓國際上瞭解,台北不是專製造麻煩的壞小孩。與 
此同時,經濟部長的出國訪問也代表著李登輝務實外交的繼續。

    從這一波兩岸的外交競逐,我們可以得到如下的認識。首先,台灣問題絕不像 
中共所言是單純的「國內問題」,其已帶有強烈的國際色彩。縱使不斷堅持「中國 
人問題中國人自已解決」,北京也不得不承認,國際社會的諒解與支持是有其必要 
的。正因為如此,台灣方面更應該了解到大陸政策與外交政策的一體兩面,外交的 
成就可以轉化為大陸政策的籌碼,而兩岸關係的突破也可以成為外交上的利器。所 
以,爭辯大陸與外交政策孰輕孰重實無太大意義,兩者都是國家生存所必須無分先 
後,重點應在於如何有智慧的巧妙搭配。

    其次,兩岸各自所堅持的立場與政策,是否能能真為國際社會所接受仍是一大 
考驗。中共僵硬的「一個中國」原則,忽視了台灣政經存在的國際現實;也難怪中 
共的主權觀會被李潔明批評為「時空錯置」。再者,面對台灣在外交與內政上的作 
為,動輒冠以台獨分裂的罪名,而施以連串軍事恫嚇,也讓國際社會認為中共有欲 
加之罪之嫌。

    就台灣而言,以國統綱領的階段論來推遲三通與政治談判的說辭,國際社會是
否能夠接受,也是一大疑問。此外,務實外交的推動,諸如加入聯合國以及對美遊 
說等作法是否作過了頭,而成為對中共主權的實質挑戰,造成友邦與國際社會的困 
擾,也是台北方面須費盡口舌才能加以釐清的。

    最後,在兩岸談判問題上,中共堅持台灣必須回到一個中國的「前提」,才可 
能有所進展。台灣方面則是希望能夠暫時擱置此一問題,以「離題」的方式先從功 
能性、經濟性、技術性的問題談起,甚至希望一個中國的原則可以成為彼此談判的 
「議題」。雙方如此南轅北轍的看法,所考驗的將不只是國際社會的理解能力,更 
是對海峽兩岸領導人智慧的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