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性模糊的彈性政策》

				(自立早報,民國八十五年六月六日)	

     經過前陣子台海局勢的劍拔弩張之後,台北、北京與華府之間的三角關係猶 
如散落一地的棋子一般,如何收拾此一殘局正困擾著兩岸三邊的領導人。

     從最近克林頓總統以及國務卿克里斯多福的公開演講可以得知,美國的對華 
政策,仍將維持自一九七九年以來的基調。換言之,華府除了繼續重申「一個中國 
」、「和平解決」與「不作調人」的三大原則之外,將持續推動與中國的「全面交 
往」。

     在面對如果和平解決的原則遭到破壞時的回應之道,華府則仍採取所謂「戰 
略性模糊」的立場。克林頓政府在中共對台軍事演習期間的強勢作為,讓部分人士
認為美方的戰略己由模糊走向明確,實則不然。在強調一個中國原則是建立於台灣
問題和平解決的基礎的同時,美方也提出希望台灣在國際上的作為不要逾越一個中
國架構的看法。至於美國是否有以武力來貫徹「和平解決」原則的決心,美方依舊
不置可否,仍將視未來具體情勢的發展而定。
	
     華府評估,在戰略上採取模糊的立場,首先擴大了美國的政策空間,其次在 
對手心中創造了美方意圖的模糊性,而如此的安排完全符合美國的利益。美國前任  
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包威爾將軍說過,硬性地規定美國將於何時採取軍事行動, 
正如同在火災發生前,先規定好一定要用電梯逃生一般的不智。美國的軍事回應須 
視危機發生時的具體狀況及國內外形勢而定;戰略明確的結果,只會限制住自己未 
來的行動空間。

     其次,華府認為曖昧的態度可以左右對手的戰略評估,進而影響其行為。簡 
言之,美國希望透過戰略上的曖昧讓兩岸能夠採取較為謹慎的態度。前助理國防部 
長傅立曼曾露骨地表示,美國無法說一定會協助防衛台灣,因為那等於開給了台北 
一張由美國人民的血所寫成的空白支票。反過來說,美國也無法說不關切台灣,因 
為那只會除掉北京心中的一大顧忌,而引來台海的戰火。因此,這種「讓對手去猜 
」的作法,的確克制了台海雙方的冒進,有利於台海安全與和平。

     美方的模糊態度顯然不能滿足於台北或北京的任一方,也因此不論是大陸或 
台灣都會企圖以各種手段來試探美國的真正立場。中共一連串的軍事演習除了是針 
對台灣而來以外,更是對美國戰略底線的測試;台灣在國際上以及針對美國的積極 
外交動作,也同樣是想要摸清美國的態度。面對來自台北與北京不斷的掀牌動作, 
華府一方面不能不有所回應,但又不能透出底牌,在如此互動之下,兩岸之間自然 
就形成了「安全但不穩定」、「有驚但無險」的僵持關係。

     美國之所以不願意改變現行的政策,除了所宣稱符合美國的利益之外,白宮 
官員私下表示「如果沒壞,就沒必要修」的說法,或許更為貼切。不過有人不禁要 
擔心,如此不穩定的兩岸關係是否隨時有擦槍走火的可能,而美國到時的亡羊補牢 
是否真能為時未晚,也恐怕將是一大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