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封鎖  台灣國際外交應全方位出擊》

	
				(自立早報,民國八十五年八月一日)

     上週在雅加達召開的第三屆東協區域論壇會議,除了將中共、印度及俄羅 
斯列為全面對話夥伴之外,並通過新的入會資格,將僅接納對亞太地區和平安全 
有直接關聯的「主權國家」。這對於積極尋求參與此一論壇的我國而言,無異正 
式阻絕了加入之門。

     除了東協區域論壇此一官方機制的不得其門而入之外,由於中共的阻撓, 
台灣也僅能以學者個人身分參與東協之下非官方的亞太安全合作理事會。中共連 
串的外交封鎖與孤立,證明了企圖以鬆綁大陸政策來換取台灣國際生存空間的作 
法,都只是緣木求魚與一廂情願的幻想。

     事實上,北京所發動將台灣孤立於國際社會之外的攻勢,是從不稍緩也絕 
不留情的。不論是一九九三年八月所發佈的〈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 
或者是一九九五年一月所提的「江八點」,對於台灣參與國際事務的問題,都清 
楚標示了中共的立場與方針。對於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加的國際組織,中共堅決
反對所謂的「一國兩席」,此一立場毫無妥協的餘地;而對於民間性質與非主權 
國家身分參加的國際組織,則必須在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來處理台灣參
與的問題。
	
     面對中共在國際社會上來勢洶洶的壓制與排擠,台灣方面的反制雖非勢窮 
力竭,卻也令執政當局喘息未定。如何集思廣益尋求突破外交孤立,不僅考驗著 
當政者的智慧,更是台灣命運共同體內所有成員的一大挑戰。

     如何擴展我國國際活動空間的外交策略,可以由兩個主要方向來加以思考 
。其一為台灣走入國際社會,其次是將國際社會引進台灣。有關前者的探討與論 
述頗多,務實外交的重心也配置在此。將國際社會拉入台灣的外交策略,雖然相 
對擁有較多想像與運作的空間,卻少有具體的政策與理論的探討。

     最近我國擬將「中美洲國家與中華民國合作混合會議」進一步提升為常設 
性國際組織的構想,是一項十分具有創意的嘗試。雖然要推動類似的構想,必會 
遭遇許多主客觀因素的限制;但攻戰之法從易者始,將與我友好的中美洲國家以 
及漸具芻形的多邊合作當成發展的基礎,確是值得努力的方向。

     亞太營運中心的推動,同樣是一種將國際社會引入台灣的作法。然而此一 
計劃的對象,不該只局限於跨國公司,而應包括各式民間性質與非政府間的國際 
組織。對於已經擁有會籍的七百多個非政府間國際組織,台灣應該以各種優勢條 
件,積極爭取與鼓勵在台主辦活動,甚至協助其在台設立亞太或全球總部。

     此外,台北方面應該積極爭取主辦各式國際性的活動,來突破目前的外交 
困境。面對亞太安全合作理事會的排擠,台北的「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在去年四 
月主動召開了〈後冷戰時期亞太集體安全〉的國際會議,參加代表包括部分亞太 
安全合作理事會的成員,這種主動創造台灣參與區域安全對話的作法,是值得效 
法的模式。

     國際同心會八月間將在台舉辦「國際和平會議暨簽署和平宣言」,相信這 
對提升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能見度必有相當的助益。此外,這次政府立法通過以財 
團法人方式運作的「國際合作基金會」,將期盼以更靈活彈性的途徑為台灣開拓 
出更寬廣的國際活動空間。

     真正的務實外交不只是政府的工作,更需要全民共同的努力與合作。以台 
灣目前各方面的實力,絕對擁有比以前更多的籌碼來推動全民外交,此一方面的 
共識也比大陸政策更能夠得到凝聚。因此,不論是文化、體育、科技、宗教、經 
濟、政治等各方面的國際交往,都一定要全面動員起來。而且不只強調自己要走 
出去,更有必要將別人請進來。今日的外交工作絕不能像過去般單純,而必須以 
多元化、多邊化與多層次化的全方位作法轉守為攻,如此才不會讓台灣在外交戰 
場上坐以待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