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向或西進?經貿或外交?》

				(自立早報,民國八十五年八月十九日)

     李總統日前在國民大會針對大陸經貿政策與亞太營運中心所發表的一席談話 
,引發國內各種不同的解讀與評價。台塑集團更主動撤回己進入經濟部審查的漳州 
電廠投資案,而國內各大企業也採取謹慎的觀望態度。就在各界普遍質疑大陸政策 
急轉彎之際,政府官員們紛紛提出澄清與解釋,強調現行政策既無改變,也沒轉彎 
。無論如何,李總統企圖為冷卻大陸熱所吹拂的這陣涼風,恐怕只是造成原已低迷 
的兩岸關係雪上加霜而己。

     平心而論,基於兩岸仍舊處於政治對立的現實,台灣對大陸經貿依賴度不斷 
攀升的結果,勢將損及台灣未來的談判籌碼,因此,適度地緩和此一不利趨勢的發 
展,是有必要也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既然要為大陸熱降溫的作法主要是基於政 
治外交的考量,對其所做的評估也應該由此切入。

     從消極面而言,減少對大陸市場的經貿依存是想降低中共的政治要脅,以及 
因中共內部政經變化對台灣所可能產生的政治與社會風險。但如此為兩岸經貿交流 
踩煞車的作法,雖然為台灣多保留了一些籌碼,卻也相對剝削了台灣對大陸的可能 
影響力,同時更會造成兩岸目前僵局的進一步惡化。

     因此,對大陸經貿政策的思考方向,不應自限於如何減少甚至切斷此一依賴 
關係,而應該積極尋求如何創造彼此的緊密依存度,透過互賴關係所形成的影響力 
來轉化中共對我的敵意與破壞力。以投資為例,如果以整個大陸為投資對象,台灣 
的影響力當然很容易被稀釋掉。但以小搏大、以弱擊強的指導原則便是集中火力尋 
求點的突破,如果能夠有效地規劃重點(例如以福建為主)投資,則台灣不必然處 
於相對的弱勢。因此,在面臨全面劣勢的情況下,如何就地點、項目、金額的選定 
進行總體規劃以創造局部的優勢,才是首要的政策重點。

     從積極面而言,執政當局希望對大陸市場降溫所帶來資金與貿易轉向,可以 
成為台灣在擴展國際空間時的籌碼。政府推動「南向政策」的目的,一方面固然是 
想緩和西進的壓力,但更重要的政治效益則是希望能夠增進我國與東南亞各國的實 
質關係,進而增強我國在區域安全體系中的地位。
	
     事實上,我國在東南亞投資的金額已不在少數,在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等 
國台資都是名列前茅,但這顯然與這些國家對我們的友好態度不成正比。最近東協 
國家決定封閉我國參與東協區域論壇的大門,阻絕我國參與區域安全的對話,這對 
於南向政策所欲追求的目標而言是一大挫折。
	
     同時,以南向來「替換」西進的作法,除了會增加兩岸的相互猜忌之外,更 
將拉長彼此的外交戰線,進而消耗彼此的政經資源。對台灣而言,西進是台灣推動 
南向時與東南亞國家談判的籌碼,南向發展則是與彼岸對局時的一個棋子。刻意打 
壓西進必然削弱台灣與東協諸國談判時的本錢,但適度推動南向的作法卻相對提高 
台灣與中共對話時的籌碼。
	
     很明顯的是,當台資大量湧入東南亞之後,當地國也取消了原有的一些優惠 
條件,而同時部分大陸省份也以較優勢的條件來吸引台商前往。因此,南進與西進 
之間如何巧妙的搭配與運用,尋求一個有利的平衡點,才是政策思考的重點,也著 
實考驗著當政者的智慧。無論如何,將自己的底牌完全亮開絕不是聰明的做法,贏 
取奕局的不二法門便是維持靈活與彈性。
	
     總之,想要以政治力來左右市場經濟那隻看不見的手,最好是順勢而為,千 
萬不要逆向操作。與其刻意地打壓兩岸之間的經貿交流,倒不如以宏觀與動態的角 
度思考,借力使力將這股大陸熱轉化為兩岸會談時的助力而非壓力。一昧地想澆熄 
這股熱潮,再拼命地鼓勵廠商南向前往東協諸國投資,絕不是最佳的選擇。順其自 
然的確過於被動與消極,只有因勢利導在大陸內部形成局部優勢,創造對我有利環 
境,如此才是積極主動的大陸政策應有的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