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政策多邊化  中共攻勢可削弱》

				(自立早報,民國八十五年九月廿六日)	


    呼應月前「亞太營運中心不以大陸為腹地」的說法,李總統在全國經營者大 
會閉幕典禮上所提,對兩岸經貿交流需要「戒急用忍」的原則指示,可以看出主政 
者在面對來自對岸的所謂「以商圍政」、「以民逼官」策略時,所抱持的戒謹與反 
制態度。

    對於因兩岸經貿快速發展所可能滋生的憂患,政府當然有善盡提醒勸說之責 
。但工商界尤其是大企業的紛紛表態支持,到底是因為李總統的愷切陳辭有如醍醐 
灌頂,令其茅塞頓開;或者只是上面收一陣子,下面應付一下子,最後還是回到老 
樣子,相信任何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正如同大陸的經濟改革一般,多年來台灣在兩岸經貿交流上的作法似乎也逃 
脫不了「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死了再放」的惡性循環。這一收一放的 
政策變化以及因此所產生的政經效應,的確是很容易讓決策者上癮的過程。一方面 
,主動為兩岸交流加溫或踩煞車的作法,讓政府部門自信其仍未失去身為兩岸互動 
主導者的地位;同時,以國家安全為訴求所架構起來的道德光環,更讓主事者免疫 
於各種可能的理性批判。

     然而,在面對來自對岸的攻勢以及目前的對峙僵局,若只是一籌莫展,消極 
地等待奇蹟出現,那麼不論「戒急用忍」的辭藻在政治上是如何的動人,在經濟上 
註定是無法持續的作法,甚至有可能帶來安全與政治上的挫敗。如果不能規劃出具 
有前瞻性的政策藍圖,光是戒急並不能為緊迫的三通問題爭取更多的時間,而用忍 
也不必然能有效地反制中共的統戰。
	
     因此,在戒急用忍之後,如何重新檢討大陸政策,以積極主動的作法,創造 
兩岸和解的氣氛,如此才是正確之道。根據國統綱領的構想,在近程階段是希望「 
以交流促進瞭解,以互惠化解敵意」。可是當此一目標面臨挫折時,所需要調整的 
,不是減少交流、排斥互惠,而是必須再度仔細思考,要如何進行交流才能促進彼
此瞭解,如何從事互惠才能化解雙方敵意。
	
     事實上,開放省市縣長到大陸訪問,甚至倡議推動省市交流等,均是不錯的 
作法與構想。就在李總統提示戒急用忍的同一天,中共大幅放寬了大陸各省、市、 
自治區的投資審批權。面對大陸地方及區域勢力的逐漸抬頭,現階段以中共中央及
海協會為唯一對話及溝通管道的作法,似有必要加以檢討;而如何以多層次及多邊 
化的應對手法,來分割和減弱對岸的敵意與攻勢,應是大陸政策的首要考量。

     同樣的,如何修改現行大陸政策與法令來創造誘因,鼓勵台商與跨國企業進 
行對大陸投資的策略性合作,如此不僅可以減少因兩岸之間缺少投資保障協定所生 
的風險,同時若參與策略聯盟的外商能把區域營運總部設於台灣,更有助於亞太營 
運中心的落實與推動。
	
     總之,大陸政策的構思應是多元與多面向的,如果只是拼命在一放一收、一 
反一覆之間打轉,台海雙方只有可能製造更多的誤解,滋生更多的敵意。雖然沒有 
人會懷疑政府是否有能力來管制兩岸的經貿交流,但如此是否為最聰明的作法,相 
信有不少人會感到質疑。所謂的「西進暫緩,南向推動,台灣優先」的確是一個動 
聽響亮的口號。但呼喊聲畢之後,我們不禁要問,牛肉在那裡?甚至,我們是不是 
正在吃死牛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