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務實外交   兩岸關係面臨挑戰》



			  (自立早報,民國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

	
     連日來備受國人矚目的台裴關係,由於南非與中共建交的心意已決,即使在 
外交部長章孝嚴僕僕風塵的努力之下,最後只能宣告回天無力,而以經濟報復為雙 
方的關係劃上一個令人遺憾的句點。此次南非的外交轉向適值國人對於首任民選總 
統的半年施政成績進行檢討的時刻,務實外交自然成為重要的評估對象。

     所謂務實外交的「實」,包含了「現實」與「實力」兩個層面,也就是如何 
正確掌握與運用國際環境的現實,充分發揮台灣的外交實力,以創造更廣的國際生 
存空間。事實上,對於政府在外交上的積極努力,民眾均抱持肯定的態度。朝野間 
之所以對務實外交有不同的評價,乃是因為對上述兩個外交面向的觀察角度與分析 
結果的不同所致,因此如何在這兩者上尋求國內的最大共識,是務實外交能否積極 
推動的主要關鍵。
	
     首先,推動我國對外關係的必要考量,是如何看待台灣所處的國際環境。後 
冷戰的世界格局對於台灣拓展國際空間的努力,究竟是有利還是有弊,各界一直有 
不同看法。以蘇聯的瓦解為例,有人認為這代表中共在美國戰略天平上重要性的降 
低,故有助於美台關係的維持甚至進展;但也有人評析中共在全球權力分配的有利 
地位,將促使美國忽視台灣的利益以換取中共的積極合作,以建構華府追求的國際 
新秩序。如此的歧見同樣出現在對後冷戰世界其它發展趨勢的影響以及美國對台灣 
問題立場的看法之上。無論如何,正確的洞悉與掌握時勢潮流,以免判斷錯誤造成 
逆勢操作,同時爭取國內在這些問題上的基本共識,是務實外交能否成功的首要前 
提。 

     兩岸關係的現實是推動務實外交所要面臨的第二個挑戰。相較於台灣左右國 
際環境變化的能力有限,在兩岸關係的運作上,台北擁有較多著墨與揮灑的空間。 
然而有關外交與大陸政策兩者之間的位階與因果互動,國人看法明顯呈現極大的差 
異。前外交部長錢復不斷主張大陸政策高於外交政策,而現任章部長則認為兩者之 
間沒有高低先後之分。此外,有人強調以外交空間的擴大來爭取台灣在兩岸談判的 
籌碼,但也有人認為應該以尋求兩岸關係的緩和來換取台北在國際上的生存空間。 
這些看法部分是來自客觀的分析,但有更多是源自於個人主觀的期待。如何在學理 
上從事更嚴謹的分析與探討,在策略上進行更廣更深的理性討論,是在推動務實外 
交時贏取國內支持的必要條件。

     台灣擴展國際活動空間的實力與籌碼到底為何,同樣需要國人重新仔細檢視 
。此一問題必須有兩個方向的思考,首先是別人需要什麼,其次是我們能給予別人 
什麼。「經貿外交」之所以幾乎成為務實外交的同義詞,乃是基於堅強的經濟實力 
是我方所能回饋國際社會的認知之上。但這種把焦點放在我們擁有什麼,卻忽略別 
人需要什麼的作法,很容易出現思考與戰略的盲點,也無怪乎國內領導人會不解為 
何富裕的台灣不能受到國際社會「應有」的尊重。事實上,即使其它國家擁有極大 
的經貿需求,台灣也不必然是無法替代的。因此,更值得全民費心思考與努力的, 
是如何積極地探究別人的需求,再針對別人的需求來培養我們的實力與籌碼。正因 
為別人的需求可能是多元的,我們建立與尋求外交籌碼的思考空間也將增大不少。 
很顯然地,務實外交也必須具有企業經營時「顧客本位」以及「分眾生產」的成功 
秘訣。
	
     總之,國內基本共識的缺乏以及策略思考的盲點是台灣推動對外關係時的一 
大阻礙。令人感到迫切的是,務實外交的基本內涵與策略雖然都到了必須要做出調 
整與創新的地步,但從即將召開的國發會的題綱安排,以及民間輿論的內容來看, 
卻感覺不到這樣的危機意識。也許對於外交孤立感到麻痺或無計可施的態度才是台 
灣在外交上最大的危機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