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正視中美關係解凍》

			    (自立早報,民國八十六年三月卅一日)


     緊隨著上個月歐布萊特國務卿的北京之旅,美國副總統高爾的中國大陸行程 
以及與中共領導人的會談也於日前結束。即將上場的則是年底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 
前往美國的破冰之旅,以及明年初柯林頓總統的往訪中國。種種的跡象顯示,中美 
之間的關係已經完全走出自八九天安門事變以來的陰霾與僵局。

     透過如此頻繁與熱絡的相互往來,美國政府向中國重新保證其全面交往與強 
化中美關係的政策方針仍將持續。在另一方面,即使歐布萊特訪中時刻正值中共為 
其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治喪之際,江澤民核心所表現出來的穩定與自信,也透露出「 
增加信任、減少麻煩、發展合作、不搞對抗」的中美關係十六字訣仍將管用。
	
     華府對於中國大陸的基本立場是,如果把中共以敵人來看待,那麼中共肯定 
將成為美國的敵人;相反地,如果不把中共視為敵人,那麼中共還有可能成為一個 
朋友。因此,美方相信只有透過交往戰略才有可能將中美關係導向正途,而圍堵政 
策的採行則無異將宣告雙方註定走向對抗的不歸路。正是基於此種思考,美國政界 
與學界對於繼續深化中美交往關係的態度並沒有太大的歧異。
	
     美國展開與中國全面交往的目的,事實上是為美國「預防國防」奠立成功的 
基礎。根據美國國防部所提出的規劃,華府安全戰略的三道防線是「預防、嚇阻與 
擊潰」,也就是預防威脅的出現,嚇阻出現的威脅,以及當前兩者失敗時能夠擊潰 
威脅的軍事力量。而在可能產生威脅之處,採取積極交往的作法防微杜漸便是預防 
外交的主要憑藉之一。
	
     美國之所以將有關核武擴散與武器管制的商談列為中美合作的主要議題,即
是希望避免因為大規模毀滅性與先進武器的擴散造成全球的不穩定,而危及美國自 
身的利益。此外,在雙方軍事人員的交流上,美國也是著眼於預防威脅出現的考量 
。透過軍事交流,華府基本上希望達成兩個目標:積極面是希望能發揮對中國軍方 
勢力的正面影響(例如學習對文人政府的效忠),在消極面則是增加雙方相互的瞭   
解,降低因為誤解而產生衝突的可能。中共建政以來,首度訪問美國本土的海軍敦 
睦艦隊已於二十一日抵達加州聖地牙哥基地;在相當一段時間以來,雙方軍事相關 
人員也進行了一系列密切的交流,顯然美國正一步步推動其所制定的戰略。
	
     在中美經貿關係上,除了經濟利益之外,華府當然有其政治與安全的考量。 
基於「民主國家之間鮮有戰事發生」的這一命題,美國希望在協助中國經濟發展的 
同時,能有效地將中國導向民主發展的道路,以創造兩國之間和平的環境,藉此確 
保美國長遠的國家安全利益。在此一追求擴展民主的目標上,華府希望透過深化中 
國大陸發展中的自由市場經濟制度,藉此促成中產階級與市民社會的興起,以帶來 
民主改革的動力。同時,經由對人身、政治信仰與言論自由等人權議題的適度關切 
與施壓,期盼逐漸打開中國政治改革的空間。簡言之,交往的目的即是和平演變。
	
     展望未來,華府與北京之間對於彼此的互動與政策雖然各懷鬼胎各有所求, 
但在合則兩利與求同存異的大前提下,雙方關係的逐漸和緩將是大勢所趨。在此一 
局勢發展之下,台灣的外交空間勢必遭到嚴重的擠壓;因此,如何防範未然努力在 
夾縫中爭取更多生存空間,可能是在國人思考如何提昇國家競爭力之外,另一攸關 
台灣前途的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