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安保與亞太區域安全》
 
				(中央日報,民八十六年六月十八日)

     本月七日在夏威夷公布的「美日防衛合作網領」評估的期中報告出爐,其中 
有關「日本周圍區域情勢」的政策擬定,引起相當多的關注與討論。到底如是的安 
排對於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是具有正面的意義,還是為此區域的形勢注入更複雜 
的因素,而對於台灣安全的影響又是如何,實值得吾人共同關切。


華府極力擴展市場民主陣營

     自去年四月美日安全共同宣言與安保條約簽署以來,雙方的軍事同盟關係在 
既有的基礎上不斷地強化。此外,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美國也表現的比以往更為積 
極;而去年台海危機時華府更派出母艦巡航,使得危機迅速落幕。從這一連串動作 
可以看出,不論在政治或軍事上,美國將繼續留在西太平洋地區的決心已十分堅定 
,這也證明了美國十分重視這地區的利益,同時也願意承擔應有的責任與付出必要 
的代價。


     事實上,美日聯盟一直是華府亞太戰略的核心,而亞太戰略則必須正確反應 
美國全球戰略的構想,因此,正確瞭解美國的後冷戰戰略目標與策略,才能有效評 
估美日安保合作的意義。在去年二月由美國政府所出版的「擴展與交往的國家安全 
戰略」報告書中,華府將促進全球民主化及市場經濟發展,視為保障其國家利益的 
重要目標。由於堅信民主是和平的孕育者,而市場是繁榮的創造地,擴展「市場民 
主陣營」的版圖便成了華府的戰略要務。

     擴展民主戰略的首要任務是強化「市場民主核心國家」,因為這些國家是推 
動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推展民主制度的必要基礎,以及國際政經援助力量的 
主要來源。根據美國的說法,所謂的市場民主核心國家包括西歐、加拿大、以及日 
本等國在內,因此必須強化與這些國家既有的聯盟合作關係並創造彼此更多的共同 
利益。在此一構想之下,身為世界上最強的兩個民主國家與經濟體,美日之間的緊 
密結合是自然也是應然的結果。

     緊臨民主核心國家外圍的便是所謂的「重要戰略與政經區域」,這包括前蘇 
聯、東歐、拉丁美洲以及亞太區域。因此,不論是北約東擴或者是美日防禦合作的 
強化,都是遂行擴展民主戰略的重要步驟與必要作法。對美國而言,日本掌握著亞 
太防衛之鑰,而華府也堅信美日軍事同盟關係的深化是確保此一重要戰略與政經區 
域和平穩定與經濟發展的基礎。所以,美日安保條約逐漸超出雙邊的範圍,並賦予 
更多的政治與軍事意涵,乃極為可能的發展趨勢。


中共憂心美日安保政軍意涵

     中共顯然無法接受美日軍事合作是亞太和平穩定基礎的說法,同時也對美日 
之間的相關動作表示疑慮;中共所希望的是由東協區域論壇擔負起亞太區域安全的 
主要角色,而不是華府所強調的美日軍事同盟。在另一方面,中共也希望與俄羅斯 
建立的「戰略夥伴」關係,能有效抵消美國的影響力。但不論如何,在改革開放與 
現代化的考量之下,「增加信任、減少麻煩、發展合作、不搞對抗」的「中」美關 
係十六字真訣仍然管用,而「不主動對抗、不害怕對抗、不迴避對抗」仍是中共對 
美國亞太戰略的回應基調。

     盱衡當前亞太國際環境的發展,如何善用有利態勢並排除不利因素,檢討、 
調整與建構應有之戰略,以增進我國的國家安全與經濟繁榮,實為相當迫切與必要 
的工作。

     如上所述,民主制度與市場經濟的確保與擴大是美國在後冷戰世紀的首要戰 
略目標,而我國不論在政治民主化與經濟自由化的發展,都完全符合美國選擇盟友 
的重要標準,也正是美國國家利益之所在。因此,台灣不論在民主發展與鞏固的努 
力,以及經濟自由化的推動,都應該加快紮實的步伐,以爭取美國與自由世界對我 
們更多的重視與支持。


提升國軍戰力確保臺灣安全

     然而,台灣絕不能過度期待美國協助台灣防衛中共武力犯臺,更不能過度寄望
美日安保條約對台海危機的可能反應能力,惟有台灣自身擁有堅實的國防力量,才能
確保國家安全,但也因為當前國軍武器裝備正進行汰舊換新,如何加速完成兵力整建
,縮短兵力間隙或空窗期,實為當前國防的重要課題。根據國防部長蔣仲苓的報告,
國軍精實案目前正配合武器裝備更新與二代兵力成軍期程逐步推動中,案將提前於民
國九十年完成,屆時將進入「全方位戰備」時期。然而就在此脫胎換骨前的決定性時
刻,台灣更應特別謹慎避免兩岸間不必要的爭端,有效穩定台海局勢,同時敦使美國
重視台灣安全,確保華府忠實履行台灣關係法的義務,提供台灣足夠的防禦性武器,
並力保其他軍購管道的暢通。

     總之,過於期待美日安保對台灣安全所能發揮的正面作用,可能無法禁起現 
實的考驗,只有自身戰力的提升才是國家安全的真正保證。在對外軍購與自行研發 
並重下提升國防科技,加速國軍二代兵力整建,強化制空、制海、反登陸與反封鎖 
之能力,如此才是確保台海和平穩定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