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變局牽繫臺海安全》 
			 (中央日報,民國八十六年七月三十一日,七版)

     自去年台海危機以來,台灣身處的亞太安全環境已逐漸出現一些變化。雖然 
這些轉變不全然是因為兩岸的對峙而起,但其影響不僅及於整個東亞安全局勢,更 
對台灣的未來發展產生重大的意義,值得吾人密切關注與仔細探討。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日本與大陸之間日趨緊繃的關係趨勢。去年的台海飛彈 
危機,使得日本深感自身捲入衝突的可能,故須審慎評估其應有的應變作為,這也 
為同年四月的美日安全共同宣言與即將在今秋完成的「美日防衛合作指針」提供重 
要的政策背景。由於橋本首相在今年四月初曾表示,「合作指針」的範圍包括台灣 
與南沙群島,中共對此不斷提出抗議與質問,要求對修訂後的綱領中「防衛日本周 
邊地區」的定義提出澄清。雖然日本政府表示,「基本上是以遠東為概念,無法具 
體加以確定,而且也非設立特定的地區」,但中共顯然無法對此一解釋感到滿意。 
事實上,北京對於日本的不滿已有一段不短的蘊釀期,兩國之間因為對於亞太安全 
架構的不同看法,使得彼此的互信基礎出現 一道不易跨越的鴻溝。

美日架起集體防衛傘

     日本認為,確保亞太地區和平與安定的首要先決條件,就是美國在亞洲力量 
的維持,而日美安保條約的強化則是確保美國留駐此區域的主要基礎。換言之,日 
本與美國所設想的亞太安全架構,是以美日安保條約等雙邊軍事同盟為基礎所支撐 
起來的集體防衛傘。從美日兩國計劃於今秋共同主辦一項擬邀亞太國家國防部長參 
與的亞太安全保障會議,可以看出美日的戰略意圖。此會議若真能實現,則將是亞 
太國家國防部長首次齊聚一堂,同時更有別於外長層級的東協區域論壇會議,頗有 
取代後者安全對話功能的意味。

北京頻擺出和平姿態

     中共顯然不能接受東協論壇退居次要,而僅充當雙邊安全條約輔助角色的安 
排,更何況北京將美日軍事同盟視為敵視與圍堵中國的一項安排。中共外長錢其琛
在此次第四屆東協區域論壇會議中發表演講,提出中共的亞太安全觀並明白表示,
安全不能依靠軍事聯盟或加強軍備,中共無法接受雙邊軍事同盟有助於區域安全與
和平的說法。中共認為,東協九國及包括美國、日本、澳洲、南韓等對話夥伴組成
的東協區域論壇,已足以擔任區域安全對話的功能,也應該是維持區域穩定的主要
工具。北京強調較為鬆散與多邊組織形式的亞太安全架構,顯然與美日積極推動以
雙邊軍事同盟為基礎的扇形安全構想,有極大的差異與矛盾;實則雙方各有盤算,
都希望透過對自已較為有利的安排,創造自已更多的政治籌碼與安全空間。

     同時,雖然評價互異,雙方都清楚認知到,東協的態度是在構築亞太安全機 
制時必須考慮的重要因素,故而積極爭取東協站在已方的陣營。美日方面不斷在「 
中國威脅」問題上煽風點火,目的即在提醒東南亞國家,只有美日兩國才有能力提   
供足夠的安全保障。而另一方面,北京也不吝炒作「日本軍國主義」復活的論點。 
中共本身則不斷擺出和平的姿態,不論是針對南沙問題所提「擱置爭議,共同開發
」的主張,積極參與東協論壇的安全對話,並舉行一系列活動,或者是利用時機展
開綿密的民間經貿交往活動,都是為了消弭東南亞國家對於中共所可能懷抱的疑慮
,然而其成效如何仍有待進一步的評估。

     東協國家對於大國之間的各種算計、爾虞我詐,當然是心知肚明,所以也要 
展現自已並非省油的燈,可以輕易任人擺佈。不論是成功地舉辦第一次歐亞高峰會 
議,企圖以集團對話模式提高自已的實力與籌碼,並以多邊合作的途徑來稀釋大國 
的力量,或者是在美、日、中之間採取一定的等距外交,以免捲入大國之間的可能 
糾纏,都明白顯示東協國家所要扮演的獨立自主角色。從最近的柬埔寨事件的發展
可以看出,東協已經逐漸改變過去那種被動不干預的政策取向,轉而走向積極干預
的立場。

東協影響力不容小戲

     總之,冷戰的結束讓亞太安全格局進入盤整時期,而美國、中共、日本以及
東協都積極爭取建立對自已有利的安全架構。很遺憾的,台灣對於未來東亞的安全
安排實在沒有太多可以揮灑的空間。對於美日安保合作,台灣沒有置喙的餘地,而 
東協區域論壇更明白將台灣阻絕於門外。在無法直接參與亞太安全合作機制的困難 
局勢下,如何利用其他管道,如雙邊官方、非官方的對話,民間的第二軌外交,國 
際學術及媒體等方式,間接並有效表達我方對亞太安全局勢尤其是台海問題的看法 
,進而讓亞太國家重視台海問題在亞太安全上的意義,實有待台灣朝野集思廣益, 
提出具體可行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