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002.4.18 - 5.02

  制衡或洩密?                                                                        羅 致 政

立法院外交委員會成員上星期前往外交部了解外交機密預算編列事項,當日晚報即刊載,從民國七十九年到九十一年,我國提供友邦的貸款中,無法回收已成為呆帳的金額累計高達新台幣九十億元。報紙並據立委轉述,除已經成為呆帳的部分,若加上目前還未成為呆帳、但貸款國因故未繳息的逾放金額,總計金額將達新台幣約一百四十億元。

外交部對友邦提供貸款利息補貼的運作情形當然值得關心,但此一報導所引起另一項更值得討論的問題,是立委對秘密會議及機密預算內容的輕率態度。外交機密內容第一次被立委有意無意地披露己經不是第一次,前外交部長田弘茂在立法院秘密會議中被立委逼問我國接觸建交的對象,才一說出口而且會議還在進行中,電視台的跑馬燈已經開始打出我外交接觸的對象,甚至還錯誤地報導當日下午即會宣布建交。

近來有關國家局秘密帳戶引發社會不少的爭議,立法院更積極運作成立調閱委員會,試圖在行政部門的內部監督機制之外,發揮外部監控的作用。理念上,我們支持這樣一個構想,但以目前立法院的政治生態與委員素質,我們不得不憂慮這樣的委員會很可能成為台聯所擔心的「洩密委員會」。

在民主國家中,「透明」 (transparency)是一個重要的原則,因為不必要的國家機密會帶來可能的弊端乃至於錯誤的決策。但除此之外,民選或非民選的政治人物都必須為其決策與作為給予正當化(justified),這也是民主政治另一個重要的精神,此即所謂的「負責」(accountability)。所謂的「負責」包括法律上、政治上以及財務上三個面向;法律負責指政府官員對其政策作為就其合法性向法院負責,政治負責指行政部門向立法部門及社會大眾就政策的正當性負責,而財務負責乃是指政府對納稅人的錢必須以最有效率與成效的方式來加以使用。

以上三個有關「負責」的面向,都與政府資訊是否透明息息相關,換言之,只有透過政府相關資訊的取得才得以就負責與否來加以評斷,因此理論上我們絕對支持立法院對行政部門的監督。但我們也必須指出,所謂的負責並不是只有針對行政部門而已,立法部門同樣也必須在法律、政治及財務上負責,否則權力制衡與負責機制失去作用,其對民主政治的傷害絕不亞於行政部門單方面的濫權與失職。過去不少外交國防機密的外洩,以及最近中油、台電的敦睦經費相繼曝光所引發立委公職的利益迴避問題等,都彰顯了立院自我及外在監督機制的嚴重欠缺。

總之,國安局秘密帳戶及連串的洩密案,對台灣的民主發展是危機也是轉機,立委袞袞諸公在思考如何增加行政部門的資訊透明度之外,千萬別忘了提高立法院本身作為的透明度,建立對立法委員在法律、政治及財務責任的監督機制,只有如此,台灣的民主政治才能得到平衡的發展與真正的確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