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2002.7.18 - 7.31

兩岸交流 人權先行                      

                                                                        羅致政 (國策研究院執行長)

        台灣人權促進會於七月十四日舉辦一場「兩岸交流、人權先行」的座談會,主要是希望透過邀請立委連署的方式,來聲援在昆明遭逮捕的中國民運人士楊建利。楊建利憑著美國柏克萊大學及哈佛大學雙料博士的背景,大可獨善其身在國外過著自由自在的日子,但他長期以來關心中國的民主發展,設立「廿一世紀中國基金會」,並發行電子通訊「議報」,邀集海內外的中國知識份子積極評述與推動中國的民主法治進展。

然而部份像楊建利這樣嘗試以和平手段來追求改變中國的海外知識份子,一直被北京政權列為黑名單而無法返鄉。今年四月楊建利為體現【世界人權宣言】保障人民返鄉權與關切中國工運,持他人證件闖關而遭中共當局拘捕,兩個多月來始終下落不明。近來國際社會對於楊建利之聲援活動正不斷加溫,但反觀當天台權會的記者會現場,雖然國內媒體不少但立法委員卻全部缺席,不禁讓人感觸良多。

       立法院休會以來立委組團訪問中國絡繹不絕,但除了到對岸吃喝玩樂之外,就算有比較正式的對話,也全部環繞在三通與經貿投資的議題之上,也難怪有人以「開會是立委,休會是台商」來形容這群頻頻穿梭兩岸的台灣民意代表。在這些立委眼中,兩岸的交流只有一個短期的「利」宇,忽略了還有其他更長遠更應該追求的東西,那就是兩岸的人權與民主發展。當我們看到美國的國會議員以信函甚至以決議案的方式,來表達對中國人權的關心時,台灣立法院的表現實在令人感到羞愧。

      當看到媒體報導中研院院士對呂副總統出席院士會議的演講內容表示抗議時,我們不禁要問若這些「高級知識份子」當面聆聽中國領導人發表「不惜以武力犯台」的言論時,是否能義正詞嚴地說出「我抗議」。同樣的,當國內的立法委員到對岸面對中國的領導人時,是否有足夠的道德與政治勇氣,說出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切甚至批評,還是只會拼命磕頭尋求恩賜。

當天出席座談人士普遍對國親兩黨的立委不抱任何的期待,但對民進黨立委的表現卻是相當失望。「打破黑名單」曾是台灣民主及反對運動的主要訴求,對於流放異議人士的痛苦和傷害,民進黨應該更能感同身受,這也是作為一個具有道德勇氣的執政黨,所應該繼續堅持的普世價值與人權訴求。近來民進黨籍立委正積極籌組訪問團前往對岸,我們期待他們到對岸後所表現的,不是另一批市儈的商人或者短視的政客,而是能自信地高舉人權民主的大旗,向中國的領導人勇敢說出「兩岸交流、人權先行」,也只有這樣才能讓台灣真正贏取國際社會的尊重,甚至對岸人民的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