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2002.9.5 - 9.18

  擊是最好的防禦                  

羅致政 (國策研究院執行長)

呂副總統成功的「南向首航、破冰之旅」,不僅為因遭中國打壓而長久低迷的外交士氣注入一劑強心針,更揭開國安會邱義仁秘書長所謂「攻擊式外交」的序幕。這次的外交突破,原本是認真審視我國外交戰略的絕佳時刻,然而在國內黨同伐異的氣氛之下,任何的理性辯論卻似狗吠火車,淹沒在一片叫罵的口水之中。

        在出訪初期,呂副總統因行程洩密遭致中共反制而無法順利入境雅加達時,主要在野黨以及部分媒體以冷嘲熱諷的方式,說是「國格、外交受辱,民心沈重」,批評這是「自殺式的攻擊外交」,是一大「外交挫敗」,甚至要呂副總統立刻班師回台。等到我方終能突破中共封鎖而順利轉進雅加達時,批評的焦點又轉為「金錢外交」犧牲民眾利益,甚至可能會受到WTO的制裁等。令人遺憾的,部分在野黨以及媒體對於執政黨的監督,理應是「嚴肅批判的」 (critical),但現在卻淪為「犬儒譏諷」 (cynical)甚至是「歇斯底里的」 (hysterical)

        部分人士認為,所謂到處放火的攻擊式外交,是一種挑釁式的舉動,無端開啟兩岸的外交戰火,對身為小國的台灣而言,其發展結果勢將對我不利甚至可能被火焚身。然而此一說法,犯了在事實與論述上的嚴重盲點。

首先,中國的對台外交打壓從來沒有停歇過,近來尤其變本加厲,台灣只是被迫加以回應而不是主動挑釁。從過去兩年多的外交作為我們可以看出,扁政府上台之初,基本上仍是希望以穩定既有外交局勢為優先,不願浪費資源在無謂的增取新邦交國上;而其另一層面的考量上,當然是不希望外交上的競逐,造成兩岸關係不必要的緊繃。反觀中國方面,不但沒有認清我方的善意,反而更肆無忌憚的從事連串對我的外交挑釁,從馬其頓到諾魯、從聯合國到世衛組織,甚至連對我國非政府組織的國際參與,其打壓力道都是不減反增。指責我方外交挑釁的人,實在不應昧於此一殘酷的外交事實。

其次,對於一個邦交國很少、國際參與受限的小國而言,由於外交防守面有限,自然會增加對手集中力道的機會,在對手不願放棄攻勢的情況下,一味採取守勢的結果,最終仍難逃被迫一一棄守因而全線潰敗的命運。反過來講,中國因外交防線過大全面防守不易,我方轉守為攻以點的突破來取代面的防守,透過戰場的轉移一方面可以減少我方防守的壓力,另方面可以透過外交突擊的方式,讓對方全線緊繃疲於奔命,如此台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總之,誠如陳水扁總統所言,我方無意也沒必要與中國進行外交的零和競爭。但面對中國一波波綿密且毫不手軟的外交攻勢,我方絕不能坐以待斃。因為在外交戰場上,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而攻擊就是最好的防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