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2003.3.13 - 3.26

   英美新決議 大國攤牌時

羅致政 (國策研究院執行長)    

       聯合國武檢官員布里克斯的第三份伊拉克武檢報告,於三月七日正式提出之後,絲毫沒有動搖安理會當中原本主戰與主和兩大陣營的立場。在報告當中,雖然一方面肯定伊拉克近來配合聯合國武檢的相關動作,且伊國也在武檢人員監督下,銷毀超過規定射程的薩姆德二型飛彈,但對於生化武器是否真的已經銷毀,巴格達方面所提的證據,仍無法讓武檢團感到滿意。正因為這種「不能接受但還算滿意」的模糊結論,使得和戰兩大派可以從武檢報告中,各自表述各取所需。

        美英表示,報告明確指出伊拉克沒有「完全、無條件、自願及主動地配合武檢」,而這當然違反了去年十一月聯合國安理會全數通過的1441號決議。但法德俄等主和派則強調,報告結果證明聯合國的武檢行動正發揮作用,故應給予武檢人員更多時間,以和平的方式來解除伊拉克的武裝。但在美英兩國眼中,不設時限的武檢只會顯示聯合國的無能,因此正積極推動新的決議案,要求伊拉克在三月十七日以前解除武裝,否則戰爭便成為唯一的選擇。

        為了宣示美國的堅定立場,布希總統選在武檢報告公布前夕,在白宮召開記者會,表示是到了「攤牌」的時刻;聯合國的決議授權動武,有當然很好但並非必要,美國的國家安全,並不需要他人的批准。美國如此強硬的態度,將使得安理會內的反戰國家,尤其是法俄中三個常任理事國,面臨極大的挑戰。

        首先,原本威脅動用否決權的目的,在於嚇阻美國使用武力甚至推翻海珊政權。但如今當否決權的行使已無法改變美國動武的可能時,否決權的行使便成為這些國家與美國之間雙邊關係的檢證與考驗。華府要逼這些國家去面對的,不是戰爭或和平這兩個選項,而是在海珊或布希之間作出選擇。

顯然,對於俄國與中國甚至是德國而言,不論從經貿、戰略、外交等面向來衡量,選擇與美國站在對立面,勢必是一個頭痛的決定。因此,若能藉此孤立法國的話,那麼情勢逆轉成對美有利的可能性並非不存在。

        更重要的,美國非戰不可的態度,讓法中俄這些國家面臨一個更嚴酷的抉擇,那就是當後海珊時代來臨之後,在伊拉克甚至中東的利益重分配過程中,反戰國可能失去插手或置喙的餘地,這將是對其國家利益的極大挑戰。

總之,美國如此放手一博的態度,所考驗不只是聯合國集體安全機制的發展,更是對後冷戰世界一超多強地位能否持續的重大考驗。未到最後關頭,主戰主和誰勝誰敗,可能都不宜過早定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