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九六年台海危機

 

李登輝訪美是起因

1995522日,美國國務院宣布,柯林頓(William J. Clinton)總統決定允許李登輝總統在6月到美國作私人的訪問,專程以傑出校友的身分參加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校友會。美國行政部門已修訂其指導方針,允許李登輝總統在內的台灣高層領袖偶而(來美)私人訪問。李登輝將純粹以私人的身分訪問美國,不會進行任何官方活動。國務院表示,美國將繼續遵受美「中」隻間的三項公報,美國同時認知(acknowledge)中國人的立場,就是中國只有一各,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人一向重視言論自由權以及旅行自由權,並相信他人有應享有這項權利。

李登輝訪美固然是直接導因,但台海危機發生,仍有許多背景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務實外交」的推動。從19881月李登輝接任總統以來,台北開始推動務實外交,拓展新的邦交國外,台北也積極參加國際組織,並於199111月成為APEC正式的會員,中共則認為台灣是在製造兩個中國,處處予以打壓;還有「元首外交」,89年的訪問新加坡、94年的尼加拉瓜、哥斯大黎加、南非及史瓦濟蘭四國訪問、95年訪問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及約旦兩國等,在在激怒了中共。1995130日,江澤民提出「江八點」,表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歡迎台灣當局的領導人以適當的身分前往訪問,亦願意界受台灣方面的邀請,前往台灣,共商國事。「江八點」公開反對台灣以搞「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為目的的所謂「擴大國際生存空間」的活動,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是實現和平統一的基礎與前提。

199548日,李登輝提出「李六條」作為回應。李登輝指出兩岸均應堅持以和平的方式解決一切爭端,主張在兩岸分治的現實上探尋國家痛一的可行的可行方式,兩岸領導人在國際場合自然見面,可緩和兩岸的政治對立。如此和諧的氣氛下,雙方擬於5月下旬舉行「焦、唐會談」,為7月的二次「辜、汪會談」鋪路。

在一片和諧的氣氛下,台灣評估中國方面,應不會有太大的反應,而促成此行的美國則是希望打「台灣牌」,以制止中國的武器擴散到巴基斯坦等地。中國方面,曾在95417日,美國國務卿克里斯多福在紐約當面告訴錢其琛,柯林頓政府不允許李登輝訪美的立場不得人心。美國的出爾反爾,使得事後,中國認定這是美國的陰謀。

中共試射飛彈

雖然美國國務院一再辯稱李先生的訪美純然是私人性質的、非官方的,但中國政府認為美國政府此舉已違反三公報中的「一個中國」政策,尤其是在母校康乃爾大學,大肆發表講演引發北京方面極度不滿,於是召回駐美大使以示抗議,並暫停雙方高層互訪及軍事交流。對台灣方面,則是「推遲」第二次「辜、汪會談」,以其預備性磋商。718日,中共宣布共軍將於721日至28日在彭佳嶼海域附近舉行飛彈試射,此一舉使得原本平靜的臺海兩岸關係生變。19963月,在中華民國進行第一次民選總統投票前夕,台海危機進入另一關鍵時刻。 雖然中國已事先告知美國,這次演習不會對台灣造成軍事威脅,但美國仍然表示「嚴重關切」。 鴿 鴿

美國協防台灣

95年11月,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奈伊(Joseph S. Nye)赴大陸訪問,中共曾經探問,萬一台海爆發危機,美國將採取何種對策,奈伊的回答是:「沒有人知道屆時我們會怎樣反應」。奈伊指出1950年美國政府曾經說韓國不在其防禦範圍,然而六個月之後,美國卻參與防衛南韓。美國以「戰略性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政策來因應台海危機,希望台北與北京有所收斂,能夠自我控制。中國對此解讀為美國將不會協助台灣。

951219日,「尼米茲號」,以及四艘隨行的船艦通過台灣海峽,美國表示,是因為天氣不佳所以改道,事實上,當天天氣並不惡劣,「尼米茲號」通過台灣海峽,象徵台海局勢漸趨緊張,美方希望給中國一項訊息,不要對台灣採取挑的軍事行動。中共不以為意,仍然準備下一波的軍事演習。962月,柯林頓政府低調成立一處理台海危機的特別任務小組(task force),中共則是節節升高武嚇層次,於三月份在基隆、高雄海域舉行另一波的飛彈試射,美國乃決定派遣兩艘航空母艦戰鬥群到台灣海峽,以「預防性的措施」來防範中共「錯估情勢」。

為了彌補「裂痕」之再發生,雙方都認為有必要重開會談以澄清各自立場。但而「台灣問題」則是會談的核心議題。美國表示依「台灣關係法」規定協助台灣維持充分自衛能力,美國同時也保證,台灣在「一個中國」政策下繁榮茁壯,以安撫中國。

台灣的因應

直到一九九九年的「柯江會談」前夕,又被重新提起,台灣民眾才得看清楚當時的危機,而非單純的軍事演習。「華盛頓郵報」在柯林頓訪問中國的前夕,刊載一篇長文,詳述一九九六年三月台海危機,美中兩國接近戰爭邊緣,美中交涉的過程及事後的發展,台海危機的真相才慢慢浮現。

影響

中國與台灣變化

95年6月,李登輝訪美是中美實質關係另一項「點」的突破,台灣方面原本希望以「點」來帶動「面」的突破,沒想到適得其反,中國的全面反撲,台北-北京-華府三角關係皆陷入緊張的狀態。台灣的國際戰略地位對東亞的安全、美國及日本都非常重要。所以,96年台灣舉行總統直選時,中國對台灣試射飛彈、武力威脅,美國及時派出第七艦隊航空母艦,加以嚇阻制止。事後,中國乃改變策略,認為要併吞統一台灣,不能靠武力橫渡台灣海峽,而是要透過美國、利用美國的勢力來壓制台灣。所以乃採取「台灣是麻煩製造者」及「三不」的新攻勢。「三不」就是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及不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

台灣在美國的保護傘下,甚至在一九九九年發表「兩國論」,嚴重刺激中國,中台關係再度陷入低潮,中國關閉了所有對台協商的管道,中台關係極度惡化,回到九二年前的原點。,中國把雙方關係惡化的責任都推到台灣的身上,並且大張「一個中國」的旗幟,不承認「一個中國」,就不與台灣方面談判。當然北京方面一直不斷聲明「不排除對台武裝行動」,恐嚇著台灣。

中國與美國的關係改變

中國在經過台海危機後,觀察美國的態度,認為美國的態度深深影響台海問題,美國勢必會插手台海問題,就算中國一直想將台灣問題變成內政問題,再說,美國絕對不容許中國對台用武,中國是否有足夠的籌碼與美國一搏?這都是中國動台用武再三思量的緣故所在。除非台灣做再出大動作,不然中共是不可能對台灣動武的。而且,近年來大陸開放市場,想要活絡經濟,需要的是來自各界的投資以及一穩定的市場,美國又是重要的外匯國之一,所以更要與美國保持良好的關係!

美國的策略就是要將中國這個經濟軍事大國,帶進國際社會,增進溝通互動,使中國透明化,同時也可以藉著國際體制的力量加以約束,以期促進中國長期的和平演變。

台海危機也是使美國、中國關係從戰爭邊緣的危機,轉變到目前的「建設性戰略伙伴」關係的關鍵。 在台海危機,中國瞭解到美國根據「台灣關係法」協防台灣、維護西太平洋和平安全的決心。中國就開始採取透過美國、利用美國以壓制台灣的新策略。 親中國的人士利用美國希望台海地區和平穩定、但又不願被拖入戰爭的矛盾,打人喊救人,高唱「維持現狀」「台灣是麻煩製造者」的論調。同時,鼓吹美國政府採取「三不」的明確政策,不支持台灣獨立、不支持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及不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以期達成逼台灣上「一國兩制」談判桌的統戰目的。

兩國的關係在一九九七年十月的柯江會談,達到高潮,雙方對台灣問題已達成一些共識,並各自表述立場:

--中國強調: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問題,只要美國在三公報中的「一個中國」原則下,妥善處理台灣問題,將在中美關係上發揮關鍵性的作用。

--美國則重申恪守三公報中「一個中國」原則及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和加入聯合國的立場。同時美國也表示將遵守八一七公報原則處理對台軍售問題。

凡事都有正反兩面,危機也就是轉機。不要因國際情勢的變化而沾沾自喜或患得患失。雖然美國與中國是現今國際社會的大國,但是在這個全球互相依賴程度日漸提昇、互動關係日漸增加的國際體系中,每個國家都佔有重要的地位。

美國與台灣

美國對台海危機的處理,顯示美國信守承諾,以具體行動保護台灣安全。可能有鑑於此次台海危機,美國遂有修正「美日防禦合作指針」之議。1997923日「新指針」正式出爐。新指針從現行的「遠東有事態發生時美日合作」變成「日本週邊地區發生事態對日本的和平與安全帶來重要影響時的合作」,顯然已把美日安保合作的範圍做了相當的擴大,將朝鮮半島、台灣及南沙群島都包括進去。

美國對台政策可以下面幾點要素概括:(一)嚇阻中國在台海使用武力;(二)保持台海的現狀及均勢不變;(三)提供台灣足夠的防衛性武器;(四)繼續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與中國積極交往,以華府與北京穩定、良好的關係,為台灣提供安全保護傘;(五)台灣在國際間的行為應符合一個中國政策。台灣在危機中,選舉出第一屆民選總統,台灣正式走向民主政治。對於中國在國際社會的打壓下,台灣也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參考資料

中美關係專題研究19951997  林正義主編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

Crisis is the Taiwan Strait        

從美中戰略伙伴的關係來解讀台灣[6/18] 陳隆志  民視新聞網 

針對台海危機與台中美關係的看法 [6/23] 陳隆志  民視新聞網

湯姆克蘭西(Tom Clancy)評台海危機http://www.isite.net.tw/allenli/clancy.htm 

台海危機的低估和高估:武力統一?1999/9/6吳康民(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明報

李登輝  自曝兩國論背景  2001/10/24  記者李令儀  聯合報 

析“克林頓現象”石河《光明日報》 2001年1月30日

台灣對中國政策白皮書           第一章  政治篇 第五節 正確評估最近美國對台海兩岸政策  彭明敏 http://www.hi-on.org.tw/

                                                 小組成員          政三A  李俊彥

                                                                                                                                                          楊安琪

                                                                                                                                                          葉靜霖

                                                                                                                                                           黃舒央

                                                                                                                                           政三B  蔡承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