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的話】

公正、清廉、依法行事的財經首長

白培英學長的公務生涯與人生理念

◎洪櫻純(德文系83級,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研究所博士生)

白培英學長(法律系46級)

 

■現職:

中原大學董事長、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董事長

■經歷:

財政部賦稅署副署長、行政院第四組組長、財政部證券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財政部常務次長、中國輸出入銀行理事主席、中國國際商銀董事長、財政部長。

 

開白培英的公務人員生涯,可說是一部台灣近代財經、賦稅歷史的縮影。公務生涯超過40年,從基層的稅務員做起,親身參與三次的稅務改革,研究加值型營業稅,擔任證管會主委時大力改革,不僅提振當時的股票市場,也建立證券市場國際化的基礎。相較於其他高知名度的財經首長,曾任財政部部長的白培英學長顯得內歛許多。不喜歡出鋒頭的他,總是默默地做好份內的事,不急忙表態也不躁進。行事謹慎的他心中早有定見,對於堅持的事會貫徹到底,意志力極高。國內財金界的宗師張則堯,就曾說過:「白培英,謹守分際,絕不越權。」

數統一發票 親身參與稅制改革
祖籍河北、民國19年出生的白培英學長,於民國38年來到台灣。到了台灣之後,白學長進入行政專科學校讀書,當時共有民政、地政、財政三個科,白學長進入財政科甲種班(招收讀過大學的學生,修學一年畢業)第二期就讀。通過「就業考」之後,白學長分發到台北市稅捐處萬華分處工作,奠定他稅務生涯的根基。
回想在稅捐處任職的期間,「民國40年,當時的財政廳長任顯群創立統一發票制度,是台灣稅制改革的重要措施。那時候工作很辛苦,因為民眾都不知道什麼是統一發票,所以不但白天要整理發票,還得執行推廣的工作。」白學長說著當時數統一發票的情景,覺得十分難忘,也很慶幸自己親身參與了稅制改革的歷史。

半工半讀,完成法律系學業
插班進入東吳法律系,是民國42年的事。白學長說:「雖然讀法律系,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當律師或法官,但是對行政工作幫助很大。一個公務人員如果不懂法律,很多規定都不清楚,如何推動賦稅制度!」當年的法律系分為國內法和比較法二組,白學長因為工作需要選擇國內法就讀。「我白天在稅捐處上班,五點半下班後,就騎著腳踏車從長安西路趕到重慶南路中山堂對面的教室上課。因為來不及吃飯,就到附近的四姊妹麵包店買個麵包,配著白開水或沖一杯茶,三口兩口吞完,便趕進教室上課。一個晚上要上四堂課,從六點上到十點,回到家都十點多了,隔天還要上班,只能利用星期六、日複習功課。」就這樣子,白學長度過了三年半工半讀的生活,至今仍然回味無窮、收穫甚多。
白培英學長非常推崇東吳法律系的訓練,很多老師治學嚴格,上課認真。不過印象特別深刻的卻是通識課程理則學的殷海光老師。他說,理則學可以訓練學生的邏輯思考、推理能力,到社會工作後,可以幫助自己如何判斷是非對錯。因為殷老師的影響,他對於哲學、邏輯的書也頗有興趣。

不戀棧官位,守分負責
白培英學長在財經界的資歷完整,從行政專科學校財政科(前中興法商學院前身)畢業後就到台北市稅捐處服務,從基層的稅務員做起,一路受到長官的提拔,曾調任南投縣稅捐處長、彰化縣稅捐處長、台南市稅捐處長。回到中央部會,曾任財政部賦稅署副署長、行政院秘書處第四組組長、財政部證券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財政常務次長。離開財政部之後,於75年11月至81年10月期間,分別擔任中國輸出入銀行董事長、中國國際商業銀行董事長。在81年郝伯村先生擔任行政院長時,他還曾出任財政部部長,後來隨著內閣改組自動請辭,重回中國商銀當董事長。
出任財政部部長可說是白學長生涯中的一小段插曲,81年底王建怚生請辭財政部長,郝伯村院長慰留未果,由於王秘書長昭明的推薦找上了白學長。當時白學長已經離開財政部多年,深恐難擔重任,並無意願接任這個棘手的職位。雖經推辭再三,但在郝院長的堅持下,仍不得不接下了這個重擔。當時在財政部一天工作至少12個小時,而且是每天都要加班,工作沈重。個性溫厚、不擅社交的他,並不戀棧部長的位置,後來趁著內閣改組請辭,卸下部長的光環。

出任證管會主委,大力革新
回顧白學長逾40年的公務人員生涯,最有成就感的部分是出任財政部證券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二年多的時光。民國71年,財政部部長徐立德力邀白學長擔任證管會主委,白學長感到情不可卻,勉力下接下證管會主委的位置。「我剛到證管會時,股票市場一片慘綠,投資人天天開罵。加上當時的投資環境和風氣很糟,跑財經的記者形容這是一個Jungle Market(叢林市場)。許多投資人都被套牢,大戶吃小戶的情況很嚴重。」為了提振股票市場,白學長主導下的證管會祭出了多項振興方案,活絡交易市場,其中一項就是讓銀行進場,結果進場的銀行都撿到便宜、大賺一筆。
為了讓台灣的股市跟上國際的腳步,當時訂出「國際化三階段」的目標,先開放外國投信機構進來投資,再開放外國法人機構進來,最後,再開放外國自然人進入台灣股市。此外,提高會計水準、讓財報公正表達也是在擔任主委的重要措施,後來成立了「會計研究發展基金會」,發佈財務會計準則,使公開發行公司及會計師遵循,並推動聯合簽證制度,規定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至少要有二位以上的會計師簽證,連帶負責,以杜絕財務報表不實的弊端。

拒絕關說,提振證券交易市場
為了整頓投資市場外,白學長引進一批會計及法律的優秀人才,嚴格審查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這一批年輕人真的很認真,常常加班到半夜,有時還在公司打地舖。雖然很辛苦,但是這些人現在在財經領域上都有很好的表現。」白學長要求同仁不可以買賣股票、禁止接受商人招待應酬。他說,一個人的操守非常重要,做一個公務人員就要公正、清廉、誠實,依法行事。因此,證管會的地位和形象大幅提升。
證管會的改革引起很大的騷動,白學長常常受到關說或威脅,也在任內辦了幾件不法的案件。「反正不是多頭反對、就是空頭也反對,大家都有不同的利益。常有人放話威脅我,還有同事被打、被刀傷,當時壓力真的很大,還好有信仰的力量,只要做的對,其他的事就交給上帝。」白培英還特別提到他最尊重的貴人李國鼎先生,從他身上學習到許多事,也在工作上得到他很多的支持和關懷。
白學長的個性正直,堅持做對的事。他回憶當年籌備成立證券市場發展基金會,目的是利用基金會的錢聘請學者專家進行研究相關的法規制度,保護投資大眾,並開班訓練證券從業人員。當時為了說服證券商出錢,費了很大的功夫。「有一天我請了證券公司的老闆到辦公室,我用了一個比喻,畫了一個圓,一棵樹很小,大家分到的果實很少;另外一顆樹則很碩大,所以大家分到的果實就很多,如果大家願意一起種下大樹,把市場做大,就出錢支持成立證券市場發展基金會。」後來,這些證券公司願意支持成立基金會,這基金會就是現在的證券及期貨市場發展基金會的前身。
過沒有多久股票市場也好起來,許多號子的從事人員都忙到晚上十二點多,原因是當時還是採用人工搓合交易,後來白學長就勸說證券交易所使用電腦搓合交易,號子也漸漸跟進,台灣證券交易市場便開始進入電腦化的時代。

宗教信仰是生活的力量
年逾七十歲的白培英,中晚年的生活重點移轉到公益事業和教會上,曾擔任中華民國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理事長、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董事長、參與創辦Good TV,都是屬於義務、奉獻的性質。他說,很多事情並不是自己刻意求取的,都是友人推薦或介紹才參與。他舉例,有一位外國律師來找他成立企業永續發展協會,後來他被環保的理念說服,便參與成立這個協會並被推為董事長。任職的三年中,發行了不少刊物和舉辦企業座談會,宣導企業環保的觀念。後來因為妻子生病,才漸漸退出協會的活動。
白學長篤信上帝,跟基督教的淵源,應該追溯到兒時跟母親一起上教堂做禮拜開始。他說,後來在稅捐機關服務時常跟一位基督教友人在一起,星期天反正也沒事就跟他上教堂做禮拜,自己也不排斥,所以在還沒考上東吳之前就已經受洗了。基督教信仰給了白學長很大的精神支柱,也引導了他的人生道路。白學長說:「信仰使基督徒心中有一個行事準則,在遇到重大抉擇時,能夠不從世俗的角度思考,而仰望上帝的帶領做明智的決定。所以說信仰是生活的力量,是人生的指南針。使人能勝過困難和挫折,在多元的價值中不致迷失方向。」白培英學長擔任董事長的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其中一項主要工作,是關懷青少年的全人發展。他說宇宙光設有輔導部門,輔導許多青少年處理成長期心理上的問題,也開設許多類如家庭經營、親子互動的課程,供有需要的成年人參加。另外還發行雜誌、出版書籍、CD、製作廣播節目等,從個人心靈的淨化及家庭關係的和睦等層面,關懷我們的社會。
提到休閒活動,不得不提起白學長早年曾經加入YMCA話劇隊一事。他說,當時在萬華分行上班,下班後就到YMCA排戲,年輕的他喜歡唱歌、演戲,差點上了舞台扮周瑜。現在年紀大了,還是喜歡看表演,不管是聽音樂、看話劇、京劇都不錯。以前老伴還在時,也經常到國外旅行,現在比較少了。他說,靜態的活動就是閱讀,看小說、散文;動態的活動就是每天早上會到國父紀念館散步、做做伸展操。

進退之間自有分寸,晚年享受怡然生活
聽著白學長訴說往事,覺得他是一位生性淡泊但負責盡職的人。他謙虛說道:「很多事情我都不是刻意強求的,像在協會或基金會擔任董事長的職務,都是別人推舉我出來的。我一旦承諾,便全力去做。等到有更適合的人出現,我就會交給別人來做。」懂得進退、懂得捨得的道理,讓白學長更能舒適的做自己,過自己想要的人生。
問到座右銘,白學長停頓思考了一下子,他緩緩說出:「誠誠實實做人,實實在在做事」十二個字。他說,這句話大家都耳熟能詳,但是做來並不容易。最重要的是要常常設身處地與人相處,真誠地關懷他人。他認為在職場上EQ的確比IQ重要,年輕人要多多學習待人處世的道理,才會受到別人的信賴。此外,擁有一顆創新和學習的心也很重要,要不斷挑戰自己,才能夠激發出更多的創意。白學長鼓勵在校的學生多多珍惜讀書的時光,多充實自己的知識。他建議,除了加強專業知識外,也要充實自己的人文素養,才會讓自己的心胸更寬廣。

■白培英董事長篤信上帝,宗教信仰是他生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