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波柏爾「開放」理念之探討及其社會學意義之詮釋

學年度:072
校院代碼:1003
系所代碼:303201
學位類別:M
論文名稱(中):卡爾•波柏爾「開放」理念之探討及其社會學意義之詮釋
論文名稱(英):
語文別:中文
學號:
研究生姓名(中):鄭志成
研究生姓名(英):
指導教授(中):陳榮波
指導教授(英):
關鍵字(中):

關鍵字(英):

頁數:162

       


提要(中):

 
      「開放社會」( open society)此一概念是最近國內頗為流行的一個名詞,經常我們可以在報章雜誌上著到:「...邁向一個合理、開放的現代社會…」等類似的字眼,並且「開放社會」一詞也經常和「多元化社會」(pluralistic society)、「現代化社會」(modernizational society)、「理想社會」等名詞混為一談,糾纏不清。而其名詞本身又無定於一尊的界定,於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正如同六O年代以派深思(Talcott Parsons,1902-1979)為首的結構功能學派在美國社會學界大紅大紫,不可一世,而造成「功能」( function)一詞的泛濫,各行各業,不管懂不懂,動不動口裡就冒出了「功能」一字,使用「功能」一詞蔚為風尚。筆者以為這是學術界的時髦病,名詞的流行泛濫造成界定上的籠統、模糊,反而歧異了原創造者的涵義。

        而「開放社會」一詞在八O年代的臺灣社會,亦感染了類似的時髦病,使用此一概念的人往往問文生義,常識化的用了起來。正因為「開放」二字簡單平易,更使得使用者不加深思即朗朗上口。對此現象筆者甚不以為然。論事之時對同一概念的共識歧異,則問題無法正常進行討論,尤其是學術界,名詞的泛用更是有礙彼此的溝通,鑑此,筆者論著本文的初衷即是對「開放社會」此一名詞產生疑義的澄清。  

        再次,與開放社會伴隨出現的名詞,以「多元化社會」最為普遍,兩者在語言文字的運片上亦經常合作,例如「開放的多元社會」或「多元的開放社會」。由於這兩個名詞均是時髦的流行名詞,兩者本身在概念上已經予人朦朧不清的感覺,更何況合併使用。因此釐清「開放」與「多元」概念間的關係亦是筆者感興趣的論旨。

        本論文自對「開放元會」一詞的疑義而起,由此而衍伸出一系列的問題:
        「何謂開放社會?」
        「開放社會的判準為何?」
        「開放社會和多元社會的關係如何?」
          .........................

        這一系列問題中有學理上的探討、概念上的澄清、價值上主觀可欲的判斷以及事實上客觀可能的定位等不同層面,實在是一「大哉問」!

        面對「開放」問題的環伺及其解答,筆者在諸學術思想巨擘之中發現卡爾•波柏爾( Karl  Popper, 1902──)對此問題著墨最力,其成名著作《開放社會及其敵人》(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 1966)可以說是討論開放社會的濫觴,並為經典之作。一方面限於學力,一方面囿於時間,遂將問題的重心轉移至「波柏爾」身上,以波柏爾的開放理念為研討旨趣,欲藉波柏爾對開放社會的探討,浮現出開放社會的一些影像,或能有助於吾人對「開放」此一概念的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