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發展過程中民眾與政治勢力及跨國企業的關係──以德商拜耳公司台中港設廠案為例

學年度:88
學期:1
校院:東吳大學
系所:社會學系碩士班
論文名稱(中):地方發展過程中民眾與政治勢力及跨國企業的關係──以德商拜耳公司台中港設廠案為例
論文名稱(英):
學位類別:碩士
語文別:chi
學號:85615003
頁數:160
研究生姓名(中):施富盛
研究生姓名(英):SHIH, Fu-sheng
指導教授姓名(中):蔡明哲
指導教授姓名(英):Tsai, Ming-che
關鍵字(中):梧棲、拜耳、都市社會學、權力集團、地方派系、成長機器、地域性
關鍵字(英):Bayer, Urban Sociology, Power Bloc, Local Political Faction, Growth Machine, Locality


中文提要:

  本研究採政治經濟學取向的新都市社會學(new urban sociology)研究途徑,對於拜耳設廠案過程中的地方派系運作、跨國企業之地方經營,及相關地方菁英的社會動員進行考察,以針對地方發展過程中的政治、經濟或其他社會關係因素的影響進行了解。研究得知,拜耳投資案整個過程,政治力量的介入是事實,但是不可否認的,「政治力量」也是台灣拜耳公司想要利用的「工具」。但是拜耳案的重點不在於「政治力量」對於拜耳案成敗的影響有多深遠;而是在於:當國際資本要進入地方時,除了國家介入的因素之外,在中央對於地方的控制逐漸鬆動之情形下,地方層次上的政治、經濟等因素或是地方社會特色,對於投資案影響的比重將逐漸加重。本研究結果如下:

  一、梧棲鎮(台中港市)基於在中央政府規劃下的空間分工角色,而與新的世界經濟體系有了新的連結,並與即將提出的「拜耳投資案」產生了接觸的可能性。在此一時期,國家(中央政府)對於地方(梧棲)的發展規劃有兩個特色:(1)至拜耳案在省議會引起爭議以前,中央對地方的發展論述,還未曾遭到明顯的排斥。(2)地方實際的發展情形卻與當初的規劃有所脫節。而梧棲鎮在這段歷史過程中所形塑的產業經濟結構,卻也提供了地方派系在地方政治過程中對於政治經濟上的影響力基礎。

  二、當1996年經濟部正式提出說帖,拜耳案正式進入地方時,遭遇到了兩個困境:(1)拜耳案對梧棲而言,沒有直接的經濟誘因,無法在地方上形成一新的權力集團,是一個「孤島計畫」。(2)遭遇到「地方選舉」此特定的歷史事件,形成「歷史的巧合」。地方上並且開始發展一套不同於中央政府或拜耳公司的「反拜耳」論述。同時,反拜耳民眾在取得地方政治菁英的資源動員後,與地方政治菁英相互支持,更加鞏固地方反拜耳的論述。同時,梧棲鎮上取得折正地位的地方派系,公開反對拜耳案,也使得中央政府無法透過「地方派系」此一傳統的管道來動員地方民眾支持拜耳案。

  三、拜耳公司下鄉進行全面性的的地方經營,企圖利用派系競爭的縫隙,來逐步消彌地方菁英的反對,同時,更企圖以全面性的,由政治脈絡、社會關係、甚至是經濟利害關係著手,如同「經營選舉」般的接觸。而這種地方經營也使得地方內部的僵持情形更為明顯。

  四、從拜耳案中拜耳公司的地方經營、派系動員、以及反拜耳聯盟的動員過程中,我們可以發現:除了所謂的「地方」指的是一組含有政治、經濟及社會等力量的共同運作之社會關係外;同時,在這「地方」上實際運作的這些「行動單位」本身,各自即為一組處於變動中的社會關係。亦即,社會關係容易受到偶然的因素影響而重新組合、改變,具有高度的敏感性。換言之,「地方」以及「社會關係」等概念,必須追溯實際進行社會行動的行動者之蹤跡,來進行分析。而拜耳公司的地方經營,無疑的是一個企圖發展新的社會關係組合的宣告,也因此,它容易與既存的社會關係發生對抗或競爭的局面。

  五、因此,拜耳案做為一「國際資本」進入「地方」的案例,我們可以看到拜耳總公司直接透過台灣拜耳的「地方經營」,在地方上進行「社會關係的再生產」。然後,在挑動起地方社會關係變動的重組過程中,將「拜耳案」「鑲嵌」到地方社會中,成為變動中的諸多社會關係中的一部份。亦即,在梧棲地方層級上,拜耳並未找尋地方上的「代理人」作為全球性資本與地方「接合」(articulation)的機制,而是透過在台灣的子公司,進行地方社會關係的再生產,然後藉著「社會關係再生產的過程」,「接合」了外來資本與地方社會空間。

  拜耳案在國家政策方面所凸顯出的問題有二:一為國家部門計畫(兩岸政治與國際經貿)間的衝突,及地方「變調」的發展;其二為國家對於地方發展大權獨攬,地方政府在重大空間決策權中的虛位化,加深拜耳案中央與地方的衝突。

  至於就國際資本而言,拜耳公司循著地方派系的管道進行地方經營,的確是少見但具效率的方法。但是我們發現下列幾點往後外商公司必須注意的事項:1.避免在派系競爭的情形下,成為犧牲者(被污名化)。2.在地方上尋求「代理人」,或與地方的「權力集團」產生連結,首要考慮的事為地方的產業結構、以及政治經濟連結的特色。3.必須要注意地方上的特定歷史事件(如地方選舉)因素,避免形成如拜耳案一般的「歷史的巧合」。

  在地方發展層次上,拜耳案在地方發展過程中,僅僅是一個「爭議事件」,而非是地方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其中的一個原因在於探討拜耳案對地方發展的影響時,應將拜耳案併入台中港的相關發展與規劃,然後再將整體「台中港」置於梧棲此一社會空間單位上討論。也就是,「台中港」的設置,才可能是影響梧棲地方發展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