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性主義觀點論勞工退休儲金制度之建構

學年度:88
學期:2
校院:東吳大學
系所:社會學系碩士班
論文名稱(中):從女性主義觀點論勞工退休儲金制度之建構
論文名稱(英):
學位類別:碩士
語文別:chi
學號:85615004
頁數:184
研究生姓名(中):張裕平
研究生姓名(英):Chang, Yu-Ping
指導教授姓名(中):盧政春
指導教授姓名(英):Lu, Cheng-Chun
關鍵字(中):女性主義、儲金制、勞工退休金制度、社會安全、經濟安全、女性老年經濟安全、
       老年經濟安全
關鍵字(英):Feminism, Social Security


中文提要:

  由於平均壽命的延長,每個人都有可能經歷老年階段,但由於人口結構日趨老化、家庭結構與家庭功能的改變,老年經濟安全保障成為重要的課題,為使老年生活過得有尊嚴且維持一定的生活水準,國人急需要一套完整而確實的老年經濟安全制度。觀乎台灣地區現行保障老年或退休者經濟安全的防備性制度,皆以有職業者為保障主體,致使未就業者自然被排除在保障之列外。若從性別角度觀之,會發現女性不易自防備性老年經濟安全制度中獲得實質保障。基於保障女性老年經濟安全的研究旨趣,本文試圖針對勞基法退休金制度未來改採儲金制的建構方向,並從女性主義觀點探究導致女性經濟不安全的成因,進而提出應有的性別意涵,以作為日後勞退金制度建構之參照,期能實質保障女性老年之經濟安全,建立一個具性別正義的勞退儲金制度,使無論男性或女性之老年生活過的舒適而有尊嚴。

  本文採用文獻分析法,一方面將女性主義研究觀點具體化,另一方面透過對研究對象的脈絡釐清,來認識國內較陌生的勞工退休儲金制度,進而採用修正後的Sainsbury分析模式,來檢視實施儲金制度的代表國家智利與新加坡其相關制度之內涵,並檢視台灣現行勞工退休金制度的性別盲點,進而試圖提出具有性別意識的理性建構的勞退金制度內涵。

  本文研究主張年金制度應有的性別意涵為:以個人權利作為受益者身份的基礎,並視家務勞動對等於有償勞動來彰顯再生產之價值。在智利模式與新加坡模式比較分析方面,本文研究發現此二模式皆為男性麵包賺取者模式,唯有工作權者才能設立個人帳戶,其共同缺點是未就業者既沒有固定生收入,更沒有提撥養老儲備金的權利,然而,個人儲金帳戶有利於個人權利的發展,女性受雇者若因結婚生育而必須退出勞動市場造成中斷型就業時,其工作期間提撥的養老儲備金並不因結婚、生子、離婚等事件而消滅。如此制度之特色對女性而言,可免去年金保險制只交保費卻無法享有給付的缺點,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強調個人公平性的制度設計,在新加坡模式下,並未對最低存款不足、給付水準低的女性受雇者提供實質的保障,特別是當本息用罄時,其老年經濟安全頓時失去保障。對此,智利模式提供的安全網可使提撥儲備金不足或提撥年資不足的女性提供維持基本經濟安全保障,未來制度設計可參照此特點,進一步在維持生活水準的層次上建構理性制度。

  我國現行勞基法退休金制度是採行雇主責任制(恩給制),其性別盲點在於:一、尚未適用勞基法的行業以服務業為主,而女性是服務業受雇者的主要對象,致使女性即使為勞動力人口仍被排除在保障範圍之外,更遑論因照顧責任而未就業者的經濟安全保障;二、給付條件計算未考慮女性進出勞動市場的結構性因素,因此無法達到性別間所得再分配的效果;再者,三、市場區隔與性別歧視使女性勞工請領的退休金普遍低於男性。而民國八十六年通過的「勞工退休金條例草案」採勞工個人專戶之雇主責任制,該草案仍缺乏性別意識,是故,於理性制度建構之部分應當審慎行之。本文理性制度建構是,每位中華民國國頻或永久居留之居民,凡年滿二十歲者皆設立養老退休之用的個人帳戶,該帳戶設立之資格並不囿限於受雇與否;在儲金提撥方面建議採用勞資政共同責任制,一方面基於家務勞動對等於有償工作,因婚育或照顧責任而中斷就業之女性,其養老儲備金之提撥應由受薪者按月提撥同等儲備金額至配偶的個人專戶,另一方面基於照顧責任乃社會集體之責任,政府有義務對因照顧責任而從事部分工時之女性進行提撥。本文理性制度建構的一大特色在於設置具性別間所得再分配功能的兩性連帶基金,以矯正反映在薪資所得不平等上的市場性別歧視,並兼顧社會適當性,該基金與收益的用途在於填補不足最低存款之用與分擔照顧者部分提撥儲備金,更可用於幫助想要二度就業的女性,提供有關的職業訓練與教育課程。另一特色是國家提供最低年金保障,基於保障人民老年經濟生活水準訂定最低年金。至於基金的監督管理方面,除勞方代表不得少於雇主與政府外,女性勞工需有同等於男性勞工的代表數。

  本文理性制度之建構,使女性不再需要依賴婚姻關係(衍生性權利)來獲得自己的退休養老給付,但其在婚姻關係中照顧責任的貢獻卻能實質反映在提撥儲金與年金給付上。當離婚、喪偶或再婚時,既不會影響其曾經的貢獻,亦不會影響其繼續提撥養老儲備金的權利。再者,個人儲金帳戶之設立其儲金可攜帶之特性,使易因照顧責任進出勞動市場的女性,不會發生在保險制之下盡繳交保費的義務,而無法享有請領年金的權利,亦不會發生「雙元權利資格規定」造成只能擇其一的規定,另外,輔以家務勞動對等於有償勞動的原則與兩性連帶基金的設立,照顧責任的貢獻得以彰顯與具體保障女性照顧者退休養老的權益。

  從女性主義觀點將性別因素納入理性制度的建構中,針對女性經濟不安全的成因,建構出具有兩性間所得重分配效果的制度,然而,由於女性老年經濟不安全之成因是傳統性別分工意識型態、照顧責任女性化與勞動市場歧視三者交互作用產生,欲根本解決婦女老年經濟安全不平等的問題,除了去除勞工退休儲金制度的性別盲點外,是必須從多方面著手的,包括教育、立法等,以期建構一個親善女性的生活世界,一個達到真正兩性平等互助的境界,此部分由於研究時間與研究範圍限制有待其他研究者發展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