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社團活動場域之探究----以東吳大學社團為例

學年度:90
學期:1
校院:東吳大學
系所:社會學系碩士班
論文名稱(中):大學社團活動場域之探究----以東吳大學社團為例
論文名稱(英):
學位類別:碩士
語文別:chi
學號:86615004
頁數:168
研究生姓名(中):梁暉昌
研究生姓名(英):Liang, Hui-Chang 
指導教授姓名(中):石計生
指導教授姓名(英):C. S. Stone Shih
關鍵字(中):場域、生存心態、資本、實踐、權力、論述
關鍵字(英):field, habitus, capital, practice, power, discourse


中文提要:

  由於大學社團活動的重要性日益提昇,以及個人長期在社團中活動,基於選擇的親和性。因而選擇此一題目做為論文研究主題試圖藉由本論文的研究達到對於以下目的的理解:一、社團場域如何形成。二、學校社團作為學校生活的一部份,其日常生活的邏輯為何,又是如何的與其他生活部份加以區分。三、社團人擁有特殊的生存心態、稟性、風格及其他各種特殊精神思想氣質。四、學校社團活動存在社團內外的區分化問題。五、話語運用的象徵性權力的運作邏輯,社團內外通過不同語言運用的策略及經驗,造成了社團活動場域自身的特徵。六、社團活動場域之研究同社團人日常生活經驗分析的關聯性。

        本文所運用的理論主要是以布爾迪厄的場域理論為中心概念,再借用韋伯的社會階層理論與權力概念與傅科的權力理論來加以對論文主題進行探究。並配合質化研究的田野調查法、訪談及對檔案分析與網路資料分析進行研究。

        「生存心態」作為一種連結心態結構和社會結構的中介項,社團中成員也在長期習染之下,學習到一種社團人持久並藉以構成其思維和行為模式的稟性,成為個人面對問題時製造策略的原則,人們在這一種整套的實踐邏輯,進行著彷彿自由卻又被限制著的無意識的運作。更由於不斷的生活實踐經驗會滲透於生存心態的結構之中,生存心態成為穩定卻又得以變動的結構。

        生存心態不只是進行結構化的結構,也是一個被結構化的結構,也就是將「內在性加以外化」的過程和將「外在性加以內化」的過程兩者不斷的相互滲透和辯證。而社團人獲取生存心態的方式是透過參與活動加以學習,並不斷提問,閱讀檔案和書籍。透過頻繁互動獲得獨有的生存心態。

        在個人對新環境進行認識並且加以適應的同時,其實前述的「內在化」過程一直在進行著,也一直扮演著重要的地位,不論是對檔案的閱讀、活動的參與、參考書籍或是詢問學長姐,在進行這些活動的同時,其實也同時的在進行一種將外在性加以內化的過程,不論是由組織章程去理解社團,或是藉由詢問及參與來決定活動的對策,這正是嘗試著理解及學習社團固有的「生存心態」,而學長姐也藉由在活動的舉辦之中,不斷的顯現出個人的行動策略。

        內化於其內在意識的「生存心態」,其實踐與社會結構發生交互影響的作用,同時區分出彼此不同的社團,是一種可行性的策略,其雖然依據客觀環境來運作,但在社團中的人們仍有主動能力和自主性。

        行動者在行動之中建構社團世界,主要目的是為了獲取其在社團場域空間的位置,進而再生產自身的位置,在這種過程之中,其實社團行動者正是運用著策略而加以行動著。透過實踐活動來進行這種再生產的策略。在一連串的實踐行動之中,它們一方面積極的維持著這套「生存心態」,在此同時卻也不停地對「生存心態」重新塑造及創造著,「生存心態」,甚至在特定的結構條件之下而加以改變它。這種對社團客觀結構的再塑造過程,也正是一種再生產活動。    

        「象徵性實踐」作為社團結構與在社團中行動者的中介因素,「生存心態」藉由「象徵性實踐」在外在客觀環境的限制下建構起社團結社團活動和場域不斷被更新,並且決定著社團的「生存心態」,因而客觀結構與行動者產生關聯性。
社團的生存心態,其實也是一種感知與評鑑實踐的架構體系,透過了這種的分類機制,人們得以表現出屬於自我地位適當的生活言行的邏輯,並替層級性的存在加以正當化及合法化。

        社團場域這個由各種社會地位和職務所建構的空間,是經由行動者彼此權力關係或資本在權力結構中對應出來的一種客觀關係,充滿競爭與衝突,社團人依據自己的特殊利益去追求並進行鬥爭,而其所憑藉的正是文化、經濟、社會及象徵性資本,四種資本彼此相互轉換與支持著,人們不但尋求著維持自我地位,更積極的想改進自我地位。而象徵性資本在這四種資本中更佔有一重要地位,這是因為象徵性資本在各類型資本被轉化為象徵性資本的過程之中,同時進行著以象徵化實踐賦予象徵結構的過程,也因此權力被區分與正當化,並進行再分配與再生產的動作,而人們也透過此一特徵得以辨識各自在社團結構中的地位。

        透過資本的累積,社團人得以在社團活動中行使這四種權力(1)法理權力(2)資歷權力,(3)人際掌握權力,(4)技術權力。在社團中的人們服從這四種具有正當性基礎的權力,而權力支配者也得以再藉由這些權力角逐及競爭自己的最大利益。

        這些權力競爭的過程,是透過象徵性的實踐在進行著,語言作為象徵暴力的競爭策略,透過「委婉表達」在交換市場中取得勝利,也再次加強自我的象徵性權力。論述並透過與各式的大眾媒介與科學技術結合,使得論述的存在更加全面化,更使得人們無法脫離其宰制。論述透過自我檢查、監督及再教育,知識體系與權力關係得以穩定,並不斷的再次強化知識體系與權力關係。這種嚴密的監控體系,確保著個人權力與產生權力的可能性,亦從而限制住新興權力的產生。

        因而本文提出試圖以「文化再生產」論述生存心態如何藉教育機制內化於個人心態結構中,使得場域持續維持;同時教育機制也為權力支配者服務,並成為權力鬥爭的工具,透過了社團中的教育機制,社團生存心態被不停的灌輸,並內化於個人意識的深層結構,從而建立起一套實踐理論,並從事文化特權的再生產。也因此教育機制形成了一個必要之惡,接受教育機制為當權者的服務,也因而並提供其合法性的地位,教育機制提供了社團活動所需的知識,卻又為權力競爭者提供服務與鬥爭的空間,而這也是社團人無法抗拒的境況與命運,大學社團場域卻永遠無法逃離這種兩難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