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地區民眾社經地位取得過程

學年度:077
校院代碼:1003
系所代碼:303201
學位類別:M
論文名稱(中):臺灣地區民眾社經地位取得過程
論文名稱(英):
語文別:中文
學號:
研究生姓名(中):黃毅志
研究生姓名(英):
指導教授(中):瞿海源
指導教授(英):
關鍵字(中):

關鍵字(英):

頁數:186


提要(中):

        本論文在『地位取得模式』的架構下,以  1984 年進行調查,樣本近萬的『臺灣地區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資料為據,驗證有關社會階層化之假設,探討臺灣地區教育、職業、經濟 (收入) 之機會不平等性問題,尤其以臺灣特殊的經濟發展對社經地位取得過程,教育及初職機會不平等性之影響為探討焦點,並以臺灣的特例來檢討國外所建立的跨時空性社 (通則) 。

        本研究主要探討父親教育、母親教育、籍貫、性別、出生地 5 項背景因素 (賦予地位) 對教育、初職、現職、收入之影響 (b,B,R2 ),並以此影響代表機會不平等性。本研究探討三方面的教育機會不平等性:

        (1) 各級教育升學之機會不平等性。此從背景對升小學、升國 (初) 中...升大學各級升學率之影響來分析。本論文所謂的升學率,指的是曾位於某教育程度,隨後能達到某更高教育程度的機率。例如有 1000 個人,其中有 800 個進了小學,進小學者中,有400個後來上了國 (初) 中,則全體升小學的升學率為 800 / 1000 = 0.8,進小學後升國 (初) 中的升學率為 400 / 800 = 0.5。

        (2)上各級學校,接受各級學校之機會不平等性。此從背景對上小學,上國 (初) 中...上大學的機率之影響來分析,本論文所謂上各級學校機率,指的是曾就讀於某級學校,接受該級教育之機率,在上例中全體  1000 中,有800人曾就讀於小學,上小學機率仍維800 / 1000 = 0.8;全體 1000 人中,有400人曾就讀於國 (初) 中,上國 (初) 中機率為 400 / 1000 = 0.4,與進小學後升國 (初) 中的升學率 (400 / 800) 不同。

        (3) 教育總年數 (簡稱教育年數) 之機會不平等性。若一個人唸完高中,則其各級教育年數分別是:小學教育年數 6 年,國 (初) 中教育年數 3 年,高中 (職) 教育年數 3 年,教育總年數 = 6 + 3 + 3 = 12年,各級教育年數之和為教育總年數。教育總年數之機會不平等性,從背景對教育總年數之影響來分析。既然各級教育年數之和為教育總年數,自然背景對上各級學校,接受各級教育的影響所代表的機會不平等性,總和決定了教育總年數之機會不平等性。

        根據因俓分析,本研究發現背景對教育總年數的解釋變異數高達 0.552,教育機會非常不平等,而教育總年數為影響初職最重要因素,初職為影響現職的最重要因素,現職、教育總年數、性別為影響收入的最重要因素,背景主要透過對教育的影響,間接影響到初職、現職、收入,教育機會不平等性大大關連到初職、現職、收入之機會不平等性。

        背景對各級升學率、上各級學校機率、教育總數之影響 (b,R2 ),所代表的教育機會之不平等性,時大時小,乃受到一些因素之影響。本研究發現決定各年代各級升學機會不平等性的最重要因素是:各年代各種不同背景者的總升學率;當總升學率接近 1 時 (如近年升國中),各種背景者大都能升上去,背景對升學率的影響 (b,R2 ),所代表的機會不平等性很小;當總升學率近乎 0 時,背景好的、背景不好的都升不上去,背景的影響亦很小;當總升學率接近 0•5 時,背景好的升上去,背景不好的升不上,背景的影響最大。各年代台灣民眾總體上各級學校的機率亦決定了各年代背景因素對上各級學校機會之影響(b,R2)及其所代表的機會不平等性。當機率接近 1 時(如近年上國中的機率),各種背景者都上得去,背景的影響力很小 ;當機率近乎 a 時(如光復前上大學),各種背景者都上不去,背景的影響力亦很小;當機率接近 0.5 時,背景好的上得去,背景不好的上不去,背景的影響最大。既然在各年代,台灣民眾總體上各級學校的機率.決定了各年代上各級學校,接受各級教育之機會不平等性,各級教育年數之和又為教育總年數,自然各年代上各級學校的機率總和決定了各年代教音總年數之機會不平等性。

        近五十年來,台灣的經濟發屐,提高民眾負擔教育費用及政府興學的能力,促發急速的教育擴充。在教育擴充的過程中,台灣民眾上各級學校的機率迅速提高。最初,上小學、國(初)中、高中(職)的機率均很低(近乎 0),隨著教育迅速擴充,機率就很快地上升到 0•5,然後逼近 1。最初,上小學、國(初)中、高中(職)的機率均很低,各種背景的都上不去,背景對此三級教育機會的影響(b,R2)很小;隨後,當機率上升到接近 0.5 時,背景好的上得去,背景不好的仍上不去,背景對此三綴教育機會的影響最大;最後機率上升超過 0•5,而趨進 1,各種背景的都上得去,背景對此三級教育機會之影響又下降;在台灣經濟發展,教育擴充的過程中,背景對上小學、上國(初)中、上高中(職)三級教育機會之影響(b,R2),所代表的教育機會不平等性先升後降呈”倒 U 型”。五十年來,在台灣上大專的機率一直偏低,從原先近乎 0 的機率一直朝向 0.5 邁進,背景對大專教育機會的影響(b,R2)所代表的機會不平等性逐漸上升。

        正由於五十年來.台灣民眾上大專的機率一直偏低,唸大專妁人一直不多,因而上大專的機會不平等性,對教育總年數的機會不平等性(背景的影響 R2)的影響一直很小,得以忽略,而各年代背景對上小學、上國(初)中、上高(中)職三級教育之影響(R2)所代表的機會不平等性總和決定了教育總年數的機會不平等性(R2)。五十年來,最初上小學、國(初)中、高中(職)的機率都很低,脊景對這三項教育機會之影響(R2)所代表的機會不平等性亦都很低,因而教育總年數之機會不平等性(R2)亦很低I;隨後這三項機率上升,趨進 0.5,背景對這三項教育機會的影響(R2)提高;最近,這三項機率均超過 0•5,逼近 1,背景對這三項教育機會之影響(R2)均下降,教育總年數的機會不平等性(R2)因而下降。

        至於父親教育、母親教育、籍貫、性別、出生地五項背景因素對初職影響(b,R2)所代表的機會不平等性之歷時變遷,本研究針對 1960 年代後勞力密集工業化策略所帶動的高速經濟發展作探討。

        台灣在勞力密集的經濟發展之前,職業結構以農牧工作為主(農牧工作人員所佔百分比最高)。由於當時受過高等育者不多,大專以上程度者初職以地位很高的專門技術性工作為主,高、中(職)程度者初職以地位稍低的監督、佐理工作居多,國(初)中程度者初職以地位更低的生產有關工作(相當於藍領工作)居多,為數最多的小學以下程度者,初職集中於地位最低的農牧工作,從高教育至低教育,初職地位差距很多,個人所受教育總年數對初職地位影響很大。1960 年代勞力密集的經濟發展,雖創造了大量生產技術層次不高的中小企業及大量生產有關工作,卻不容易創造出專門技術工作的就業機會,專門技術工作在職業結構中的百分比並沒隨經濟發展而提高多少。在教育急速擴充,求職者教育程度大幅提高,專門技術工作就業機會沒提高多少,職業結構不過從以農牧工作為主,轉變成以職業地位稍高的生產有關工作為主的情況下,初職地位取得過程有了變化:原先初職地位很高的大學以上程度者,初職逐漸集中於地位較低的監督、佐理工作,專科程度者初職逐漸下降集中於監督、佐理工作及地位更低的生產有關工作,高中(職)、國(初)中程度者初職逐漸集中於生產有關工作,原先初職以地位最低的農牧工作為主的小學以下程度者,由於農業萎縮,初職亦逐漸集中於生產有關工作,初職地位反而提高。高教育者,初職逐漸下降.低教育者初職反而上升,各級教育者初職都逐漸集中於生產有關工作及地位高不了多少的監督、佐理工作,各級教育初職地位差距日小,教育總年數對初職地位的影響日漸縮小。

        由於台灣特殊的地理環境,初職地位取得過程有了特殊的發屐。勞力密集的工業化策略,促發台灣快速的經濟發屐,在本島地小人稠的地理環境下,都市區域地價高昂,工廠設建乃往鄉村發屐,造成鄉村工業化,並引起鄉村中小服務業之發屐。隨著鄉村工業化,提高設有工廠的鄉村地區就業機會,及交通日益便捷,由未設工廠的鄉村地區到就業機會較佳的他鄉、鎮、市通勤機會日增,鄉、鎮、市就業機會差距日減,居住地對初職地位的影響日小。

        在勞力密集的經濟發展下,台灣國民所得急速提高,民眾負擔教育費用的能力大幅提高,促發急速教育擴充,最近台灣民眾上小學、上國(初)中、上高中(職)的機率都逼進 1,背景好的、不好的都上得去,背景對教育總年數的影響減弱;在勞力密集的經濟發展下,教育總年數對初職地位的影響又減弱。在背景對教育影響減弱,教育對初職影響又減弱兩種趨勢下,自然背景透過對教育的影響間接對初職的影響就減弱了,背景因素對初職地位的影響(R2)所代表的機言不平等性亦隨勞力密集的經濟發展而有日漸減弱之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