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性與社會演化-論哈伯瑪斯「公共領域的結構變遷」

學年度:079
校院代碼:1003
系所代碼:303201
學位類別:M
論文名稱(中):公共性與社會演化-論哈伯瑪斯「公共領域的結構變遷」
論文名稱(英):
語文別:中文
學號:
研究生姓名(中):陳川正
研究生姓名(英):
指導教授(中):顧忠華
指導教授(英):
關鍵字(中):

關鍵字(英):

頁數:99


提要(中):

        本論文的主旨在於透過公共性與社會演化的相互關係,來詮釋哈伯瑪斯的著作「公共領域的結構變遷」。同時以其他學者對此書的討論和哈氏本人的理論發展為輔。

        首先,筆者分別詮釋了哈氏所分析的古希臘時代、封建時代、自由主義憲政國家和社會福利國家等四個時期中,公共性的演化過程。在古希臘時代,雖然並未促使公共領域發展,但是此時的公共生活,就已經展現討論共同事務的特性。而在封建時代,此時的表現公共性只是統治者在群眾面前,公開展現其統治權力分地位的方式而已。布爾喬亞公共領域的興起是源自於社會從公共權威中獨立出來,形成民間社會後,私人們逐漸形成公眾,討論有關一般利益的事務。其興起的機制,主要在於新商業關係,包括遠程貿易的商品流通與新聞消息的流通。此時布爾喬亞社會結構的基礎,在於國家與民間社會的緊張對立關係,而公共領域則扮演起媒介民間社會需要的功能。文字公共領域源自於家庭親密領域中主體性之培養,政治的公共領域則源自於文字公共領域的功能之轉化,最顯著的機構市政黨與國會。然而,在布爾喬亞公共領域發展中,存在幾項特殊的同一性是虛構的。

        由於國家與社會的相互滲透,以及因應市場壟斷的現實改變,自由競爭市場與權力機會平等的虛幻姓被迫放棄。

        公共領域變成組織化的利益團體的競爭場所。同時社會結構也趨向大眾社會,家庭內外的閱讀公眾愈來愈傾向文化消費的性格,公共批判性的論述於是衰落。新社會結構下的權力分布,變成以技術官僚、利益團體彼此妥協的討論結構,並藉由妥協達成私下的利益交換。於是哈氏以兩種公共性的競爭作為分析資本主義未來出路的依據,並指出一個開放但不必然樂觀的未來空間。

        在各學者的討論部分而言,自由主義學者主義耶格認為,哈氏對布爾喬亞公共領域中的歷史詮釋,並不符合實際的歷史。系統理論學者魯曼則認為公共領域的結構變遷應該是被理解為系統的演化過程,恢復布爾喬亞式公共領域的觀點,既不符合系統的效能要求,也不太可能達成。

        哈氏在面對相關學者的批評後,並沒有提出直接的回應,因此我們只能考量日後其理論的延續性發展:(1)制度化的生活世界等於純私人領域( 家庭)與公共領域(政治的與文化的公共領域)的集合;系統則包含國家與經濟系統(2)從公共性到溝通理性:公共性的意義在於市民對公共事務進行理性與批判性的公共討論,並尋求符合一般利益的共識;而溝通理性則指向無扭曲的溝通和理想的言談情境,尋求可能的理性共識;所以這二個範疇也有明顯的延續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