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少年內外在抑制與犯罪傾向之關聯性研究--
抑制理論(CONTAINMENT THEORY) 之實證探討

學年度:76
學期:1
校院:東吳大學
系所:社會學研究所
論文名稱(中):國中少年內外在抑制與犯罪傾向之關聯性研究--抑制理論(CONTAINMENT THEORY)之實證探討
論文名稱(英):
學位類別:碩士
語文別:chi
研究生姓名(中):周文報
研究生姓名(英): ZHOU, WEN-BAO
指導教授姓名(中):許春金
指導教授姓名(英):XU, CHUN-JIN
關鍵字(中):國中少年、抑制理論、赫西、社會控制理論、涂爾幹、無規範理論、雷克利斯、犯罪問題、社會學、社會工作
關鍵字(英):CONTAINMENT-THEORY、 HIRSCHI-TRARIS、SOCIAL-CONTROL-THEORY、DURKHEIM-EMILE、ANOMIE-THEORY、RECKLESS-W.-C.、THE-CRIME-PROBLEM


中文提要:

一、緣起
所謂抑制理論乃少年犯罪理論之一種,與赫西(Traris Hirschi)的社會控制理論(Social Control theory )、睆虞F(Emile Durkheim)的無規範理論(anomie theory)同屬控制理論之性質。該理論起源於一九五○年代互動學派社會心理學極盛時期,由雷克利斯(W .C.reckless )及其同僚所創見。但初期只以自我概念作為其探討的重心。直至一九六一年,雷氏在其所著「犯罪問題」(The Crime Problem )三版中,才有抑制理論名詞的告世,主張缺少抑制乃導致個人犯罪行為產生的主因,並提出內外在抑制的構想,強調內在抑制和外在抑制兩種力量,對少年犯罪行為的影響,以修正過去犯罪社會學派,只重視外在社會環境對個人犯罪研究的社會學派中,一種處理人格和自我因素的缺點。故該理論乃從事少年犯罪研究的社會學派中,一種處理人格和自我變項的理論。此種電克利斯所發展的抑制理論觀點,顯然深受雷絲(A .J .Reiss )和奈(F .I .Nye )的觀點之影響。因為他兩分別於一九五一年及一九五八年,提出人格與社會環境交互作用之不良結果,極易使人陷入犯罪的見解。

抑制理論又稱為社會化一控制理論。乃因內在抑制的產生,是個人透過社會化的過程,將外在社會規範與價值觀念,加以內化為自己的價值觀,並形成自我的部份,做為引導本身行為的規範。故抑制理論強調良好的社會化,可以形成個人良好的自我概念,而良好的自我概念,則可防止個人產生犯罪行為;反之,則個人易產生犯罪行為。這種良好的自我概念,實即一種強的內在自我,乃抑制理論所謂的內在抑制。至於外在抑制的產生,則是透過社會團體對個人的約束,使其服從團體的規範與期待,故它是一種社會團體對個人的控制力量。其執行的方式則為強制、指導、保護、支持、和限制其成員,使個人被約束在可接受的規範與期待,則其犯罪行為將不致產生;反之,則個人易產生犯罪行為。故抑制理論理所謂的外在抑制,實即社會團體對個人的制控力量。而整個抑制理論的重點,亦即個人接受社會化與控制的結果,產生內在抑制與外在抑制兩種力量,交互作用對其犯罪行為的影響之探討。故本研究乃以「國中少年內外在抑制與犯罪傾向之關聯性研究」為題,對抑制理論加以實證,並探討國中少年的內外在抑制與犯罪傾向狀況。

二、研究過程
為從事本研究,筆者首先採行文獻探討法,即將國內外有關抑制理論之文獻資料,加以蒐集、整理、分析與比較,以徹底了解該理論的涵義,俾據以擬訂研究主題和研究方向,使免與該理論原旨意脫節,而產生誤導現象。並針對有關該理論所遭致的批評,君以研究分析,提出澄清說明。對該理論的評價亦加以探討。其次則為採行問卷調查法,對研究對象施以問卷調查,以蒐集所需之研究資料。故研究的問卷設計乃必需之過程。在這方面,為使研究結果精確客觀,在整個研究架構上,筆者增添了與犯罪傾向有關因素的自變項。這包含個人變項的性別、年齡、年級、家中排行、和學校表現,以及家庭變項中的社經地位、家庭結構、和家庭大小等,以檢驗犯罪傾向的產生是否與這些因素有關、受這些因素的影響,俾加以控制,使不致扭曲研究結果。在內在和外在抑制變項上,則從相關文獻中所提的內外在抑制變項組成要素,擇其要者而用之。計取內在抑制中的自我知覺、挫折容忍力,目標導向、規範的保持、自我控制、責任感、和降低緊張的能力等七項;取外在抑制中的規則的內化,意義角色的有效性、團體增強、有效的督導、有效的訓誡、和歸屬感等六項。加以編製問卷,而成內外在抑制量表,作為測量受試少年的內外在抑制強弱度之用。在偏差行為的變項方面,主要乃以「少年不良行為及虞犯預防辦法」中所列之內容為原則,並參酌現時國中常見之偏差行為,採具體呈列偏差行為之方式,加以一一逐列。而犯罪傾向則依個人在偏差行為的有無,及數目的多寡,來決定其犯罪傾向可能性的高低。對於上述內外在抑制量表與偏差行為量表,筆者並加以信度與效度之分析,結果顯示其皆合乎要求標準,可作為測量之工具。至於研究樣本的選擇方面,則採立意抽樣法,分層隨機抽樣法,和聚落抽樣法,抽取台北縣某犯罪率較高地區兩所國中為抽樣母群體,使樣本的其他變項儘量能予以嚴密控制,以利理論假設之檢驗與印證。

由於一般國中在學少年,已包含有不具犯罪的少年,與犯罪卻未被發現的少年,足以滿足本研究之需要,故乃以國中在學少年為研究對象。總共兩所國中計押取有效樣本667名,其中包含國三男167名,國三女180名,國二男155名,國二女164名:本研究採用次數分配及百分比、X2 檢驗、F 檢驗、相關係係數及逐步迴歸分析進行、統計分析。

三、研究結果:
為驗證抑制理論,本研究首先對與偏差行為有關之變項,包含性別、年級、年齡、社經地位、家中排行、家庭大小、家庭結構、和學校表現等,與犯罪傾向作一檢驗,以了解其間的關係程度,俾印證有關的研究結果;並檢視其成為本研究對立解釋之變項,俾預加控制,使不致扭曲分析結果。結果顯示在這些變項中,只有性別、年齡、年級、家中排行、學校表現和犯罪傾向有關,此和一般自我報告研究法的研究結果相似。由於家中排行和外在抑制有關聯,且控制家中排行,並未影響內外在抑制和犯罪傾向之關係;而學校表變項之人數,則呈常態分佈,故本研究只控制年級和性別,加以必要之分析。

在抑制理論之假設驗方面,本研究證實內外在抑制諸變項間有正相關關係,且均達到顯著程度,這和抑制理論的假設相同。抑制理詮強調內外在抑制變項皆和偏差行為有負相關關係,則其彼此間必成正相關關係。制理論強調的環境對不同年齡、性別、和地位的個人,提供一組規範,這些規範適足以形成各人不同的內人在抑制和犯罪傾向之觀點,經本研究分別以國二男、男三男、國二女、國三女加以分析的結果,顯示國三男女性在犯罪傾向的平均數,比國二男女性高;國三男性比國二男性有較高平均數的犯罪傾向;國三女性比國二女性也如此。顯示年級對犯罪傾向之影響。且國二女性比國二男性在犯罪傾向的平均分數較低;國三女性和國三男性間也有相同結果。顯示性別對犯罪傾向之影響。故對此假設亦加以證實。至於內外在抑制方面,上述四組樣本在不同的變項上,亦有不相同的平均分數,而符合此理論之假設。

抑制理論的理論重點在內外佈抑制上,該理論強調若個人的內在抑制夠強,則可抗拒內在的推力,而使個人免於犯罪。故內在抑制與犯罪傾向是負相關關係。當個人內在抑制愈強,則其犯罪傾向愈低。結果顯示兩者有Gamma =-.48的負相關關係,且達極顯著程度。若從內在抑制諸變項來探討其與犯罪傾向之關係亦產生負相關關係,且達顯著程度。從包含自我知覺的Gamma =-.13,P <.05;規範的保持的Gamma =-.35,P <.001;挫折容忍力的Gamma =-.16,P <.05;規範的保持的Gamma =-.46,P <.001;自我控制的Gamma =-.54,P-<.001;責任感的Gamma =-.48,P <.001;降低緊張能力的Gamma =-.19,P <.01。

抑制理論亦強調若個人的外在抑制夠強,則可抗拒外來的壓力與拉力,而使個人免於犯罪。故外在抑制與犯罪傾向是負相關關係。當當人外在抑制愈強,則其犯罪傾向愈低。結果顯示兩者有Gamma =-.42的負相關關係,且達到極顯著程度。若從外在抑制諸變項來探討其與犯罪傾向之關係,亦產生負相關係,且達顯示著程度。這包含規則的內化的Gamma =-.58,P <.001;意義角色的有效性的Gamma =-.24,P <.001;團體增強的Gamma =-.28,P <.001;有效的督導的Gamma =-.38,P <.001有效的訓誡的Gamma =-.34,P <.001;歸屬感的Gamma =-.35,P <.001。故皆能印證抑制理論中有關內外在抑制與犯罪傾向負相關關係之假設。

抑制理論依其內外在抑制與犯罪傾向之關係,建立了一個預測模式。即內在抑制強、外在抑制強,犯罪傾向最低;內在抑制強,外在抑制弱,犯罪傾向次低;內在抑制弱、外在抑制強,犯罪傾向較高;內在抑制弱,外在抑制弱,犯罪傾向最高。本研究加以分析結果,顯示內在抑制強,外在抑制強,其犯罪傾向平均分數1.59;內在抑制強,外在抑制弱,其犯罪傾向平均分數1.81;外在抑制強,內在抑制弱,其犯
罪傾向平均分數2.0;外在抑制弱,內在抑制弱,其犯罪傾向平均分數2.45。故印證抑制理論的預測模式。

本研究亦假設內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有相等的預測力,並分別從國二男、男三男、國二女、國三女、和全部樣本加以分析。結果顯示各組樣本的內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的預測力皆不相等。各組皆以自我控制最具預測加。國二男、國三男、國三女並分別以規範的保持,和責任感為其次的預測力變項;國二女和會部樣本則以責任感,和規範的保持為其次的預測力變項。故本研究拒絕內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有相等預測力的假設。本研究亦假設外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有相等的預測力,並分別從國二男、國三男、國二女、國三女、和全部樣本加以分析。結果顯示各組樣本的外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的預測力皆不相等,各組皆以規則的內化最具預測力。國二男、國三男、國二女並分別以歸屬感,和意義角色的有效性為其次的預測力變項;國三女和全部樣本則以意義角色的有效性、和歸屬感為其次的預測力變項,故本研究拒絕外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有相等預測力的假設。

本研究亦假設內外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有相等的預測力,並從全體樣本加以分析。結果顯示內外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的預測力皆不相等。其中以規則的內化最具預測力,自我控制、自我知覺、和責任感,則為其次的預測力變項。故本研究拒絕內外在抑制諸變項,對犯罪傾向有相等預測力的假設。故本研究經實證結果,對於抑制理論之整體觀點,是予以支持和肯定的,顯見抑制理論在解釋少年犯罪行為方面,可作為國內有關人員加以採用;該理論亦可論亦可作為從事矯治社會工作者的理論基礎,使其工作更能發揮效果。